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沒打算寫這篇,但想起朋友曾分享一篇蠢到可怕的文章。這篇名為〈半澤花四大馭心術,成功征服半澤直樹〉的文章提到,上戶彩飾演的半澤花以寬大的原諒、女王式鼓勵、強勢但貼心、善用女性特質等「妻力」成功馭夫--兩性專家的發言往往低能可是眾所皆知的常識,然而,以助手蒐集或幻想出來的小故事也就算了,《半澤直樹》裡可是大半在描述爾虞我詐、互嗆與下跪,半澤花的戲份說來只是軟化用的調劑罷了,而這之中真的有甚麼馭夫的成分嗎?

答案當然是沒有。半澤花在劇中的角色,就是支持、支持、再支持,不管丈夫忘記了甚麼紀念日、每天多晚回家、多久沒跟孩子說話--我還是看到不知道第幾集才驚覺半澤直樹是有兒子的,顯然兒子平常是收在櫃子裡的,搬家的時候才需要拿出來--遭遇怎樣的逆境,半澤花的角色就是繼續支持下去,雖然有時看起來兇巴巴、講話也非常大聲,但那全部都可解釋成「嬌嗔」,而且人家是上戶彩!可愛成這樣的人,只要不要太淒厲,怎麼叫都會像撒嬌。

重點是,半澤花還真的是無怨無悔到底--裡面所有的抱怨都是假的,最後的容忍、包容、配合、積極的打氣與參與銀行員之妻聯誼會才是真的,而做到這種程度的,可不是只有半澤花,半澤直樹倒楣的好友近藤直弼之妻也一樣,她對丈夫的精神疾病與繁複的調職,也是近乎毫不抱怨地承受了下來,另外別忘了踐踏下屬的淺野匡之妻,她的丈夫長年不在家、揮霍資產、貪贓枉法,最後雖然沒被開除、但也被流放到東南亞,對此,她說了甚麼?

她說,我其實還蠻開心的,因為這樣我們一家人就能在一起了。

諷刺的是,《半澤直樹》全劇其中對經營活動涉入較深的女人,都不是甚麼正派人物,如為了籌備美甲店資金的酒店小姐藤澤未樹、為了在伊勢島飯店取得高位而不惜與銀行勾結的羽根夏子、根本沒有任何經營能力而不斷跟丈夫伸手要資金的大和田之妻,《半澤直樹》全劇反映的,不過是傳統對女人的偏見--好女人應該支持男人,無論是在家支持丈夫、或在公司服從上司,積極向上的女人則是非正統而好鬥的邪惡存在。

女人是男人的附屬品,這就是《半澤直樹》全劇的基本設定。這或許反映了日本職場以至於社會的現實,我也不覺得連續劇或小說必須要做到某種「性別平等」才算政治正確,但拿這樣的情節來指導女人追求幸福,除了低能、還是低能。附帶一提,劇中的半澤花對插花不但有熱情、而且有才能,結果她婚後跑去插花店工作的唯一動機,竟然是「為了送丈夫新的公事包」,妻子扮演成這樣,真是模範到不像話,模範到個人幾乎不存在了。

要是半澤花生在美國,或,生在台灣,搞不好能憑一己之力獲得獨立而幸福的人生。而如果妳在意自身的幸福,或智商高於90,妳最好少看一點兩性文章。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