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討厭旅行結束的那一刻。

太久沒有長時間的旅行。上次超過兩週的旅行,是高中的美國行。之後的,至多只有一週的墾丁遊,其餘大半是三兩天的小巧旅程。

印象裡,我從未在期待中踏上歸途。

我還是想家的,這點我十分確定,然而想家的感受要到確實踏到家的範圍,比方說,台北市熟悉的街道,才能確實地產生實感,在那以前,我總是處在迷惘而厭煩的疑惑裡,不管那旅途本身是否令我期待、玩得愉快,我都無法快速而正確地接受旅程已經結束的事實。

即使是最令我厭惡的成功嶺,也能讓我有這種奇怪的滯留感。

成功嶺受訓的結束,應該是最令人期待的事情,政府發的全新運動鞋、皮鞋、臉盆,被我一路丟在成功嶺、遊覽車上及台中火車站附近的垃圾箱裡,四週以來,我等的就是這一天,然而在駛向北方的統聯客運上,我照常陷入了迷幻,四週內的疲倦與等待突然間沒有了意義。

好像我並不是真的期待離開似的。

在花蓮待了兩天,離開的那一瞬間,我非常厭惡,厭惡旅程的結束。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