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over_ver11.jpg

談到賭博、色情、毒品、武器以致於所有解禁議題,以下典型質疑就會跳出來:

你這是過於相信人性才有的主張!是不切實際(或不負責任)的空想!

會講這種話的,不是對以上解禁議題鮮少涉獵,就是對自由市場毫無概念,

而比毫無概念更糟的,很可能是對自由市場徹底的誤解,

類似的情形反映在許多人以「經濟學對人自利理性的假定不夠真實」來否定經濟學,

照以上的標準,九成的左派理論都可以送去做堆肥,因為這些理論連假定都說不清楚勒!

不過這篇沒有要談那麼遠,只是想強調支持自由市場與相信人性之間沒有必然的關係,

更不是什麼不切實際的空想,

自由市場相較於管制市場的優越性有大量的案例可查證,

政府管制的失敗例子則多如過江之鯽——少數的政府成功案例,自由市場通常能做得更好,

重點是:抨擊自由市場並相信政府管制的人,才是過於相信人性的、不切實際的空想者!

這種人相信的人性,是「自己的人性」與「政府官員的人性」,

其他「與自己做出不同道德選擇的人有何人性」他們不去探究,直接列為不可信,

所以「跟他們無關的市場行為必然或通常或墮入邪惡,需要政府介入管制」!

當然,這些人可能辯稱:我並不相信政府官員的人性!我可以靠投票制裁他們!

多麼優秀而實際的看法!面對馬英九,謝長廷獲得近六百萬的選票,

姑且打個五折,假定「三百萬人不想投給馬英九」,而這三百萬人能給馬英九什麼制裁?

什麼屁沒有!人家繼續露軟奶、灑熱錢、舉大債,幾百萬人心裡頭再怎麼幹,卻不能怎樣!

就算之前投給馬英九的人中有一百萬人現在立刻反悔,還是沒用,國民黨照樣獨大!

這時有人可能會說:三、四百萬人要是能走上街頭,就能發揮制裁的作用!

這句話是徹底的廢話,又不是每個人都能放下工作與家庭搞社會運動,

這是為何許多搞社會運動的不是太過有錢就是太過貧窮(沒工作),

更是為何制裁政府為何如此之難——那,制裁私人企業呢?

簡單得多!因為絕大多數的產品與服務,「停止消費」本身就是一種制裁!

如果有任何一間公司的任何一個產品上流失了五十萬個客戶會怎樣?

光是股價動盪就能逼死總經理,或至少讓一堆主管甚至部門員工躺平!

決定性的差異:政府能逼國民買其提供的服務、就算用不到也得付錢(稅),而企業不能!

微軟的佔有率再怎麼高,消費者也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改用蘋果或改裝Linux,

然而面對政府成千上萬的、不成材的、國民根本不需要甚至不贊同的措施與服務,

一般國民能怎樣?不能怎樣,幾年投一次票,壓錯了寶、稅金仍然要繳!

如果又有人跳出來說:跨國企業實力雄厚,比政府更難制裁!

此言差矣,在自由市場裡,跨國企業只能靠產品與服務取悅消費者,

取悅不了,照樣得回國吃自己,而目前許多跨國企業之所以能肆虐,也是因為政府協助!

所以,讓我不厭其煩地再比較一次:

左邊是做得再爛你都得繳稅、罷免門檻超級高、幾年才能投一次票進行「制裁」的政府,

右邊是絕大多數時刻你都有權自由選擇、拒絕消費、抽掉資金的所有私人企業,

那個容易制裁?答案非常明顯,怕你沒有腦子與膽子接受而已。

相信政府,是過度相信(擁有壓倒性權力的政客的)人性的主張,是最不切實際的空想,

相信市場,不必然意味著相信人性,而是懷疑人性而拒絕交付過大的權力給任何人或組織,

並透過尊重個體的選擇,在競爭與制衡之間追求進步,甚至(自由地)鼓吹道德。

只是,在多數人瞭解以上事實前,政府就會繼續穩坐當今最大最強的邪惡組織,

而這過程極其緩慢,所以我從不認為自己能活著看到什麼真正的自由市場,

畢竟在廿一世紀的台灣跟多數人解釋許多政府功能(姑且不說全部)可交給自由市場,

其難度並不亞於在十一世紀跟多數人解釋太陽並不繞著地球轉、人類的祖先可能是猴子。

不過這不代表認識自由市場與學習經濟之理是無謂的,掌握事實只是獲得自由的第一步,

基於此,我會繼續擴充經濟知識與相關能力,如果你認同本篇,衷心希望你也這麼做!

是說這結尾也他媽的太勵志了一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