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嚇、成績至上、侵犯隱私、默認欺負?別被這些表面的恐怖與狠毒騙了,【女王的教室】打從開始就是齣歡樂的日劇,傳聞有贊助商認為內容太過黑暗因而取消贊助,真是膚淺又無知的大人,跟我們的電檢處同等愚蠢,被這種程度的黑暗唬住而無法看透其歡樂的核心,不就跟故事開始的那群羔羊一樣?

是的,這真的是齣歡樂無比的日劇,無論有多少傷害、淚水與背叛,歡樂終究是歡樂,一如死傷慘重不影響《神劍闖江湖》的單純熱血,真矢的不擇手段同樣難掩本劇的少漫風範,這齣戲或許有其煽動力與啟發性,但終究是青少年的等級,爭議只是噱頭,冷酷只是皮毛,真正貫徹首尾的,是少年漫畫式的歡樂邏輯。

少年漫畫歡樂邏輯第一砲:主角陽光無敵,所以不管你是小學六年級的毛頭,或學劍道不過把月的小子,你就是有無窮的熱情、信心、善意與韌性。本劇歡樂主角第一名首推和美,被真矢虐待、被惠里花背叛、被全班同學敵對,這樣還能鎮日歡笑跑跳,實在無敵,此人未來不是總統、就是超級慈善家,德瑞莎修女再世,都未必有同等的光芒。

少年漫畫歡樂邏輯第二砲:正反絕對兩極。不只正反要兩極,大多數的角色都得簡單而扁平。對比的兩端,是歡樂小宇宙燃燒滿點的和美,以及絕對惡勢力的魔女真矢,加上毫無行為能力的天童、僅會敷衍陪笑臉的同事們,以及腦袋掛點無能判斷的同班同學,就構成了這幅典型的少漫歡樂圖像。

少年漫畫歡樂邏輯第三砲:要角究極護體。所以不管情勢如何危急,你都不用替他們擔心,被天翔龍閃用力一砍也能拍拍灰塵站起來,剩下的危難,又算得了什麼?被激起的對立、被貼上的標籤、被撞擊的身心,哪有什麼問題?這集不恢復,下集學電玩一次全補,這群人才不是小學生,他們是軍部暗自研發的人型兵器,派他們去參加生存遊戲,損失率應該趨近於零,還能連監督單位一併推翻踏平。

講到這裡,大概有人要跳出來說我有看沒有懂,盡量跳吧,只有失敗的青年漫畫或定位錯誤的少年漫畫會有此問題,本劇才沒有。本劇說穿了就是歡樂無敵、熱情無敵,真矢?她自己就是最佳的例子,別看她高領黑衣、傷痕淒厲,她的行為明明又純真又歡樂,她自己也是迷途的羔羊,她或許見過大風大浪,然而能否衍生出應對的本事,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看過《功夫旋風兒:柔道篇》嗎?裡面有個角色,叫做鮫島敏樹,是一個偏激而暴力的柔道教練,主張「柔道不是運動而是殺人術」、「比賽要當成實戰,最重要的不是分數而是確實的破壞」、「不是破壞,就是被破壞」。所以他在道場實行暴力教育,學員動輒頭破血流、骨頭斷裂,所以他們實戰第一、打架第一;所以鮫島的選手在比賽中殺敵無數-好啦,沒那麼誇張,但對手不是手腳打斷就是休克內傷-構成一支令人聞風喪膽的破壞部隊。

故事的開始,他是惡魔、是超級反派,然而故事不會到此結束,到了與主角決戰之時,大家終於明白,原來鮫島教練受過傷害!在他的疏忽之下,他的愛人死於歹徒的刀下,一切只因他沒有斷然地對歹徒祭出殺招!所以他變了,變得殘酷,變得激進,捨運動取武術,捨比賽取生死勝負,其中犧牲波及者無數,但一切都是為了愛!提倡破壞是為了不被破壞,提倡殺人是為了避免被殺,真相終於在此大白!黑暗的惡魔變成了染血的天使,所有的偏激與錯誤,都獲得了諒解。

這樣的安排,在少年漫畫裡屢見不鮮。有沒有很熟悉?這不就是真矢的故事嗎?

鮫島的武學理念或許有其價值,但其做法卻偏激而過於單純,真矢也不例外。是的,這是個自私自利的社會,是個新貴族壓迫剝削新奴隸的世界,是個倡導你死我活的地獄,所以呢?這能合理化真矢的偏激手法嗎?在她訓練出面臨黑暗能不為所動的學生以前,她可能造成多少傷害?可能犧牲多少羔羊?當過度責備會造成兒童人格發展不良已是常識的世界裡,真矢的作為,除了荒謬,還有其他合理的描述嗎?

諷刺的是,在劇末突兀地強調自主思考與生存能力的真矢,其實就是個缺乏生存能力的人,她有本事調查所有同學甚至同事的大小韻事,卻缺乏在體制內發展出適應策略的基礎本事,憑她的意志與資訊,早就能設計出折衷的、較無傷害的、能夠取得當局諒解且確實有效的教育方式,然而她沒有,因為這樣做就缺乏戲劇張力、阻礙歡樂發展了,所以她成為魔鬼真矢,而魔鬼真矢本身就是個缺乏適應力、行事荒謬的失敗教師。

然而,只要採取少年漫畫的邏輯,再荒謬的行為都可以被愛與歡樂重新漂白,造成的傷害也能無限制地恢復或淡化;一如鮫島的訓練方式問題叢生,真矢的魔鬼教育也謬誤百出,不但隨時有解職的風險-少年漫畫的歡樂設定保護了她,反正除了主角之外,剩下的人大多是傻子白痴-可能造成的破壞更難以盡數。在她鍛鍊出思考獨立而能面對逆境的孩子前,不知道多少人會心生陰影步向歪斜,甚至產生致死的嚴重悲劇?

答案是:只要相信歡樂,相信陽光,相信絕谷裡的小獅子,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真矢斥責天童是膚淺的理想主義,事實上真矢才是啊!她暗自地、未必自覺地假定著孩子的無限潛能與絕對意志,能夠在真實社會的模擬地獄裡完好生存,所以出手絕不手軟、心理破壞毫不猶豫,反正斷掉的骨頭會長更硬,受挫的心靈會更堅強。於是,明明缺乏適應力、教育策略也大有問題的真矢成功了,一如和美憑著無限的陽光解救了大家,真矢也憑著意志完成了一場不可能但華麗的教育實驗。

多麼單純的邏輯啊,真的只有連續劇和漫畫裡有呢。你以為本劇有多麼深刻的思索嗎?別鬧了,還不就是歡樂無敵,陽光無敵,意志無敵,剩下的問題都不用考慮了,歡樂大神會替大家解決的。這裡沒有地獄,只是以地獄為包裝的單純想法罷了,只怕你看不出來而已。真正的地獄,在【一八七美國社會檔案】裡,在你我的生活四周,本劇不過是能夠催淚的苦巧克力蛋糕罷了,微苦而美味,但終究是蛋糕而已。覺悟吧!迷途的羔羊們!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