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d.jpg

之前就聽說有部殘酷程度比擬恐怖片、觀賞後莫不做噁的色情片《水地獄》

不信邪的我前幾天終於見識到本片——自以為是的結果是發自體內的不適與悲哀!

本片並非比擬恐怖片,其真的是恐怖片,

即便女主角中島佐奈赤裸著身體,全片絕大部分行徑也與色情無關,

只見她陷入意識恍惚後,就不斷地被其他男女配角進行與水有關的凌虐,

最輕微的是強壓她的頭浸水,讓她陷入呼吸困難、嗆水進而嘔吐,

光是這般重複的過程就讓人相當不悅,

隨後開始的是彷彿永無止境的拉扯頭髮、水中摔角,

以及——重複地強壓中島佐奈的頭到水裡,

最後她從眼神都肢體動作都呈現極度痛苦而瀕死的模樣,

即使這樣工作人員還重複將她的頭壓入魚缸、浴缸之類的地方,

或者直接拿保特瓶強迫她喝水,

讓人擔心她隨時會在下一秒溺斃或窒息而死,

以上我還是用快轉看的,光是這樣就感到相當程度的不適,

更為中島佐奈的遭遇感到悲哀,

無論她事前是否自願參與這樣的演出,無論她參與演出後有沒有後悔,

她的痛苦是貨真價實的,

就算假設她事前完全出於自願,演出過程中毫無退出之意,演出後也不後悔,

就算在如此不可能的假設之下,本片令人不悅的程度也絲毫未減,

我算是個恐怖片愛好者,對以殘酷著稱的作品也非常好奇,忍受度也相當高,

這樣的我,以快轉看完本片,仍徹底地被震撼了,

彷彿是寫實的豚鼠系列,震撼力——或,噁心程度——卻遠超過虛構的豚鼠系列

以上的描述就平常的我來說,算是一種稱讚,

但《水地獄》裡的「痛苦」並非透過演技、運鏡或特效達到的成就,

而是直接對人施以真實暴行的「記錄」,

這根本無關技術,而是赤裸裸地侵害——很難想像任何女星會接下這種作品,

粗製濫造的輪姦題材相形之下溫和到彷彿保護級作品,

因此,我很難「推薦」這樣的作品,

這不算是什麼道德的考量,

而是我相信沒什麼人看完本片後會有「好幸運,終於見識過了」的感覺,

當然,自認為受得了、又相當好奇的,想辦法弄來看也無妨,

我並不後悔見識到本片,只是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忘乾淨一點就是了,

描述了這麼多,其實現在才要進入重點——是的,重點是色情產業的除罪化!

表面上,《水地獄》反映出:

1、女性的被物化;

2、父權的、男性中心的視角;

3、扭曲觀眾、特別是未成年人的心靈,進而誘導犯罪;

4、色產產業中的剝削、暴力與其他犯罪問題;

想像你聽過所有針對色情產業——包括性工作、電玩、電影等文本——的批評,

幾乎都可應用在《水地獄》上,並且得到應該全面禁制色情產業結論!

不,不是這樣的,

首先要認清的是,「物化」根本不足以做為反對任何事的佐證,

男人走秀可以被理解成物化,女人端盤子也同樣可以被理解成物化,

如果物化=邪惡,那絕大部分的職業都該被消滅才對;

再來,父權的、男性中心的視角或行為都不是問題,這只是一種「偏好」,

當偏好並未造成生命或財產的侵害時,對其懲罰甚至禁制就會反過來成為侵害,

舉例來說,「丈夫在家庭中握有最大的決定權」就是非常父權想法,

然而如果妻子基於自願、將大多事務決定的權力交給丈夫,

認為人生而平等的旁人再怎麼不認同,也該尊重妻子其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

而如果立委企圖規定「任何決定必須同時出於夫妻始可生效」,

換言之「丈夫沒有跟妻子討論、直接以自己的薪水買了新車」就是犯法的,

這樣實在太荒唐了,反而成了另一種侵害!

以《水地獄》來說,其中的問題不在於「物化」或「父權」,

在於「女主角的生命受到威脅、身體受到侵害」,這點必須明辨;

而提到誘導犯罪,這部份的討論至今都非常泛道德化,

婦權與衛道團體理所當然地將「吸收色情或暴力文本」與「暴力犯罪」相連,

然而就像「念儒家經典」與「成為不卑不亢的君子」之間少有關連,

同樣的,「吸收色情或暴力文本」與「暴力犯罪」之間也缺乏明確的因果關係,

反對色情與暴力文本的保守環境裡可能更嚴重的性犯罪問題,

而對文本與絕大部分色情產業本身都不大管制的環境也可能治安良好得很,

因為提到暴力犯罪,無論是否牽涉到性別,

比文本顯著的因素從來就沒有少過!

以北歐為例,其色情與暴力文本尺度都很開放,

然而其對性別平權的重視卻遠遠超過台灣,治安與生活品質更可能在台灣之上!

也就是說,想將將「吸收色情或暴力文本」與「暴力犯罪」連結進而反對,

根本經不起邏輯與實證的考驗!

最後,《水地獄》裡無視個人意願的凌虐暴行,

也就是反色情產業陣營最喜歡重複拿出來說嘴的剝削與犯罪問題,

在色情產業除罪化的前提下,才能被盡可能地解決!

讓我們假設這種凌虐題材是有需求的,

只要需求存在,這類影片的成本之低,無論法律禁制與否,都會有人跑去拍的!

歷史上的產業禁制案例,禁酒、禁毒、禁娼或者禁任何東西,

結果都是需求消滅不了、交易行為轉往黑市,凌虐題材當然也不例外,

今天《水地獄》裡的犯罪有機會被制裁,資訊的開放與流通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若明訂不准拍攝與傳播這類作品,

只會讓拍攝與消費行為地下化、被黑道嚴重把持,

於是,就像黑市裡的娼妓,色情女星的工作環境變得較差、更可能被剝削或侵害,

施以暴行的罪犯也更難被舉發,這難道是婦權或衛道團體樂見的?

所以,如果這些人真心希望社會更和平、進步與快樂,

應該放棄以政府暴力禁制他人基於自由意志選擇進入色情產業,

如此這般,黑市的負面影響將降低,

然後再努力說服大家不要進入色情產業,

或,努力提供救援或轉業輔導服務,讓更多人脫離或避免進入色情產業,

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

是說,許多婦權與衛道團體的行為根本不像是要解決什麼問題,

說穿了只是赤裸裸地想透過政府暴力來強迫大家接受他們的價值觀而已,

表面上珍惜女人,實際上珍惜的是「毫無根據的自身道德」,

甚至不斷地將女人貶為不能思考的智障與不能行動的殘障,姿態之高,令人噁心。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