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jpg

這則新聞,大家怎麼看?

我不否認很多人歧視原住民,我本身反對歧視原住民的言論。

但,我無法贊同藉由國家之力、去處罰歧視的言論。言論,應該以言論來制裁。

當然,如果有證據顯示國家能有效率地消弭歧視,我也願意給國家這個機會。

不過證據在哪裡呢?我沒看到過,倒是看到太多被國家機器本身所害的歧視案例。

記得那些只因為膚色是黑的就被警察開槍打死的人嗎?

看到那些只因為中東的血統而被視為恐怖份子的人嗎?

那些人,就是被國家歧視而受害的例子。當國家的運作摻雜了歧視,才是真正的邪惡。

而當國家有權力裁決與處罰歧視,國家就成為唯一而最大的歧視者。

特地的電視台會被懲罰,特定的電視台不會,端看國家與誰的關係較深。

原本想拿來消弭歧視的工具,如今淪為打壓政敵的手段。

比起這樣,私有單位的歧視算什麼?

我們不需要國家替我們決定什麼是歧視,我們自己決定就可以了。

覺得電視台歧視原住民很不堪?罵爆它、寫信塞爆它,讓它聽到你們怒吼,這樣就好了。

因為,只要你們的怒吼夠大聲,電視台也會被撼動的。自覺、負責,是自由的代價。

當然,如果你不愛自由,喜歡更大、更濫權、更邪惡的國家,那就繼續支持國家擴權吧。

反正,你想像中的無歧視世界,只存在於解剖室裡而已。

——最後,我猜有些傻瓜會拿郭冠英的例子來亂。隨便啦。

——決定換張比較有質感的海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