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中正廟的名字改不改、圍牆拆不拆的話題繼續延燒,在網路上跟不同立場的朋友已經扯淡得夠多,原本已經準備收手,奈何每晚回家,爸媽仍然準時收看大話新聞,無辜在旁上網的我也得一起看,所以就心癢手也癢地寫下了本篇。

這檔風波的始末非常無聊,肇因於民進黨某群濫用本土化以討好深綠選民、連帶綁架淺綠選民的混蛋,混蛋的對手是國民黨某群護神到傷腦難怪選戰贏不了的笨蛋,所以才會有混蛋主張改名字順便拆圍牆、笨蛋立刻把中正廟變成古蹟的現況。

以我來說,雖然精神上我不反對正名,因為將國家領導人當神祀奉的時代早已過去,然而若考量實際效益,我真的看不出把中正廟改成台灣民主廟的意義在哪。

進一步說,蔣中正早已死去多年,深藍以外的範圍,早就沒有人會對他有何崇拜,而如果要進行全面正名,那遍布各地的中正、中山、復興、光復以致於所有包含威權與模擬中國地名的路名,是不是也要一起改?對於此,我實在難以同意。

無法同意的理由,在於成本龐大、效益低落。

成本龐大,反映在印刷物、實體建設與軟體的修正之上,效益低落,則可從此舉僅獲得既定選民之支持看出來,至於行政院聲稱的中正廟之圍牆將人民阻隔在外,任何晚上在中正廟散步過的人都該知道,那是矇著眼睛鬼扯淡。

而中正廟正名與拆牆事件最讓我感到悲哀的,在於對他人集體記憶的不尊重。

在大話新聞裡,有人質疑:「為何北市府能將百年的本土遺址直接砍除,不到三十年歷史的中正廟卻不准拆圍牆?」

實在說,北市府不尊重本土遺跡的惡行,早就不用多提,問題是中正廟難道不是許多人曾經熟悉的建築與環境?要擴大中正廟的用途與親近性,難道沒有更溫和而低破壞性的方式?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是民進黨的這群混蛋不這麼做而已。

這群混蛋,跟前面提到的恣意破壞本土遺跡的北市府笨蛋並沒有兩樣,都為了政治利益而捨棄了包容他人情感與信仰的雅量,他們和看到孔廟就打掉的紅衛兵、見到異教符號就趕盡殺絕的早期基督徒,真的沒有太大的差別。

然後,我莫名其妙地想到巴別塔,這座塔與台北一零一或其他的高樓大廈一樣,彰顯的是人類的愚蠢。

在遙遠的古代,人類錯誤的知識讓其相信,建築物蓋得越高,越能展現權力,並且越接近神,即使不用上帝的雞婆,現在的我們也很清楚,即使把塔蓋到雲端以上,神也不會等在那裡,那只是野心與虛榮心作祟的結果,一如建築並非越高就好用,然而現代的人類重複著古人的愚蠢,只為了那維持不久的世界最高之名。

而同樣只看巨大表象的思維相反過來的結果,就是「毀滅敵人的建築才能毀滅其精神」這種信念,所以要毀掉敵人的神廟與宮殿,再重新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權威,說穿了就是非我族類、必為低劣的野蠻思維,即使以本土化、親近化、主體化等美麗語言包裝,都不會改變其本質。

要接近神,根本不用造塔,要批判蔣中正、解放戒嚴悲劇,也不需破壞中正廟,連這點都想不透的人,不是腦袋作古的笨蛋,就是沒有良心只有野心的混蛋。

而建立巴別塔的人們,落得語言紛亂與互相敵視的下場,在中正廟一旁的許多人,因為兩方混蛋與笨蛋的連番鼓動,竟然操著同樣的語言互相敵視,這大概是另外一種悲哀的台灣奇蹟吧。

最後,《火線交錯》——又火線又神鬼的,我真的昏了——我還沒看,要催促的,給我閉嘴!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