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

即將提及本片劇情與結局,一句總結:不能說很精彩,但也不算難看。

我完全誤會了這部片,宣傳讓我以為全片的重心會在封閉空間裡的虐待與殺戮,

實際上,這根本是犯罪心理劇,劇情描述幾個銀行搶匪在逃亡的過程中,回到母親的房子,

結果房子已不屬於母親、新的屋主是Jaime King夫婦、而他們正在開派對,

窮途末路的搶匪遇上了一大群人生勝利組的男女,當然是憤怒加忌妒整個爆衝出來,

在一陣混亂後,搶匪決定請母親Rebecca De Mornay出馬,

這位從小虐待、控制、訓練他們搶劫的「母親」,是名符其實的犯罪集團首領,

她指揮著自己的兒女、操弄Jaime King等人的心理,

這一切,都是為了取得遺失在房子裡的鉅款、帶著自己的一家人逃亡出境,

最後,將Jaime King等人全部滅口!

如此這般,這不是虐殺恐怖片、而是犯罪心理劇,而且比我想像中的要有巧思,

雖然仍有「殺了妳朋友,我就饒過妳」的莫名橋段,

大體上是說搶匪Patrick John Flueger在路邊逼一隊蠢辣妹拿刀互刺,

某辣妹照做了、結果還是被槍殺,

撇開這部分,全片的劇情,特別是跟Rebecca De Mornay有關的部分,

都蠻不錯的,

透過對話,觀眾可發現Rebecca De Mornay對兒女進行了相當多的心理操控,

正確來說,她的「兒女」跟她並沒有血緣關係,無法生育的她從醫院偷走嬰兒帶回家養,

從小就讓兒女處在與世隔絕的情境、養成信任家人而排拒社會與現實的習慣,

然後以各種謊言哄騙、恐嚇兒女,讓兒女絕對信賴並順從自己,

很變態,是嗎?其實很多宗教團體,也是這麼做的,

為信徒創造出與世隔絕的情境、養成信任教友而排拒社會與現實的習慣,

然後以各種謊言哄騙、恐嚇信徒,讓信徒絕對信賴並順從教主,

事實上,片中Rebecca De Mornay的兒女確實把她當成某種絕對、甚至宗教性的權威,

光是她的出現,就足以讓兒女們充滿力量--至少暫時如此,

而Rebecca De Mornay在片中另一個精彩的表現,就是以同樣的操控伎倆對付受害者們,

為了從Jaime King等人身上搶奪最多的金錢、進而找到應該藏在屋內的鉅款,

Rebecca De Mornay必須讓Jaime King等人順從地待在屋內,

這意味著分化、擾亂其判斷力、加深其恐懼,但又有「照著做就能活命」的幻覺,

畢竟,搶匪一行人雖然有槍,但數量上處劣勢,

搶匪陣營有掌握大局的Rebecca De Mornay、頗有戰力的Patrick John Flueger,

智商低又容易被煽動的Warren Kole,以及其實很好心的Deborah Ann Woll,

扣掉中槍躺著快死掉了的Matt O'Leary,搶匪陣營不過2男2女,

相較之下,Jaime King陣營除了開頭就被打槍的女友人,還留下4男4女,

男人當中有3個好手好腳,更包括了智能與戰力都相當夠的Shawn Ashmore=冰人,

Jaime King的先生、手受傷的Frank Grillo也有相當的戰力,

4個女人中至少Jaime King、Kandyse McClure與Briana Evigan是有戰力的,

其被囚禁所待的地下室也並非完全不可防守、周圍還有撞球桿與刀械,

再加上他們不是沒有機會快速討論、擬定基本的戰略,

只要裡面主要的角色多些勇氣、覺悟到不能奢望搶匪的慈悲,他們或許能一起活下來,

然而,Rebecca De Mornay終究將他們個別擊破了,

大部分人似乎都假定自己是孤絕的、相信反抗絕對不會成功、於是沒多久就選擇沉默,

可以算是某種變形的囚犯困局--不考慮合作的可能性、只考慮個人而遭致毀滅,

更遺憾的是,即使承認囚犯困局的前提、假定合作是不可能的,

要以個人之力奮力一搏、也並非完全沒有機會,

畢竟,片中的匪徒多有各自落單的時候,

比方說Patrick John Flueger有帶著Jaime King派出領錢,

這對Jaime King來說是個叛逃甚至反擊的絕佳機會,但她失手了;

而屋子裡少了Patrick John Flueger之後,

房子裡的威脅只剩下Rebecca De Mornay、Warren Kole以及Deborah Ann Woll,

其中戰力較強的Shawn Ashmore有好幾次單獨面對很弱的Deborah Ann Woll,

或者與Rebecca De Mornay近距離接觸,

只要他抓住機會、幹掉她們之中任何人,他就有機會逃到屋外,

然而基於奇怪的同情心、以及中了「自己逃了會害到其他人,所以不能逃」思想陷阱,

Shawn Ashmore終究沒有採取行動;

而待在地下室那幾位,其實有很多機會可以撂倒Warren Kole,

畢竟其智商低、容易操弄,要智取絕非不可能,如果辦到了,就有可能固守在地下室,

可惜他們沒有抓到機會;

其中更令人氣憤的是,中間Kandyse McClure抓到機會逃出地下室、準備去求救,

結果Rebecca De Mornay竟然說服Jaime King的先生Frank Grillo去抓她回來!

Frank Grillo立刻中了「如果不抓她回來,我的太太絕對會被幹掉」的心理陷阱,

完全忽略搶匪是沒有信用可言的、甚麼都照著做也可能全部被滅口,

由此來看,當然因為抓到機會就逃走、然後趕快去求救,

就這樣,觀眾會看著劇中人不斷做出錯誤的決斷、不斷喪失已經不多的優勢,

最後造成了不必要的死傷,然而,危難中的決斷,就是那麼困難,

處在性命--特別是所愛之人的性命--被威脅的當頭,或許沒甚麼人能夠冷靜下來吧。

M1

M3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