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中的三個女人,愛蜜莉、桑茉與艾波,可說是每個女人經歷過、夢想過或正在扮演的角色典型,也是每個男人一生中最可能經歷過的三種情人典型。

每個女人都曾經是某個男人第一個重要的情人--我修正,是許多女人,而非每個女人,畢竟仍有許多女人礙於先天限制、心理障礙或純粹衰頹倒楣,就是沒機會成為別人的情人--就像愛蜜莉,她與威爾自學生時期就在一起,他們有共同的夢,至少看起來有這樣的夢,他們計畫著未來,至少威爾腦中有那樣的未來,直到威爾暫時離開她,從鄉下來到紐約的花花世界,在那裡,他遇到了桑茉與艾波。

桑茉是每個男人都曾嚮往的夢中情人,奔放、聰慧、性感,帶點危險而貪玩的野性,令人捉摸不定、卻又想要主動親近,這樣的女人擋在前面,男人就算不跟她交往,也勢必要與她上床,無怪威爾一頭栽了進去;艾波則是每個男人都可能擁有過的紅粉知己的極致--雖然桑茉在設定上較艾波吸引人,然而現實中的艾拉費雪實在比瑞秋懷茲有魅力得多--甜美、親和而平易近人,跟她相處沒有任何壓力,還會很自然地探討起人生的意義。

只是,相較於三種女性典型,本片最讓我無法忍受的,是萊恩雷諾飾演的威爾,這個所謂男人的失敗典型!片中的威爾,軟弱、徬徨而優柔寡斷,抗壓性低到過分慘淡,卻被設定成一個工作運蒸蒸日上、女人運歷久不衰的幸運星!雖然時有挫折,然而他的運氣真的好到非常犀利,而他之所以不快樂、甚至困頓潦倒,根本是他自己過度脆弱的結果而已,最重要的是,他讓我想到另一種極爛男主角典型--那種典型,可用桂正和筆下的男人為例子。

桂正和筆下的男人,通常有一張奶油小生的臉,害羞而善良是他們的共通點,明明不大聰明、卻又擁有對應不起來的其他才能,最可怕的是,他們超級有女人緣!我不知道《愛情三選一》是否跟《電影少女》一樣,企圖讓失敗而疲弱的男性進行意淫,然而現實生活中,如此愚笨又遲鈍的男性,除非有金城武的外型,否則到了卅還是處男也不算太希奇,哪會像電影或漫畫裡,夾在眾多女性之間苦惱地抉擇?

而我雖然不成功,但還真的沒有那麼失敗,我厭惡這種意淫,也不需要這種意淫,我身邊隨便一個男人曾遭遇過的感情抉擇,都比威爾面臨的來得麻煩,所以我實在不需要忍受如此無味的平凡,看著他以平凡的技巧訴說著平凡的故事,還硬要讓女兒進行平凡到極點的猜謎,我真的非常痛苦,還不如帶著啤酒去找當兵的夥伴,聽他重複第一千零一次的訴苦,他不是大明星,但他的故事,實在有趣得多。

在這樣的前提下,我真的看不下去,看不下去威爾與艾波的重複錯過,對電影的角色來說,愚蠢與平凡真的不可並存,要愚蠢,至少要愚蠢得可愛或精采,要平凡,至少要平凡得有立體感,偏偏威爾就只是個平凡的笨蛋,在編劇的平凡設定上,把他平凡的半生儘速演完,可惜仍不夠快速,至少沒有快速到讓我忘記時間--這時有人問了,既然威爾那麼無聊,為何我不把焦點放在三位典型的女性呢?或許我能從她們三個身上找到屬於我的、記憶中的感動呢!

因為,她們三個的戲份,非常不平均。

愛蜜莉做為威爾學生時期的情人,根本沒有相對應的戲份,從頭看到尾我只知道,愛蜜莉是個村姑,以前是村姑,長大後仍是村姑,跟桑茉比,她太古板,跟艾波比,她太遲鈍,她唯一的優勢,就是與威爾的學生情史,偏偏這一部分在電影中幾乎是不存在的,如此這般,我如何對愛蜜莉有所投射?我也曾有屬於我的學生情人,但她們真的一點都不像村姑啊!

而桑茉雖然在設定上最有魅力,然而礙於篇幅,她被描寫成自私、缺乏同理心而殘酷的婊子,在我來得及從她身上攫取才智與性感的養分前,她婊子的一面就勝出了,實在說,瑞秋懷茲這樣的身材,還真的沒有設定上的那麼性感,不夠神秘、不夠危險、不夠誘人,甚至我也來不及感受到她的所謂聰明才智--雖然我非常清楚,她在設定上就是如此地傑出。

所以,你應該可以理解,為何我那麼無法接受威爾與艾波的重複錯過,相較於其他兩個競爭者,艾波實在太強了,論才智與性感,她不會輸給桑茉--在我看來,性感的部分根本大贏--在親切度上,她贏過愛蜜莉,無論怎麼比較,艾波都會勝出,而如果真的那麼難比較,稍有手腕的男人會怎麼做?他會與艾波交往、與愛蜜莉打遠距離爛仗,然後偶而找桑茉上床,直到真正需要決斷的分界點。很難嗎?不難,很多男人都這樣做,這些男人,都在你我左右。

而如果我要,以上這種程度,我也做得到。

平凡如我都做得到,被設定得如此得天獨厚的威爾卻做不到,我還真不知道要從這部電影中得到什麼認同?了不起,就是引以為戒,提醒自己不要成為威爾這種愚蠢而遲鈍的男人,偏偏這機率很低,我身高比他矮、臉蛋沒他帥,但談到決斷力或手腕,我五年前就比他強了,而我周圍多的是比我強的人,在這個強者如雲的世界,我為何需要咀嚼威爾這種弱者的故事,特別還是如此無趣的故事?

--好啦,我承認,他能夠以如此疲弱的實力上到艾波,我還真的非常嫉妒。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