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dge_ver2

假設有某台「狗狗命運設定器」,其可設定所在地、健康、主人、品種等4種參數,

藉由設定這些參數、可直接創造出小狗、並決定其命運,

比方說設定所在地=泰國、健康=腎功能障礙、主人=有暴力傾向、品種=柴犬,

接著按下「執行」,這隻生於泰國、腎很差、主人很殘暴的柴犬就誕生了,

假設你坐在這機器旁,觀察著來往的行人,許多人跑來玩這個「創造狗狗」的遊戲,

有些人很謹慎,其會仔細地評量品種、健康、主人與所在地等參數,

毫無疑問地,這些人在乎被創造出來的狗的福祉,

然而你注意到有許多人像是玩吃角子老虎似的,對參數的內容非常粗心、甚至毫不在意,

即使被設定的參數對狗極端不利,這些人仍然選擇按下「執行」,

比方說某人隨便設定的參數為「生於埃及、後肢殘廢、主人是虐待狂的雪橇犬」,

結果這人毫無調整參數的意思、面不改色地按下「執行」,

可想而知,這隻雪橇犬未來的命運將會非常悲慘,

請問,身為觀察者的你認為此人在不在乎這雪橇犬的福祉?抑或,愛不愛這雪橇犬?

顯然,答案是否定的,

現在想像這台機器創造的不是狗、而是人類,機器就叫做「人類命運設定器」,

同樣是4個參數,分別是所在地、健康、父母、人種,

你坐在這台機器旁,看著來往的行人跑來玩這台機器並創造出人類,

再次,雖然有些人很謹慎地調整參數、企圖讓被創造出來的人類獲得最高的福祉,

但你很快就發現,絕、大、多、數、的、人、都、是、亂、按、一、通,

他們不在乎即將被創造出來的人類生在怎樣的國家,

他們不在乎此人的健康狀況如何,

他們不在乎應該負責照顧此人的父母是否擁有必要的知識與資源,

他們不在乎這人是強勢或弱勢種族、或這種族對應到所在地可能遭遇的問題,

即使牽涉到「人類」的福祉,他們仍粗心大意、恣意而為,

請問,身為觀察者的你認為這些人在不在乎、愛不愛即將被創造出來的人類?

再次,答案仍然是否定的,

這、就、是、絕、大、多、數、父、母、決、定、生、兒、育、女、的、方、式,

我不是在說他們教育小孩的方式錯誤,

我是說他們打從生下小孩的那一瞬間,錯誤就造成了--他們根本沒有本事生兒育女,

確實,他們面對的不是「人類命運設定器」,

現實生活中並沒有明確定義出來的參數可供觀測並且調整,

但這不代表父母對生兒育女接下來的發展是一無所知的,這件事絕非瞎子摸象,

而且,越年輕、活在越進步的文明的父母,越有本錢搞清楚這件事,

上一輩的父母或許受限於傳統、迷信與其他包袱,

然而新一輩的父母--或,相對先進國家的父母--已經有足夠的資源去搞清楚這件事,

他們有資源搞清楚自己有甚麼遺傳優勢與劣勢,

他們有資源搞清楚自己的條件與所在環境是否生養小孩,

他們有資源搞清楚自己生出的小孩將面對怎樣的世界、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去求生存,

所謂的資源,就是網路,活在擁有基礎網路建設的國家,就擁有這種資源,

然而,即使在說窮不窮、但至少大部份人都上得了網的台灣,

我們仍看到新一輩的父母像旅鼠跳海般地生孩子,

有本事生養小孩的也就罷了,

重點是有人明明沒本事、還硬要把小孩生出來,

聲稱自己很愛小孩,實際上卻沒有資源甚至時間去照顧小孩,這算哪門子的愛?

說穿了,就、是、拿、小、孩、做、為、滿、足、私、慾、的、工、具,

甚麼私慾?服從古老傳統、紓解同儕壓力、討好家族父母,隨便舉、隨便有,

唯獨跟小孩的福祉無關,

在此,小孩是被利用的工具,而且比勞工的地位更可悲、更無助,

自覺並有理性思考能力的勞工可以與企業家談判、增加本事並尋求其他工作機會,

然而小孩沒有辦法選父母、早年接觸到的物質與資訊都被父母完全控制,

換言之,當這父母有偏差的威權思想、暴力傾向以至於所有對小孩有害的特質時,

小孩根本無力反抗--畢竟,小孩是父母滿足私慾的工具,

這裡很清楚了--這樣的父母,將是這小孩誕生以來所見識到的、最初剝削者,

而且是擁有絕對權威與道德高度的剝削者,

父母做的任何事,都說是為小孩好的,

從把小孩生出來、逼小孩學不見得有用的技藝、到限制甚至徹底干預孩子的人生選擇,

每一步都是為了滿足父母自己的私慾、即使害到小孩也在所不惜,

這,是不折不扣的剝削,而且是被許多人原諒、粉飾甚至美化過的剝削,

父母都是為你好!大多數人正氣凜然地說道,

錯了,如果真是為你好,父母該做的努力與思考還多得很,

他們並非如某些人講的「已經做到最好」,

不,許多父母離最好還差得遠,他們在工作上都用心得多,甚至去市場買菜都用心得多,

他們花在小孩身上的心思,對照其聲稱的愛與關懷,有著根本上的落差,

然而,做為最初的剝削者,父母擁有了壓倒性的豁免權,

普通人犯了更小的錯,都被罵得狗血淋頭,

然而許多父母犯下了對其孩子造成永久心理傷害的錯誤、卻被大家原諒著,

不愧是最初的剝削者,最初、且最容易被忽略的剝削者,

幸運的孩子如果能早點看穿這點,就能擺脫以傳統為名的壓制、進而選擇自己的路,

這不代表就得仇視自己的父母,

更不代表要對自己的父母進行某種制裁或報復,

這只是客觀地認知到父母的言與行有落差、以無私包裝著私慾、以愛為名進行破壞,

認知到這點,要不要原諒父母、對父母好,這是個人選擇,

而任何人如果認知到父母的剝削、進而決定遠走高飛,就我來看,合理得很,

就跟拋棄利用你卻不願付出代價的無良企業主那般合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