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著藍光的白癡,大概是這樣想的:

陳水扁根本還沒下台,所以罵馬先生時不應該忘了罵陳水扁。

民進黨根本不是在野,所以批國民黨時怎麼能忽略了民進黨。

而此時罵馬先生與國民黨多過陳水扁與民進黨的,絕對是偏頗的泛綠選民。

我可沒說泛藍的絕對是白癡,只有白癡才會認為我有這個意思。

可以想見有白癡會質疑我:為何不多罵泛著綠光的白癡?

白癡總是不懂:政府沒資格教我怎麼消費,白癡沒資格管我想怎樣罵白癡。

我討厭白癡,但我喜歡充滿白癡的世界,沒有白癡的世界,有多無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