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學了不少行銷的狗屁,我基本上不認為品牌是有意義的東西,它只是個標記,而這個標記到底有沒有意義,還是取決於我眼前的商品,外觀、功能與服務符合我的需求,就是好東西,在此以外的,我沒興趣,也懶得管。進一步講,此品牌以致於公司在遙遠的其他國度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我通常不在乎,我或許會批評,但批評不代表我就會拒絕購買其商品。

比方說,過去有人批評穿名牌服飾或球鞋等於間接剝削第三世界窮苦勞工,這種批評在我看來,還真是他媽的莫名其妙!

照這個論調,你每天吃的米飯,都是直接剝削農民,因為農民努力了半天,大部分都是被大、中、小盤賺走,你每多吃一碗飯,就是繼續養肥剝削者!所以呢?你要不要自己下鄉,找農民買米?做不到,就他媽的閉嘴。反過來說,如果沒有這些產銷系統,農民真的能過比較好的生活嗎?好像也未必,因為農民不見得有能力將農產品賣到消費者的手中,也因此產銷系統有它的價值,而且可能是正面的價值。

當然,它是不完美的,要怎麼修正它,是另一個話題。

回到以下這篇文章,我個人相信陳嘉銘先生的原文,一定被修改過,因為段與段之間的斷層感很嚴重,許多推論的過程太跳躍,很難相信出自學術人士之手。考量報社向來喜歡修改讀者頭書,或許這又是一個斷章取義的範例吧!話說回來,因為我看不到原文,我只能針對修剪過的版本進行評論,如果陳嘉銘先生看到我這篇、願意提供全文進行討論,我也是非常歡迎。

而就這篇可能被刪剪過的版本來看,我還真的無法感到良心不安。大概是太沒良心了吧,反過來說,我還真的受不了太有良心的人。

人道援助還是公道援助/陳嘉銘

四川地震發生後,扁政府很快地宣布台灣將捐出相當於新台幣二O億元的金錢和物資給中國作為四川地震賑災之用。這二O億元在台灣的各大小網路論壇,引起相當激烈的論戰。

反對者主張,中國外匯存底高達一兆五千萬美元,高踞世界第一,平常花大筆金錢擴充軍備和海外擴張,台灣國內貧困問題已自顧不暇,實在不需要去做凱子國。更激烈的反對者甚至主張,中國有這麼多錢買飛彈瞄準台灣,又從不手軟打壓台灣參與國際社會的空間,我們頂多以直報怨,不需要以德報怨。支持者則多半以人道立場,強調災情的慘烈,主張人道無國界,能幫多少就該幫多少。

各國互相依存

如果我們純以「人道援助」的觀點看待這二O億元,反對者的主張確實能夠達成阻卻人道情感的效果。國際社會在冷戰之後所界定和進行的人道援助原則,其行動基礎訴諸的是人的不忍人之心,是人看到同為人遭遇重大痛苦,自然產生同情共感之心,繼而行動幫助他人解除痛苦。因此「人道援助」有兩個基本元素:一、它訴諸的是情感,不是理性;二、施者的行動是額外的義助,施者並不欠受者什麼。因為基於情感和義助,「人道援助」必然容易受到人的其他情感和理性考量所阻卻。台灣拿出賑災的這二O億元如果只是基於「人道援助」,有部分國人以其他情感和考量提出反對意見,我們幾乎沒有理性原則去仲裁誰對誰錯。

然而,國際社會在冷戰後採用「人道救援」原則,漠視了國際社會早已是一個在政治、經濟、社會和環境互相依賴和支持極深的合作體。各國享受的生活水平都倚賴於他國的合作、支持和現況的維持。因為互相倚賴和支持,國與國之間產生了「公道援助」的義務。人道和公道的基本差異在於:「公道援助」訴諸的是彼此欠對方的理性公道;相對於「人道援助」訴諸的情感和額外義助,「公道援助」訴諸的是理性和虧欠的義務。歐美富有國家在冷戰後,採取「人道援助」原則,有兩個考量,一來有了作為富裕施捨者的面子,二來故意迴避了他們虧欠其他貧窮國家的「公道援助」義務。

台灣對四川人民有什麼「公道援助」義務?

首先,四川地震不僅是天災也是人禍。內地中下階層人民,不僅是中國經濟發展永遠等不到的受益者。又因中共政權在弱勢地區的公共工程的貪腐和偷工減料,中下階層人民往往成為各種天災的最大犧牲者。台灣這幾年的貿易順差仰賴中國甚深,有一百萬的台灣人民經常在兩岸長駐往來,台灣人每件日常生活用品的生產過程,幾乎都有中國血汗工廠的參與。這意味著:

一、台灣人民現在的生活水平也有部分程度倚賴了中國中下階層人民的犧牲;此外,台商的經驗、技術和勞力對中國經濟起飛貢獻甚大,台商的發展仰賴了中共政權提供的環境。

眉批:既然都承認「台商的經驗、技術和勞力對中國經濟起飛貢獻甚大」,那為何還會衍生出以下的虧欠問題?顯然,台商在投資的過程中,是有施也有得,要如何計算才能得到台商以致於台灣人民虧欠大陸的結論?還是說,因為在大陸投資,台商就因此要為中國的中下階層人民負責?這似乎是中國政府的責任吧。

台灣有所虧欠

二、台灣人民間接地貢獻共產黨仰賴經濟發展的統治正當性,因此也間接貢獻了中國中下階層人民被中共政權剝削的慘況。

眉批:這段的意思難道是說,台商參與大陸經濟的結果,只有獨厚共產黨與富豪,其他階級絲毫沒有受益?好像說不過去吧!明明也讓許多人變得更富裕了不是?台灣不過兩千萬人,到現在仍有一堆貧民,中國十幾億人口,怎能在幾年之間徹底翻新?在沒有數字佐證的前提下,直接淡化台商的經濟貢獻、並將其冠上協助剝削者的名號,難道不會太草率嗎?

這兩項關係都說明了,台灣的生活水平和中國中下階層在天災下遭遇的人禍,有一定的因果關係。只要這些因果關係存在,台灣就對中國中下階層人民有一定的「公道援助」義務。這不是基於我們的人道情感,而是我們「虧欠」他們的。

眉批:我真的感覺不出來文中所提到的因果關係,因為即使照以上的邏輯,真的要仔細計算的話,到底是誰虧欠誰還不一定呢!要不要算一下台灣被中共打壓之後額外產生的成本?反過來說,照原文的所謂公道想法,台灣也捐太多了,美國與歐洲這些陸製品消費大國才需要更大方吧!

作者為美國芝加哥大學政治系博士班候選人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