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民調決定首長年終獎金?真是太有創意了!只是,民調要誰來做?如何保證民調的可信度?現在針對民調的可信度來做民調,你認為分數會有多高?話說回來,如果民調的可信度問題可被解決,這的確是有趣的做法!只是,立委豬公憑什麼置身事外?自以為大家都很滿意你們的表現?即便是我最想念的李慶安,在豬公界似乎也算不錯的!可見這群豬公水準有多差!所以,若要做民調,記得替豬公算一份!

立委更沒資格拿年終獎金/江雅綺

二OO八年十月十日

繼衛生署長被包圍的立委勒頸、導致血壓飆高之後,立委們又提出「民調決定首長年終獎金」案,此案若過,民調落後之單位首長,將與年終獎金無緣。由此看來,國民黨雖然已在名義上完全執政,但立法和行政之間的關係,仍然無法正常化。

按照《憲法》規定,監督行政單位本為立委的首要職責。立委們在代議政治之下,受民意託付,質詢施政,乃屬其天職。倘若首長施政不符主流民意,立委們就應該透過職權反應。民調數據當然可為參考,但現代社會事務愈來愈複雜,事事以民調為主,既不精準、又過於短線。更何況,民調是直接探詢人民的意思,如此一來,立法委員們等於是又把監督責任推回託付者手上,一切推給「民調」,無異逃避為監督事項承擔、為專業事項做功課的責任。如果民調就可以決定首長施政的良窳,那人民何必花時間選出立委代言?不如每項議題都來全民公投。

把監督責推給民調

其次,此舉等於是把人民當大老闆、首長們當職員,當職員表現不符老闆期待,就扣年終獎金,有提醒各首長身為人民「公僕」之意味。但與此同時,大家也別忘了,立委和首長們一樣,也是應該為社會大眾服務的公僕,也是「老闆們」請來督促行政職員表現的另一部門員工。問題是今天立法院的總體表現,詢諸社會大眾,則未必勝過行政院。但行政團隊表現不佳,還有媒體和立委的砲轟,可以要求減薪、換人,倘若立法委員表現不好呢?是不是也該一體適用,以免立委變成國家裡的「特權員工」?

從民進黨執政之後,立法和行政一直習於處於對立狀態,這狀況顯然到現在仍然沒有改過來。打開電視,行政首長們只要在質詢台上回話稍微大聲,就引來立委一陣狂電;但立委諸君對首長的批判言辭,卻永遠是在比尖銳比難聽。舉遠例,行政首長有申請綠卡者,馬上被叮得滿頭包,立委有雙重國籍者,卻竟然毫無下文。舉近例,堂堂署長被立委攻擊、只能默默去醫院治療,卻沒聽到哪位立委出面為人身攻擊道歉,更不用說哪位首長膽敢對立委回手。
 
「立法黨」太超過了

行政和立法之間本應互相制衡,如今似乎看不到行政制衡立法,只見立法對行政頤指氣使,行政單位像個小媳婦忍氣吞聲。這樣的奇異景象,讓人感覺國民黨並未完全執政,而是分為「行政黨」和「立法黨」,且「立法黨」挾民意之威,氣焰遠高於「行政黨」,一邊要以民調表現扣除首長薪水、卸除自己專業問政的責任,一邊又把對己具威脅性的公民國會監督聯盟列為拒絕往來戶,擺明監督別人可以、別人監督免談,這樣的「立法黨」再不控制一下,真是太超過了。
 
作者為英國里茲大學法學所博士生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