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用「笑貧不笑娼」來形容社會的病態,在我看來,發明這個詞的人才可能是真正的病態,娼妓滿足的需求如此必要,怎會病態呢?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才往往是人前孔夫子、人後啃奶子的正港變態呢!以上是題外話,與本文無關。

話說台灣之光李安最近以《色,戒》博得滿堂彩,於是國片該如何起飛的話題又被拿出來討論了——再說個題外話,我常覺得把李安或王建民稱為「台灣」之光還真是吃人豆腐不眨眼,人家有今天的成就,跟台灣有何關係?要是李安的背景條件跟史蒂芬史匹伯一樣優渥,只怕他吃下市場的速度能比現在更快哪!

然後照例,又有一堆溫馨過頭的影迷跟徹底過氣的電影人出來抱怨台灣電影有多難做。

台灣電影有多難做,大家都知道,然而要政府拿出錢讓電影變得比較好做,這答案絕對不是簡單的支、持、國、片四個字能夠說透,進一步說,現行產業那麼多,一個人口僅兩千萬的市場——真正的觀影人口,恐怕在一千萬以下——為何應該投入更多資源發展電影業,這是在投注資金前應該被回答的根本問題。

更進一步說,以台灣目前的現況來看,投入資源與電影品質根本不成正比,甚至還接近反比,如此異樣的成績,不但讓投資者沒信心,連一般觀眾都很難心甘情願地花錢看電影,最好的例子,就是近日幾部資源較豐的電影,《基因決定我愛你》與《紅孩兒:決戰火焰山》。

《基因決定我愛你》的成果可看出某些電影製作者的迷思,一種對特效與明星的迷思,結果造就一部特效水準不差但實際上毫無必要、明星陣容龐大卻連基本演技都搞不好的作品,最致命的是劇本執行的結果不但欠缺說服性也與主題脫離關係,如此水準要人花錢看了電影之後還要挺身推薦只能說大有毛病。

《紅孩兒:決戰火焰山》以展現本土動畫技術之名耗去大筆資金,結果技術是否到位仍屬未知——事實是,常為好萊塢代工動畫的台灣,技術確實可能到位了,問題是,你能從這部片看出來嗎?——反倒是疲弱的劇情和幼稚的對白讓本片徹底現醜,竟然還有人拿著這片請人支持國片,這到底是太無我還是太無恥?

反之,近年足以造成口碑效應的國片,往往是資金匱乏的超低成本之作,這樣的結果,難道還不能讓電影製作者有所警惕?——重要的是好的劇情,以及在有限資源下的良好執行力,拍電影既然要花錢,就應該將其視為生意,頻出爛產品、沒本事做生意,結果只會怪政府、怪觀眾,如此無能,憑什麼要人雪中送炭?

不說別的,「導演協會理事長」朱延平先生,您上一次拍出值得一看的作品,是幾年前的事了?振作一下好嗎?

國片市佔率,不到一%

環境極差

一九九三年世界貿易組織談判,台灣對好萊塢電影大開方便之門,不限電影映演場所及拷貝數後,十四年來,國片市場佔有率迅縮萎縮到百分之一以下,導演協會理事長朱延平昨說:「以前景氣好的時候,隨便一部《大頭兵》、《報告班長》都有破億票房,《烏龍院》首日票房就有一千多萬。」而這些票房數字對現在國片來說猶如天方夜譚。業界表示,目前國片票房只要破五百萬元,即可擠進國片前十大票房。

「沒人雪中送炭」

去年國片產量僅二十七部,扣掉紀錄片,真的上院線的劇情片寥寥無幾,有些因不具票房賣相,連上戲院都困難重重,好不容易上了戲院,卻因票房差,不到一周就倉促下檔。最近熱鬧上映的《基因決定我愛你》,有大陸實力派女演員余男,以及台灣偶像何潤東、關穎,號稱科幻愛情都會喜劇,但至今票房僅一百四十七萬元。

新銳導演林靖傑以《最遙遠的距離》獲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周」最佳影片獎,他為國爭光卻付出不少代價,他自稱拍掉八條命,還欠下近七百萬元債務,但因得獎影片不是新聞局獎勵正式項目,僅獲新聞局頒發入圍獎金十萬元。

林靖傑昨天苦笑說:「當初敢拍就想好後路,若票房很差很快下片,就卯起來打工幾年還完,若還有一口氣,就再拍下部片,不然就轉行,現在沒有任何心思去想下部片。」他說:「社會上都是錦上添花,沒有人雪中送炭,現在台灣有很多優秀的年輕導演的電影生命在存活邊緣,為什麼不能分出一些獎金讓有能力的電影工作者繼續拍片,讓電影產業繼續活絡下去。」

據了解,日前林靖傑拜會新聞局長謝志偉時,謝曾允諾研議獎勵,新聞局電影處已將《最遙遠的距離》提報「專案性獎勵」,獎金為六十萬元,就等謝志偉核定。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