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想繼續談,我奉陪。

再我逐段回應以前,先貼首篇胖妹文章的一段文字:在議題討論的層級,我當然知道美醜標準隨人定,胖妹也可能很有魅力,而胖瘦基本上無關於腦力。然而,議題討論完了,社會現實就是,女人可以過瘦、但不准過胖,這無關道理,企圖與此抗衡者,只會像狗吠火車一般白費工夫,所以真正的務實者,會在正視社會偏見的前提下,努力讓自己獲得足以生存的良好條件。

說我撿便宜的傢伙,你講了半天,不但無法否定我的論述,還可以跟我的論述並存,而這種並存現象,在我的首篇就提到了,你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會到現在都沒發現?無所謂,以下逐段回應。

順應潮流是一種撿便宜的心態,柿子挑軟的吃,無關對錯,但搭著潮流罵人,可說是撿了便宜又賣乖。

回應:不管順著潮流罵人,還是逆著潮流罵人,罵人本身都無關成本,我打字不費事,敢情你打得字要收錢?既然無關成本,同樣輕鬆,哪有什麼柿子軟硬的問題?撿了便宜又賣乖?小子,我減了什麼便宜、賣了什麼乖?有膽指責,就給我說清楚,不要學立委呀!

胖本來就不是一個絕對的價值,站在一群瘦如柴骨的模特兒裡,多個二公斤就可稱之為「胖」,所以用絕對性的字眼去評斷相對的價值,就是一種歧視的語言,所以我不懂你下的標題:果真關心胖妹,請幫她們減肥!究竟這句話是站在關心的立場,還是站在教誨的立場,如果是後者那就太自以為是了。

回應:廢話,跳到哲學的層次,本來就沒有絕對的價值,民主不是絕對價值,平等更不是絕對價值,所以呢?以上論述能幫到誰?又,胖瘦沒有絕對,卻能靠眾數取得共識,舉例來說,再怎麼強調相對主義,目前地球上絕大多數的文明,都能認同身高一六O、體重一二O的女生是胖的,哪裡歧視來著?打這種混仗,選立委呀?

胖子先要解決的問題,是懂得相信自己,這會是勵志空話嗎?還是你無法理解的就都歸納為空話,每個人都有自己成長的過程,會成為什麼樣的體態,皆有原因,不管胖瘦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體態,單看外表就馬上要人瘦個十公斤再說,那跟整型、灌模有何差異,整型很快,灌模子更快,罵人可以很快也很爽,但要真心去理解別人卻是很花時間也很難。我不是清高,只是覺得這樣消費所謂的胖子很難看!

回應:如果有錢,整型有何錯?左派理論唸到腦袋壞掉的白痴才會反對整型,真正要考慮的,是更豐富的知識、更進步的技術、更便宜的價格,如此才能讓大家有更多的選擇!我不在乎胖妹為何變胖或如何變胖,重點是,絕大多數的胖妹,都能用健康的方法變瘦,然後解決絕大部分的問題,對於此,你有什麼反對意見?又,絕大部分的胖妹之所以沒自信,就是因為胖,你不叫她們減肥,卻叫她們去相信自己,好啦,這不是空話,這根本是鬼話!

當個人力量無法改變當今社會的審美觀,但並不就意味著就要隨波逐流,試想現在的台灣,絕不是廿年前活在台灣的人能夠想像的,多元社會的基礎,本來就是建立在相信自己與別人有不同的差異,除非又想走回過去的路,並不是市場上好賣的,就鼓吹大家都要跟著一起賣。

回應:連廿年這種話都說出來了,還說自己不清高?你胖過嗎?見識過被消遣的胖妹嗎?你知道胖妹有幾個廿年嗎?我所倡導的事只要被認真執行,一年就能讓胖妹變成辣妹、解決一大票現實問題,你的所謂懂得相信自己,實際程序不明,失敗例子滿街,這還不是空話嗎?笨蛋才會把教室裡的議題與教室外的現實混在一起談!廿年,我的天!

如果生存只剩弱肉強食,那人類早在幾百萬年前就面滅亡了,有些人光活著就很辛苦了,那就不用多談什麼,跟自然萬物一樣,想辦法好好活下去便是。有些人如果在生存之外,還有些剩餘的力氣,對生命有些終極關懷,希望世界上還有些正義,那也不必說他只會說漂亮的場面話,在我看來,自己做不到的,也不用在旁邊詛咒別人,看笑話。

回應:我的文章哪裡直接或間接提到,生存唯一的議題就是弱肉強食?好好地回答這問題,不要躲!另外,人類能演變成現在這樣,就是弱肉強食的結果,人類以較佳的腦力戰勝野獸較大的力氣,一樣算弱肉強食,強弱,是綜合的實力指標,就是這樣而已!你剛好舉出一個佐證弱肉強食的好例子,有發現嗎?沒發現,一切都是白談。

胖瘦本來就沒有什麼?人喜歡去區分它,創造出一種對比的效果,也在一種敵意中去互相攻訐,在貶低別人的過程中去尋找自己的優越感,你可能不是會歧視胖子的人,只是「胖」在當今的審美觀是弱勢,有種的人,不會挑軟柿子的吃。

回應:如果,必須要專注於廿年甚至更久世界、談什麼都要考慮多元價值、以致於忽略有更快速的路段或更實際的方案,這樣才叫有種,那,這樣的種,你自己留著吧,本人不屑。更可笑的是,你的言論已經預設了你是高過我的,明明自以為高人一等、卻又假惺惺地號稱自己擁抱多元價值,這根本是廢物知識論子姿態;這種姿態,我不需要,當我覺得我比較優的時候,我會大方承認。

而針對胖妹的處境,我的方案,就是壓倒性地強過你的多元價值論、或者無用的廿年後的期待,除非你認識能夠活兩百歲的胖妹。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