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提及關鍵劇情以前,先來個不痛不癢的總評,簡單地說,這是近年泰國電影中敘事力非常強的作品!雖然我對於其刻意安排的驚異結局與超現實設定下所造成角色性格的失真很不以為然,但單以描述力來說,本片的水準極接近《原罪犯》,只是《原》強調裝飾、本片側重白描,而兩者的技術優異度可謂各據一方,我不愛《原》所以並未被感動,但如果你喜歡《原》的話,我建議你來看此片。

以下,多少會涉及相關劇情。

雖然我對本片的評價偏高,但我本身並不喜歡形式與內涵相差太多的電影,近期唯一的例外大概是《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該片的技術水準已經到了令我想膜拜的地步!只是我不覺得《原》或本片有這種程度,就本片來說,其架構像是《致命遊戲》與《奪魂鋸》的混合體,但完整度低於《致》而精緻度遜於《奪》,更重要的是,本片原作似乎很強調社會批判,偏偏這正是我無法過譽本片的原因。

所謂的超現實文本從前兩個世紀就已經很多,有的偏重幻想的元素、有的重心在與現實也就是人性的連結,理想上兩者兼顧是最好的平衡,問題是當文本的篇幅或預算有顯著的限制時,取捨就是必要的功課。

這就是為什麼《異次元殺陣》只有初彈可看,後面的任何深入幾乎都淪為多餘的鬼扯垃圾,《駭客任務》仗著雄厚的資本拍出了完整的三部曲,問題是其內涵元素在第一集已利用殆盡,後兩集的真正賣點在其娛樂性,內涵與哲思充其量只是進一步的延伸與解釋而已;以這樣的角度來看本片就會發現,本片真正的價值在於遊戲進行的過程,所謂的社會批判甚至人性側寫,其實非常浮面而誇大失真。

舉個近期的例子,我相信沒人會認為《邪降》的人性描寫很成功,該片連基本的故事都說得很差,可是由於該片的主要賣點是血淋淋的殘酷畫面,所以這樣的缺失某種程度可以被原諒;因此,本片如果能將重點完全放在荒謬、殘酷而恐怖的遊戲上,其精采度絕對會大幅提升,就像《奪》為了節省預算反而精鍊得很精采,焦點明確的結果讓觀眾在觀影過程中無暇思考而浸淫在驚悚的氣氛裡。

偏偏本片企圖心過強的結果造就了《奪》兩部續集的遺憾局面,如果只看前傳《12 Begin》還頗別緻而引人遐思,但經由本片近兩小時的描寫,許多設定上的問題反而更為明顯:該遊戲到底有多少玩家?幕後的人力與技術到底有多少?其組織勢力到底多廣?只要你有最基本的反思能力,你不可能不在遊戲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產生質疑,畢竟這是個過火的遊戲,沒有半個城市的人奉陪是辦不到的。

同樣的問題《致》也有,但《致》靠著更優秀的性格與背景描述與剪接技巧彌補了這個缺憾。

而本片在人性描寫上,只能用膚淺來形容!光是主角奇鋌而走險的過程就極為薄弱,前女友見奇痛毆其男友、女同事見奇害機車騎士橫屍的情緒反應詭異至極,女同事與男孩阿奇的對話幼稚如少年漫畫,做作程度倒是不輸《駭客任務》第二集,而如果你看了《12》,你會發現導演處理伏筆的能力實在很弱,很多人似乎以為把線索當垃圾隨便丟結尾再來個大逆轉,就可以報伏筆的功勞了。

說到此,真的不得不再提一次《致》,主角同樣經歷了遊戲所造成的性格轉變,同樣在沉重的壓力下被逼上精神上的極限,然而《致》的描寫比起本片,實在高明太多了。

直言之,本片處理伏筆的程度,實質上並未超過我連評論都沒興趣的《玩命記憶》,片尾對真相與背景的排泄式交代,也沒有比《黑色大理花懸案》高明,可能的話,將《12》擴充為九十分鐘以內的小品應該更為合理,偏偏續集《14 Beyond》已經開拍,到時究竟是解開觀眾的謎團並呈現完整的故事、亦或製造更多的問題並突顯更多的缺陷?我傾向認定為後者,不過還是會拭目以待。

最重要的是,雖然以上對本片提出了諸多頗為無情的批評,我仍認同本片標定了泰國電影的新里程碑,其中的文化風貌與直逼好萊塢商業電影的節奏性更讓世界見識到泰國電影進軍國際的真正實力,回過頭來觀望老是鎖死在同志題材與個人囈想自溺的台灣影壇,我們的里程碑到底在哪裡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