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澤直樹作品中、有種沒有聲音的微笑,我非常喜歡。

那樣微笑的裡頭,不那麼開心,也不至於悲傷,就是單純的安靜、平穩、簡直跟背景融合起來的微笑。那種微笑,通常會出現在非得做什麼、非得去哪裡、非得離開誰之類的場合;《怪物》裡的天馬醫生,最常露出這種微笑,因為他總是不斷地走、不斷地追,沒有什麼地方能讓他留下來,倒是時常有新的地方他非得去不可;安娜有時也會露出這種微笑,從她開始與天馬追同樣的東西;還有我喜歡的葛利馬。

最近重新開始翻《廿世紀少年》,裡面也有很多地方有這樣的笑容。剛開始,最常有這種表情的,是賢知與阿區,漸漸的,這樣的微笑,移到了神乃臉上。那時的神乃叫做冰之女王,被認為是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必要的話可以犧牲任何人的可怕人物。然而,她很確定非得做什麼不可,所以她有這種微笑。那是我最喜歡的角度:轉過頭,安祥的眼神,沒有聲音的微笑,而沒有畫出來的,是轉回去後要走到哪裡。

現實生活中,我還沒有看過這種微笑。我真的,很想看到。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