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原本該是一部接近完美的懷舊經典,可惜山崎貴擅長的終究是特效與視覺而非擔任一個俐落而稱職的導演,以至於作品原本能表現到近乎滿分,最後只剩下差強人意的六、七十分,其中的落差之大,足以令人感到若有所失甚至略為傷神。

就感情的力度來說,本片約略介於《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與《黃昏清兵衛》之間,只是本片既沒有前者的瑰麗剪輯與漫畫趣味──諷刺的是,《幸福的三丁目》確實來自漫畫──也沒有後者前後一致的細膩溫婉,造就情感時而淡泊內斂、時而外放誇張的奇怪風貌,風格調性頗不一致,不少橋段切開來看或許不錯,組裝在一起,反而有放錯地方的遺憾之感。

最糟糕的是,許多橋段好不容易煽動起了觀眾的情緒,鏡頭卻粗野而暴力地切換到其他的支線上,讓人既扼腕又不知所措,更懷疑導演到底搞錯了什麼才會想這麼做。

然而,我仍然要推薦這部電影給大家,因為單就那栩栩如生的懷舊景緻、以及深度不夠但確有動人潛力的角色類型,就足以碰觸到你我心底的某一份記憶與感情,哪怕只是一點點,那一點點就是讓人感動的引子與觸媒,而促成這效果的主要功臣,也確實是山崎貴,不是做為導演,而是做為特效總監。

在那彷彿置於眼前的舊時代裡,褪色了的老舊冰箱、吵雜卻完全不涼的電風扇、造型不工整卻滋味迷人的支仔冰、龐大又有雜訊的老電視,只要你的所在、你的老家,或任何一個你曾長住的地方有著日據時代殘存的影子,甚至你擁有的只是父母曾提及到的幼年記憶光景,你就能在本片裡找到指引、暗示,然後找到感動。

片中最讓我感動的橋段,是三丁目的街坊鄰居齊聚於鈴木則文的家中,一邊觀賞力道山的摔角、一邊情緒激昂地比出砍手刀的動作。

我當然不可能有這樣的經歷,然而那是我父親確實經歷過的時代,從我小時到現在,他都會毫不厭膩地在餐桌上提起大家擠著看開藥房的鄰居家裡買的新電視的往事,我聽著又聽著,配合自己對屏東老家街道與溫度的記憶,竟然也能想像年幼的父親,和其他穿著麵粉袋衣褲的孩子,一起睜大眼睛看電視的光景。

而這一段,以及所有其他電影裡出現過的類似劇情──如《新天堂樂園》裡大家從電影裡找到的新奇與熱情,那種舊時代容易被取悅的單純──總是能輕易地觸動我的心,提醒我自己多麼嚮往那種只因為和平、溫飽與健康就能滿足的世界,那個父親日復一日地提起、只因為便當裡有一顆荷包蛋就可以高興一整天的世界,以及我曾經經歷的、只因為一杯思樂冰就能開心一整個下午的世界。

至於其他的點滴,從星野六子搭火車到城市追求夢想與硬著頭皮吃發臭的泡芙,從淳之介滿心期盼最新的少年冒險刊物到芥川龍之介為了讓其幸福而拉下臉向鈴木則文借錢,每一段、每一個小細節,都可能引發你的、你父母的、你祖父母的記憶點滴,然後從那點滴之中,看到某個你憧憬的、懷念的可能不存在的光景。

就是因為如此,即使這部電影在技巧上是那麼地生澀,我仍想將它推薦給大家,因為它所指涉的世界,那個如此匱乏卻同時富有情感與希望、以至於小事都能被放大成滿滿的幸福的世界,一定存在於你我的心裡,不管被收藏在哪裡。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