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新聞的敘述正確無誤—沒有不敬,只是誰不知道新聞不能隨便相信—本片導演的真正企圖在於以女性的角度檢視以色列的軍隊議題,「服兵役和女人真實生活之間的關聯到底在哪裡?」這是導演心中的問題。

同一篇報導裡提到,聞天祥在看過本片後指出:「如果說史蒂芬史匹柏的【慕尼黑】把偌大的種族衝突變成一個男人的家務事;那麼【莫莉與莎莎】就是從兩個女孩子的日常生活凸顯了真正的矛盾,內涵格局其實更大。」

而本片的海報文案是:「去他的國家榮譽,我只想做自己!」

然而我認為:導演所謂的真實生活,聞天祥所謂的被凸顯的矛盾,以致於去他媽的國家榮譽,都和本片沒有太大的關係,同樣取材自以色列,不代表本片可牽拖到【慕尼黑】,如此將本片與種族、政治、戰爭議題掛勾的企圖,難道不是另一種男性知識份子的典型態度?

當然,我絕不反對這種聯想,在這個讀者/觀者論的世界,任何因作品而生的想法都有其道理,只是,我真心地認為,本片的文本並未直接表達以上所提到的深層訊息,本片的內容很單純,不過是普世而迷惘的青春

不同的創作者以不同的文化角度詮釋著不同的青少年心境,而【莫莉與莎莎】出自全民皆兵、隨時備戰的以色列背景,你當然能將目光放在被壓迫的阿拉伯人或假道學的軍事長官身上,然而這部片最大的篇幅在哪裡?在莫莉身上,在莎莎身上,在莫莉與莎莎身上。

這是個莫莉與莎莎的故事。

不談恐怖活動,不談國家機器,不談政治角力,這些僅僅是女孩生活中的尋常背景,一如螢幕上不斷重播的新聞剪影,然而無論是以阿間永無止境的鬥爭,還是藍綠間絕不妥協的拉扯,都掩蓋不住源自人性的無盡青春,那無論多麼無助、多麼迷惘,也不可能被完全泯滅的青春。

所以,你能夠在片中輕鬆發現同於【殺人回憶】、【藍色大門】或【花與愛麗斯】共通符號,女孩的膽怯與勇敢、內向與外放、守規與放肆,那女孩成長歷程中不斷重演的戲碼,即使在在令人陌生的以色列環境裡,仍然令人熟悉地透過銀幕展現著,莫莉與莎莎從互相仇視到接納彼此,從反目成仇再到女孩的情誼與曖昧,這之中真的無關種族爭議,無關軍隊議題,而是徹底純化了的,普世迷惘的青春

因為,那裡是以色列,全民皆兵的空氣一如我們的朝會升旗與大學聯招,而無論是以色列還是我們,都一樣有著不可迴避的青春,以及必然通過的藍色大門。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