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就能力而言,我算是相當佩服陳文茜,畢竟,能夠在充滿性別歧視與傳統父權思想的民進黨中勝出進而獲得當今的地位,陳文茜的確有兩把梳子,然而,佩服的成分,僅限於我信奉的實力主義與結果論範圍,反正,只要手段夠強、成就夠高,怎樣的敗類我都願意佩服,而佩服不代表贊同,特別是陳文茜這種把資訊當工具、把知識當玩具的人,我還真的沒有辦法贊同她。

活在西方中心結束的年代/陳文茜

西方,在我們的眼裡,一直那麼美好。倫敦郊外襯著針織繡花的下午茶杯墊,法國品茗美酒的普羅旺斯葡萄棚,穿著七分褲的美國主婦,正在綠草如茵的庭院裡游泳的健康德州青年。跑車、高速公路、海灘度假、自由與民主………甚至「人道主義」都與「西方」的概念,緊緊相連。哦!美好的西方!偉大的西方!

眉批:這種花痴的態度,普遍存於各種反智的族群,花痴的對象不限於西方,對東方文化有花痴般的崇拜者,也不在少數。這是崇拜者素質低落的問題,不是文化優劣的問題。

給你一則完全相反的故事,讓你了解「西方」的另一面。一九二O年英國首相邱吉爾,肩負平息英國殖民地伊拉克庫德族與阿拉伯人叛亂的責任。邱吉爾決定批准空軍的建議,「使用毒氣」。他說得理直氣壯,「我非常贊成以毒氣對付未開化部族。」相較之下,八十年後,海珊於二OO六年被絞死,他的審判罪狀之一,即包括了一九七O年代使用化學毒氣屠殺庫德族。海珊歷史知識不足,或者他說什麼也沒人要聽,他自始至終都是個莽夫;只有西方人,人道民主自由典範的英國,才有足夠的文明高度,以毒氣「教訓」未開化的庫德族。

眉批:可以再說近一點,小布希胡亂主導波斯戰爭,迫害多少無辜的伊拉克人。然而,我不知道陳文茜的重點是什麼?想用這樣單一的例子來批判西方,陳文茜這篇文章,只能說連最基本的水準與格調都沒有,因為,她談的都是西方政治的黑暗面,而不考慮西方文化的貢獻面,而她這種論調來看,任何強國,包括未來將崛起的中國與印度,都可以用同樣的論述方式來探討,然後創造一種感覺,也就是那些國家有夠野蠻、混亂與衰敗的感覺。

西方人為所欲為的年代,在二O世紀八O年代後悄悄落幕。自從八O年代亞洲崛起,伊朗綁架美國大使館人質事件後,住在西方世界以外的五十六億人,開始發出他們的聲音。到了二OO八年,美國《新聞週刊》以「後美國時代」為題,正式宣告西方獨霸世界的歷史,終止!

眉批:沒有幾年前,不是還有美國新帝國主義的論調嗎?這種論調,看看就好,單就實力而論,美國仍是世界第一,中國確實在崛起,但一樣要把美國的臉色考慮進去,這就是國際政治的現實。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相對差距縮小,並沒有改變美國最強的現實。

亞洲資本入侵紐約

而五月美國眾議院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控告「石油輸出國組織」,減產石油導致價格狂飆,引來的是一陣國際訕笑。這些土包子老美還以為他們如六O年前般控制世界,老美們盡情地揮霍石油,華爾街的私募基金把全球糧油商品炒得人人喊怨,美國那些高達二分之一沒有護照從不出國的眾議員們,卻只想找阿拉伯人算帳,並批判中印崛起:「中國人消耗了太多石油!」

的確,當黃皮膚的東亞中國人,也學著西方開起美國汽車,並追逐美式中產階級生活時,西方人固然主導世界的時尚趨勢,但它壟斷全球資源的時代已結束。留下的,是美國人的錯愕,一個無法想像不知如何應付的廿一世紀。

眉批:對不起,可能我書唸得不夠多,或者國文素養不夠,不然為何我在此感受不到美國人的錯愕?我看到的是,全世界的人依舊喜歡進美商,包括夢想大國崛起的大陸人,到美國留學的風潮依舊不衰,美國仍是強國的符號,而美國的軍事實力,依舊是世界第一,壟斷的定義我還不確定,然而美國經濟對於全球經濟來說,依舊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所以,陳文茜的重點到底是什麼?把一群腦袋裝屎的美國議員放大成美國的整體嗎?那台灣的立法院怎麼辦?大陸的官員怎麼辦?

於是原本被美國人奉為瑰寶的「現代化」,一步步在亞洲實現,西方尤其是美國人,卻產生強大的失落感。「美國價值」不再專屬那些白皮膚的美國人,「資本主義」的天堂不在倫敦,而在上海與北京。這是大前研一的獨特觀察,沒有一個官僚系統比上海、北京市府用人,更像獵人頭公司,給我最聰明最優秀的人才,管他是黑貓還是白貓。

眉批:亞洲各區域的現代化,對美國難道沒有好處嗎?更多貿易活動的產生,更多投資標地的生成,難道不是美國所樂見的嗎?而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相信現代化是美國的價值嗎?其他區域的超級城市興起,難道只是十年以內的事情嗎?陳文茜的重點到底是什麼,為何我到現在還是看不懂呢?而上海與北京是怎樣的天堂,我的認知也跟陳文茜不大一樣,早期英國的資本主義發展,造就了多少亂象?花了多少年才正常化?如今,把一個確實在崛起中而問題叢生的國度捧為天堂,卻無視於近日多方對此方的批評,陳文茜的重點到底是什麼?我還是參透不了呢。

八O年代日本商社曾買下紐約洛克斐勒大廈,攻陷紐約地標;二OO四年中國商人馮侖直搗九一一後重建的雙子星自由貿易大廈。亞洲資本以攻城掠地姿態,入侵紐約;美國人感受前所未有的危機。安迪沃荷風格誇大的美國商品符號,開始滲入了東亞的色彩。

眉批:能夠百納其他國家的文化符號,不就是美國一直被憧憬的地方?早在《星際大戰》或更早的時期,美國文化就開始大量的將東方的元素納入自己的範圍,當然,這之中確實包含偏見,以及過度的簡化,然而,只要有利可圖,現實是,美國願意接受很多其他的東西;進一步說,透過大量的外包,美國早就知道擅用世界各地優秀人力的重要性,所謂的優秀能力,自然包括知識密集的高科技人力以及財金專家;所以,危機在哪裡?

美國為首將會反撲

美國人的挫折,在我眼中看來,屬於典型沒落霸權貴族式的傲慢。換想假設美國私募基金黑石買下台北一O一,德國kempinski集團標下圓山大飯店,台灣人會有危機感嗎?恐怕歡迎都來不及吧。美式民族主義表面開放,其實骨子裡充滿了傲慢、防禦與理所當然。

眉批:陳文茜到底哪隻眼睛看到了所謂美國人的挫折?美國有保守主義者,一樣有自由主義者,有國家主義者,也有以全球為家的世界主義者,這點,全世界的國家皆然,狹隘民族主義者的自卑與自大,在陳文茜口中的、資本主義的天堂的國度,最近也是非常常見,最近大陸層出不窮的護聖火事件,不就是如此?要不要也拿出來說呢?還是,這又是一篇玩弄片段知識的自言自語?

未來世界歷史的軌跡,將是西方、中東、亞洲三個區域力量的角力。就像不願交出權力的皇室,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力量會有一系列的反撲,「保護主義」、「反傾銷稅」………等,這都只是反撲系列的符號;我好奇的是當我七O歲,二O年後,還會有人記得那個倫敦下午茶繡花杯墊的美好西方風情嗎?

眉批:我真的非常討厭用抒情筆法寫評論文章的人。難怪,我跟陳文茜那麼不合,也跟龍應台不合。偏偏,許多人就是吃這一套,而這些人還有臉自命為理性的中產階級,真是令我感到噁心,難怪當今邪門歪道那麼多。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