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jpg

看完了放了很久的《自由大道》,非常好看!

西恩潘的演技沒話說,

太久沒看他演戲,都忘了他是那麼地多變,

智障、流氓、殺人犯與警察各有各的樣兒,熱情的同志自然是難不倒他,

片尾有亮出西恩潘飾演的哈維米克本人舊照,那神情真是有夠接近,

有興趣的可以Google搜尋Harvey Milk,西恩潘的扮相與動作真的近似到90%以上!

而做為一部電影,無論你的政治立場是無政府、小政府還是福利國家,

只要你對同志議題有那麼一點認同--認同他們是正常而與異性戀無優劣之別,

你應該會對這部電影產生共鳴,

以我來說,

哈維米克所屬的是我不認同的民主黨--是說共和黨幹的爛事也沒有少,

而結合了民主黨意識形態的同志運動就如同女權運動,

難免企圖透過國家機器將名為「平等」或「解放」的訊息加諸於他人身上,

可能是透過政府修訂教材,

也可能是制定法律、限制私人企業以性別或性傾向篩選員工,

以上,是我非常不認同的做法,

並不是說我站在把同志當成精神病患的衛道份子那邊,

也不是說我覺得拒買同志賣的商品或拒絕提供服務給同志是合乎理性的行為,

更不是說我認為基於自身偏見將同志開除的企業值得鼓勵,

而是我相信「人有權選擇如何處置金錢與財產」,

因此,要跟誰買東西、要賣東西給誰、想雇用誰、想開除誰,

都應該由「財產與資源的擁有者」來決定,

以上決定是對是錯,交給市場來定奪,

想透過政府來剝奪他人自由選擇並做出決定的權利,

不管出發點多麼地良善,到頭來都是暴力,

只是,即使接受以上,面對哈維米克這樣的例子,誰又忍心指責他以政府搞暴力?

他面對的情勢是,

政治資源更雄厚的衛道份子毫不猶豫地利用政府暴力來壓制他們,

在相信政府體制的前提下,

毫不遮掩地將同志排除在教育體系之外、更不要說其他更直接的羞辱,

在這樣的局面下,

能夠以公開的姿態去爭取平等的立足點,已經是相當值得稱許的目標,

這或許不是最激進的進步,但至少是值得肯定的進步,

就像早年黑人與女人爭取權利的過程,

只是,我忍不住想,

哈維米克,以及片中那些積極參與政治運動以至於較少從事經濟生產的人,

如果他們隱忍個幾年,各自成為產業界的中堅份子,

然後建立起更強大而不可忽視的同志社群,

或許能取得更大的政治影響力,

甚至能在同志較多的區域建立起屬於同志的理想國度,

當然,以上可能純粹是幻想,歷史很難去這樣模擬,

或許這樣做的結果也是一場空,

或許政府做為暴力的工具就像毒品,任何用了的人就停不下來,所以必須搶過來,

或許哈維米克能做的選擇就是這樣,我不知道,

而撇開他的風格與做法,

他傳達出來的不懈與樂觀姿態真的非常感人,

光是聽他說話--不管是西恩潘還是哈維米克本人--就能讓人獲得力量似的,

讓人相信無論世間多險惡,

人還是要快樂地活下去,即使活下去的姿態必須是鬥士,

這就是《自由大道》的迷人之處,

還沒看過的,請務必去看。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