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jpg

在大票自說自話的鬼打牆裡頭,難得有篇實際表態的迴響,值得回。

這位朋友假設了很有趣的情境:羊毛產業因牧羊犬之故以斷貨逼政府禁食狗肉。

對於這假設的情境,我們可以分下述情形來討論。

首先,這情形發生的機會大不大?答案是:小得可憐。

這世界上最沒感情與道德的組織,一是政府,二是企業,雖然他們不承認。

利字當頭,連人命都可以犧牲,狗命算什麼屁?

禁運羊毛看似懲罰食狗國家,然而羊毛生產者一樣要承受少了客戶的損失。

如此來看,羊毛生產者真會跳出來聲援牧羊犬?我非常懷疑。

不過,姑且假定這個趣味性有夠高的情形發生了,那政府會如何處理?

考慮實際的情形,政府確實可能就範。

再說一次,政府是沒感情與道德的,一旦牽涉到的利益夠大,什麼都可以犧牲。

經衡量之下,如果禁止食狗的經濟利益較大,當然就禁止食狗了。

不過,單以經濟利益論,羊毛生產者真的不大可能的斷貨。

另外政府在經濟利益以外往往更在乎政治利益,為政治犧牲經濟的例子比比皆是。

政治利益是唯一考量,感情、道德、狗命、人命都不是重點,所以不能信賴政府。

從道德到情感到能力政府都沒什麼好信賴的,即使到《世界末日》的情境也一樣。

假如政府拿暴力脅迫布魯斯威利上太空,你覺得任務能好好完成嗎?

美國政府出包的狀況,不會比台灣的來得少。

而電影中的飛官曾企圖依國家命令逼布魯斯威利回地球,不就是政府無能的明證?

所以,即使在《世界末日》裡,我仍反對國家動用暴力強迫他人行非義務之事。

要把事情做好,請拿誠意來溝通,或拿利益來換。

這位朋友又提到:政府只能相信專業判斷、做出當下最有利的決定。

如能做到這樣我也不反對,偏偏政府就是罔顧專業甚至反專業的大宗!

至於公開理性辯論,我非常贊同,然而上了這條路就算有溝通協商的成分對吧?

這跟現行不經辯論、不做討論、直接強制,是完全不同的。

今天愛狗人士如果願意與食狗人士坐下來談,那我真的樂觀其成。

偏偏部分愛狗人士只想拿國家機器來箝制他人,理由又除了感情沒有其他!

這樣還談什麼辯論與溝通?說穿了跟打架是一樣的啦。

這也是為什麼為何要批判國家機器:因為它沒感情、沒道德,更不可能有多專業。

至少,要比感情、道德與專業,私人組織都較有機會勝出。

這裡尚未有消滅國家機器之意,只是你不批判它、限制它,它就會是個怪物。

這個怪物,才不考慮什麼正義,它只會犧牲個體來維持甚至擴充它的規模而已。

是說,我還挺期待羊毛生產者跳出來說話的。

一群把羊關在集中營剪毛、搞不好還吃羊肉的傢伙指責他人殘忍?

有夠滑稽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