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4.jpg

由於死刑必要性評判的文章還欠在那邊——結論先說出來,那就是:這個板上還沒有任何人,沒錯,任、何、人,舉出死刑非存在不可、不能用其他刑罰替代的理由——所以這篇就簡單打,畢竟只是朱學恒的鬼扯淡嘛,就算想多講、也沒東西講。

朱學恒的開場非常威,先說自己絕對站在弱者那邊、再說人權團體就是欺壓被害者家屬的共犯,接下來就開始大絕招:新聞、新聞稿、繼續新聞、繼續新聞稿,嗯。——依朱學恒的脈絡,其實五馬分屍根本不需要廢掉!曾經它也是非常正義的呢!

而如果有那個很閒的宅男、決定效法朱學恒,把整篇文章的案例通通換成枉死的好人、枉死者孤獨的老父老母、還有胡亂蒐證的警察與做出判決的法官,是不是也能做出朱學恒這大票是草菅人命的腦殘鄉民?可以,當然可以,其實這很接近真實。

鄉民的特徵就是:不需要講道理。數據不重要、邏輯不重要,感情才重要。且看朱學恒這句超級鏗鏘有力的屁話有多麼響亮:在照顧加害者的人權的同時,這些人權團體何時盡過責任去照顧受害者家庭?去在社會上避免可以觸犯死刑的罪刑發生?

看到沒有!照顧受害者家庭、降低犯罪率,是人權團體的責任耶!那反過來說,朱學恒這票支持死刑的鄉民,是不是也要來照顧枉死者的家屬、監督亂蒐證的警察、砲轟判決出錯的法官,如果之前沒做到,也不用為自己選擇性的正義在那邊叫囂?

拜託!人本來就會把焦點跟資源放在自己重視的事情上,朱學恒自己也一樣!重點是這樣鬼扯半天,非執行死刑不可的理由是什麼?為何除了殺了加害人之外、正義不可能獲得聲張?這種東西朱學恒等人根本不在意,他們只在意把人殺了洩恨啦!

為了怕鄉民眼睛跟腦袋同樣破爛、我特別用藍字再問這麼一次:把加害者殺了正義才能伸張的理由,是什麼?說清楚,我們再談!——不就殺人償命嗎?答錯了啦!除非你覺得每個不小心醫死人、撞死人、煮東西毒死人的人通通都要抓起來處死!

歐,對了,枉死者與其家屬,也非常弱勢哦,朱學恒,不要忘記了。

延伸閱讀:〈關於死刑,給人權團體的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