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票青年要在勞動節上街頭抗議青年貧窮化的問題。

青年們應該憤怒嗎?或許吧。姓馬的混帳與其九流團隊開了多少夢幻的芭樂票,結果票跳光、大票國民賠錢與失業到地上躺,你當然可以笑相信馬先生的人是智障,然而政府失能就胡搞,就算是智障也有憤怒的權利,更不要說青年們大多有父母、父母也多半有繳稅,馬先生又聲稱重視青年的心聲,青年們的憤怒當然有正當性。

問題是,政府亂開芭樂票也罷,青年們為何要期待政府辦不到的事情?

我不清楚青年勞動九五聯盟的訴求,單以這則新聞進行揣測,裡面提到起薪降低的問題,不知道青年們期待政府怎樣?訂法律提高最低工資?這不可能解決得了問題,經濟問題如果能靠法律解決,那最低工資直接訂年薪三萬美金,馬先生的支票馬上兌現!奈何漏洞是找出來的,就算沒漏洞、企業也能出走,這對台灣絕非好事。

裡面又提到:政府應提供大量長期穩定且有尊嚴的工作機會。這讓我很迷惑,青年們以為政府能怎樣提供工作機會?擴大內需?補貼企業?羊毛出在羊身上,不管走哪條路、政府都得花錢,而錢的來源是誰?還不是納稅人!期待從一票資產貶值、薪水縮水甚至連工作都沒了的人身上擠出稅金救大家,這算是哪門子的拼經濟呀?

在這個節骨眼,與其不實際地期待政府救人,不如先想辦法混口飯吃,若要抗爭與嗆聲,也應該是針對政府的錯誤政策,緊盯政府浪費的稅金、不當的建設案,進而縮小政府規模、期待市場自己恢復活力,歷史證明所有的政府都是混帳,權力越大、混帳得越誇張,要求政府創造就業,就得給政府更多的權力,這點,絕非好事。

千萬不要期待有肩膀,挺起自己的腰桿比較重要。

失業率攀升,青年學生大隊,五.一上街頭

記者胡清暉/台北報導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執行委員陳柏謙批評,青年失業率已從前年的三.九一%飆升到今年二月的五.七五%,短短兩年時間激增四十七%,青年學生社團首次組成「青年學生大隊」,將於五月一日勞動節走上街頭,要求政府正視青年貧窮化危機。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昨天宣布,將和野草莓、台大學生會、政大研究生學會、教育公共化連線,以及輔仁黑水溝社、台師大人文社、政大種子社、台大大學新聞社等十多個學生社團與青年團體組成「青年學生大隊」,加入台灣工運團體在五月一日發起的大遊行。

陳柏謙指出,近年來,高學費政策導致高中以上申請就學貸款的學生,已超過七十六萬名,總貸款金額更高達二百八十億元,讓許多大學生一畢業就背債,另一方面,青年失業率節節高升,在企業不斷壓低勞動成本的情況下,愈來愈多新鮮人只能從事派遣勞動、臨時人員,成為雇主用過即丟的廉價勞動力。

陳柏謙質疑,台灣十五歲至二十九歲的青年首次就業起薪平均只有兩萬五千元,比六年前下降約兩千元,更有超過二十%的大學畢業青年起薪不滿兩萬元。

陳柏謙重申,政府應該提供大量長期穩定且有尊嚴的工作機會,而非短期、不穩定、人力派遣性質的工作。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