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會說:製造污染無罪、環保絕對無理。

然而,人類的存在勢必要消耗資源,為生存我們更可能破壞世界,所以,正確問題是:我們破壞世界所造成的損失,能否用其創造的效益來彌補?反過來說,鼓吹環保所消耗的成本,是否真能創造等同或更高的效益?以上,都可以想辦法量化、進而明確定義,然而這需要時間,而可以確定的是:無車日,浪費大筆公帑、毫無實質意義,而這場政治秀,本身就是浪費資源的最佳範例!還是馬先生等人認為:大家就是愛開車、就是愛騎車,就是愛頂著太陽、淋著酸雨地在車陣中穿梭、製造廢氣讓大家吸進喉嚨?

要是大眾運輸很方便、大家都能住在公司旁邊,請問誰要這樣消耗車錢、油錢、保險費地每天開車?這麼簡單的道理,從馬先生、到許多高級主管,都死了腦地想不通,顯然他們日子過得太爽,薪水領得太多,他們忘記了,一般人是有需要才開車,不是因為爽才開車,而他們這些笨蛋,就是會搞出無車日這種鬼東西,有的在公司搞、有的在城市搞,然而,除了滿足不食人間煙火的菁英份子不切實際的想像以外,到底完成了什麼?怎麼可能有!現在大家比較關心哪些食物能吃,誰在乎他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等馬先生這票廢物解決了毒奶粉的爛攤子、讓大家對經濟稍有信心後,想搞環保?很多人願意陪你搞。在那以前,你他媽的多做點比較急迫的事情吧!話說回來,無能如你,怎麼可能分得清楚輕重緩急?所以,有概念的,應該不會感到著急。雖然我也可能是倒楣的台灣人民,但,目前的倒楣事項,大多都可以預期,高興的話,還可以列個倒楣行事曆,如此,該做什麼準備,至少有個譜,到頭來,不能吃香喝辣,至少也不會太悲苦。至於那些對你有過度期望的笨蛋,我只能說:趁早趕快醒醒,自救還來得及!

一個台北,兩個世界/許偉泰

二OO八年九月廿五日

這一天,世界無車日,一個台北兩個世界。這一天,九月廿二日禮拜一,劃分台北有閒階級與沒閒階級的美好日子。

這一天,在偉大市長與悠遊卡公司董事長的英勇帶領下,從一O一大樓到市政府、從世貿到華納威秀影城,我們台北有閒階級集體佔領了「台北曼哈頓」信義商圈。

我們有閒階級團結起來,向那些沒權沒勢的勞動階級,用圈地運動宣示這塊寸土寸金的高級商圈,就是我們的贏者圈。我們有閒階級團結起來,向那些沒錢沒閒的勞動階級,用休閒運動的品味宣示這座城市商業與政治的權力地帶,就是我們的地盤主權。

有閒階級佔領商圈

看著一群群警察揮汗為我們圍起交通管制線,驅趕那些必須趕著上班打卡的勞力階級;聽著一聲聲警哨為我們癱瘓交通尖峰期,驅離機車、計程車與廉價車的沒錢階級。那是我們贏者圈之外,另一個黑暗世界,我們有閒階級在高級商圈騎著單車暢快呼吸無污染的環保空氣,他們無閒階級為我們受困在車陣呼吸塞車重度排放的污染廢氣。

這一天,我們和他們不同身分地位的界線更加明確。那些沒權沒勢的階級,從另一世界跨過管制線匆忙步入我們有閒階級的美麗世界,馬上成為我們權力地盤的底層職務,提供勞力與時間供我們壓榨驅使,維持他們卑微的生計與溫飽。

環保時尚炫耀派對

這一天,陽光穿過樹蔭映照在我們身上,整個高級商圈就是階級身分的伸展台,在媒體的鏡頭與閃光燈前,讓偉大市長與悠遊卡公司董事長帶領高喊低碳減碳的美麗口號,背頌世界無車日來自法國的典故,我們騎著高級單車、穿著昂貴炫目的運動品牌,走秀在華納威秀的香榭大道。

這一天,鳥鳴飛過樹梢流轉在我們耳際,整個高級商圈就是環保時尚的炫耀派對,我們漫遊展示彼此的品味與姿態,拿出悠遊卡兌換市府公帑提供的免費美式咖啡,讓我們在紐約紐約自由女神像前拍照留影,這是我們尊榮獨享的台北曼哈頓。

歷史會記住這天,我們台北有閒階級更會記住這一天。未來三年的世界無車日都是勞動階級的上班日,只要偉大的市長與悠遊卡公司董事長繼續在位,每個世界無車日都會再次癱瘓交通尖峰期、製造塞車排碳污染、驅離那些沒錢沒閒的勞動階級,英勇帶領我們佔領「台北曼哈頓」,宣示「一個台北兩個世界」的權力榮光。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