要揣摩我的生活形態,還真的非常簡單——看我的部落格就知道了。

如果我每天至少貼一篇電影、小說或者散文類的文章,那八九不離十地,我現在一定在放長假——目前僅有的兩次例外,在於剛進公司的前半年,以及寫星期系列的那段時間,前者讓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識到除了當兵以外上班族也可以如此地無所事事、不事生產,後者則是每天硬著頭皮寫到兩點、甚至犧牲午休時間的產物,為了個人身體健康,我只能偶一為之。

如果我每天都把新聞評論、蠢聞鬼扯當作主力,那我顯然處於一個不算太忙卻也不太清閒的狀態,在此情況下,每天通常有一次會議,再加上神出鬼沒的主管們心血來潮所交辦的臨時業務,零零總總算一算,就算略有空閒,也是十分鐘以內的雜碎時間,好吃懶做如我自然不會趁機充實專業知能,而是連往各家網站欣賞我最看不起的大小新聞,看到有趣的——夠蠢或夠荒謬的——就撈出來碎嘴一下。

而如果我連續兩天以上沒有更新部落格,連最不費力的碎嘴式文章也貼不出來,那表示我陷入了永無止境的會議地獄,一天兩、三個會,每個會至少一個半小時,極端者可能長達三個小時,卑微無權者如我只能坐在裡面點頭如搗蒜,昏睡幾許後再醒來偷偷罵幹,最後記下主管長官的聖旨,想想日後達不到美好的目標自己會怎麼死——就我目前的觀察,只要臉皮夠厚、口技夠有火候,不但不會死,還能活得很好。

近日的生活,就在後兩項狀況中不斷擺盪。

我常跟朋友說,我胸無大志,只要有女人——不用到模特兒等級,我很清楚自己有幾兩重——有美食——不用太精緻,我味蕾粗鄙遲鈍——有電影——從好萊塢到寶萊塢都可以——有書本,再加上一點音樂——以上兩者都能夠免費取得——我就能過得很好,這樣的我,到底能從工作上得到什麼?似乎是沒什麼,加上我一不想要買房、二不急著買車、三不敢著結婚,所以平均月薪只要有四萬,我就能過得相當舒服。

而我目前的薪水雖然低微,但加上其他同樣低微的業外收入,嚴格說來,我已經突破平均月薪四萬的門檻——剩下的,女人只要不挑就找得到、食物不要太貴都吃得到、電影敢花錢就看得到、書可以上圖書館、音樂可以搜尋大家的共有財產,總結來說,我應該可以過、得、很、爽才對。

問題是,我一點都沒有爽的感覺。

研究所的某位教授曾經說過,唯有每天起床都能充滿熱情地鑽研的題目,才是夠好的論文題目——很久沒跟這位教授聊天,但我相信她的工作態度也是如此,然而我只有在畢業前兩個月想到論文,如今每天起床都會在床上抖腳罵三字經,進電梯的瞬間還會有砍殺同事的心情,開會前三分之一在神遊、中三分之一在昏沈、後三分之一在懷疑眾人為何能將十分鐘的議題擴充成九十分鐘的廢話,他們應該去拍電影,可以拍《神鬼奇航》。

而我現在一個月動的腦比研究所的一天還少,像個機器一樣,我每天打卡上班,回郵件、與主管應對、板著臉開會,偶而有主管問我業務上的意見,我也只能隨便鬼扯哄騙,因為主管不是要我十分鐘內答覆,就是說不出什麼時候需要我的答覆,前者時間不足我只好鬼扯,後者重要性不明方向不清到最後還是得鬼扯,鬼扯這種事情本來就不需腦袋,看電視上那些名嘴和立委就知道,所以,我的腦袋常常處在省電狀態。

也就是說,會多也好、不多也好,忙碌也好、清閒也好,不怎麼需要動腦袋,是我現在最常處於的狀態。

我、非、常、討、厭、這、樣。

當然,我偶而還是得動點腦袋,在被公司閒置了半年左右,我終於開始參與兩個新誕生的服務,這原本是好事,然而在這兩個服務的催生過程中,我先見識到了一個巨大組織在運作上的致命性緩慢,再見識到高層的管理因素怎樣絕對地凌駕於基層小兵的決斷,最近這兩個服務正因此而停擺著,所以我會坐在這裡打這篇文章,心裡想著我到底能從工作中得到什麼、接下來的日子到底要怎樣。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要怎樣,不過我目前確定兩件事情。

第一,我真的他、媽、的、討、厭、辦、公、室、生、活,空洞、平板、無趣,最可怕的是了無意義,看著一群人對著我無法在意的經營問題擺出憂心忡忡的嘴臉真的很讓我困擾,這點恐怕到哪間公司都一樣,還好我眼睛小、表情少,不然這種不在意的嘴臉真的會讓我要飯要到老。

第二,我一定要想辦法脫離這種生活,脫離的方式,大概是成為作家,不用到暢銷作家,自己的東西並非總能取悅大家,所以我只要成為一個能、夠、靠、文、字、活、下、來、的、人就可以了,因為我沒有心力與能力成為創業家,無法成為錙銖必較又能以錢滾錢的業餘理財專家,更不是握有設計、程式或其他複雜吃飯傢伙的個人專業家,我會的,只有還算可以的文字,以及打起字來不會疲憊的手指而已。

當有一天,我能靠文字養活自己,到時再談起所謂工作這回事,應該會有比較積極的感受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