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adel_ver2

基本工資,是個非常情緒化的議題,許多人談到這議題,馬上就熱血沸騰,

這場子裡,反對基本工資的人不是被稱為貪婪的資方走狗、就是被視為自我做賤的奴才,

如今,基本工資已跟人權、自由、進步等許多美好的概念結合,

反對基本工資的人,很容易被說成反人權、反自由、反進步以至於反對其他美好的事情,

然而,放下情緒、專注在詞語的內涵與邏輯推論本身,你將發現未必是如此,

所謂的工資,就是老闆與員工說好用以購買其勞務的價錢,

就像你覺得路口的臭豆腐口味不錯、價格合理以至於願意付出某個價錢去購買,

基本上就是「消費者」與「生產者」間的關係,而大部分人通常都同時扮演這兩種角色,

無論是工資、還是臭豆腐的價錢,

只要沒有人拿著刀槍相逼、雙方又談得攏、這就是個對雙方都有利的交易,

畢竟只要覺得不利、雙方都能選擇拒絕交易、因而不會受損,

那麼,甚麼是基本工資?勞團會跟你說,是某個讓人能生存下去的最低工資,

但就經濟來看,經濟說穿了就是「價格管制」,是強迫大家僅能以限定的條件交易,

在價格管制之下,只要低於規定的價格,就算你願意賣、我願意買,這交易也是違法的,

就像這標題講的,基本工資=禁止低於某個價格的自由交易,

勞團從來就不針對這點討論,只會重複聲稱人權、進步、生存許需之類的東西,

這樣的說法總讓我迷惑,

做為付錢的消費者,為什麼要考慮提供服務的生產者能不能生存?

你平常購買蔬果、書籍、電腦、手機以至於任何東西,難道會幫生產者考慮盈虧問題?

如果你相信人只要互不侵犯、就應該自由選擇--自由市場的核心信條之一,

那就得很邏輯地推得老闆沒有義務提供工作給你、就像你沒有義務購買路口的臭豆腐,

老闆沒有義務以某個工資雇用你、就像你沒有義務以某個價錢購買路口的臭豆腐,

反之,今天如果你支持基本工資,你的主張其實是以下:

1、就算某人願意以基本工資以下的條件去工作,老闆也不能聘用他;

2、若某人原本的產值就是低於基本工資,就算他願意降價先求經驗,也是違法的;

看到了嗎?基本工資法號稱保護弱勢,但實際上受害的,就是弱勢本身,

因為如果你本來就是個能取得基本工資以上薪水的人,基本工資的訂定與你無關,

但如果你條件沒這麼好、老闆原本願意付給你的工資就在基本工資以下,

即使你願意以低於基本工資的條件去工作、老闆也無法合法雇用你,

為了合法雇用你,老闆必須拿出「高於他原本願意付出的錢」才辦得到,

而你認為有多少老闆會自認倒楣,然後花更多錢、完全維持原本的僱用計劃?

好,如果講基本工資、讓你情感上太難接受,那就繼續談臭豆腐好了,

記住,賣臭豆腐的人跟你甚麼不同,

做為勞工,你就是生產者,同樣的,賣臭豆腐的也是生產者,

你靠每月的薪資生活、賣臭豆腐的則靠賣出的每客臭豆腐生活,兩者意義相同,

被老闆雇用的你,角色是生產者,花錢買臭豆腐的你,則是消費者,

既然賣臭豆腐的跟你是完全平等的人,邏輯上,他擁有的權力也跟你沒甚麼兩樣,

如果你認為領取基本工資=人權,那同裡,以某種價格賣臭豆腐也該是人權,

為了讓在路口賣臭豆腐的、以至於所有賣臭豆腐的人=某種勞工能獲得最基本的溫飽,

我們應計算出某個「基本臭豆腐價格」,

只要你以低於這個價格購買臭豆腐,就得受罰,有沒有道理呢?

如果你認為有,那根據此邏輯,除了基本工資、除了臭豆腐,其他所有東西也必須管制,

最後就是全面性的價格管制--也就是共產黨做過而失敗的事,

反之,如果你認為基本工資應該管、但臭豆腐以至於其他產品的價格不該管,

你就必須解釋為何某A替老闆工作有權享基本工資、某B賣臭豆腐卻不配享有這權力,

如此,某B顯然是比某A更低級的存在、不配享跟某A同等的「人權」,

而這就是所有基本工資論述最荒謬的地方。

說到共產黨,大家會覺得跟你我無關,但如果稍微研究過你就會發現,

現在許多民主政府在幹的事,跟共產黨也沒甚麼不同,

對了,以下謝祕書長講的東西,錯的非常離譜,

工業革命以前,所謂的勞工連抱怨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工作根本沒這麼多,

所謂的血汗工廠之所以大家搶著進,是因為即使在那裡、也比當時的其他地方來得好,

這不是說資本家多有良心,

而是說資本家不需要良心、也能養活比「看起來有良心的政治家」更多的人,

不要說19世紀,就算是現在在中國被罵到臭頭的所謂血汗工廠,

也提供著血汗工廠進中國以前、那些中國人所能賺取的更好的工資,

而就像19世紀所發生的,

工資之所以攀升,是因為生產力提高與競爭的增加,

工作環境的改善,更是來自不需要良心的資本家競相爭奪較佳員工的過程,

當時的管制比現在鬆散多了,也因此資本家進入競爭的門檻較低,

工資與工作環境的進步,也因此能加速--不是政府保護出來的,是市場演進出來的,

政府只是在這過程中訂個法律、領個罰金,然後保護勞工的功績就拿到手了,

這時可能有人會說,可是血汗工廠真的有很多虐待勞工的事件呀!

沒錯,沒有人否認這點,但解決的方法,難道是找直接會關人、甚至殺人的政府幫忙?

19世紀的諸國可是把外國人當動物殺的,

現在的中國政府同樣不把自己的人民當成人、只是能加以利用的畜生罷了,

要比壞,血汗工廠再壞、也壞不過中國政府,你怎能期待中國政府去「改進」血汗工廠?

這道理不只適用於中國,台灣也同樣適用,

政府官員不會比資本家更有良心,擁有更大權力的他們往往更貪婪而殘酷,

在此之下,工資會不會上漲、工作環境會不會改善,

就必須取決於資本家之間的競爭,可以想見,環境越自由、競爭越多、改善越有可能,

注意看,那幾個血汗工廠特別嚴重的國家--所謂新興國家,

資本家要做生意,通常得跟政府打關係、得付出許多買通與應付官僚的成本,

也就是說,競爭不夠自由、新廠商不易進入或生存,這也是為何血汗工廠進步得不夠快,

希望血汗工廠進步得更快、被更好的廠商取代,就打讓環境更自由、讓競爭更多,

而不是把希望指向比資本家更貪婪、更不道德、更無法被制裁的政府官員,

看得清楚這點,你就不會在那邊鼓吹甚麼基本工資了,

想要養活更多人、或讓既有的人活得更好,

促進更自由的環境、追求更高的技術革新或價值創造,才可能達到,

倚靠基本工資=靠沒有任何創造力可言的政府以暴力禁止低於某個價格的自由交易,

想靠這個東西來讓世界變得更好,只是做夢而已。

廢除基本工資之後呢|謝創智,全國產業總工會祕書長

其實現有的勞動保障機制,都是工業革命後,

受不了壓迫的勞工起而流血反抗資本家和政府,國際間才確立勞動保障機制。

若撤除這些機制,將是人權保障的大倒退,難道還要再次掀起工人革命?

節錄自:蘋果日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