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跟我一樣,每週都會到電影院報到,你應該非常熟悉一支閩南語發音的、彷彿懷舊愛國音樂影片的、鼓吹加入聯合國的政府廣告,在看了大約五次以後,你應該也會跟我一樣,會沒來由地怒火中燒!聯合國的理想是什麼?難道不是跨疆界、語言與民族的文明相處?所以,一談到聯合國,直觀上會想呈現的,應該是多種族、多文化、多角度的多元畫面,也因此,任何遵從常識的聯合國文本,一定會運用豐富而多元的元素,而多種語言,更是不可或缺的關鍵要素。

反過來看台灣,不是也該這樣?如果加入聯合國,確實是台灣人的共同期望,那在鼓吹入聯的同時趁機宣揚台灣內部的族群融合,不是非常美好嗎?閩南人、客家人、原民民以致於所有祖籍在大陸卻在台灣生活多年的人,只要認同這片土地,就有資格自稱台灣人,如此的多元組成,同心協力地想前進聯合國,難道不是政府的最高理想嗎?結果,咱們即將下台的政府,選擇只以閩南語當成廣告的語言元素,請問,這支廣告難道只準備給閩南人看嗎?這種獨厚閩南族群的心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話說回來,我並不覺得民進黨政府有能力向過去的國民黨一樣,踐踏其他語言而獨尊閩南語,民進黨政府目前推動的語言教育多少是粗暴的,然而以現階段的檢討氣候來看,這種粗暴,已經注定要夭折了,反過來說,過去向來以不尊重多元文化出名的國民黨,接下來又能有什麼高明的語言教育政策呢?大家走著瞧吧。

閩南沙文主義的語言政策/王卓脩

教育部送交課綱委員會審議的閩南語研修草案時,準備加強小學生閩南語聽說讀寫能力,希望以後學生能夠以閩南語羅馬拼音字寫電子郵件等。這是個很有趣的提議,不過背後卻有著非常深刻的後果需要大家去省思的,那就是我國表意文字與西方表音文字的競合所可能帶來的影響。

書寫文字的發明,可以說是文化進展的分水嶺,智慧的累積與思想的傳承在文字的承載之下,可以穿透時空的限制而讓文化得以在人民身上生根並發生影響,這比文字發明前的口語傳述要有效且精確多了。但是,在文字系統的發明上,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策略,西方的表音文字與中國的表意文字是兩個最好的代表。

表音文字不利整合

表音文字,顧名思義就是書寫方式跟著口語的發音走,口音變了則寫出來的文字就會跟著變。當地理因素的阻隔使得原來共有同一語言的民族之不同群體彼此間失去經常性的聯繫達一定期間,則彼此各發展出其特有方言的情形就很平常了。如果在這期間,不同的群體又各與其相鄰的其他語言民族有頻繁的接觸,各群體的方言受到外來影響後所產生的變異性就又更大了,在語言學上會把這些有相同原始來源的不同語言劃歸在同一個語系中。然而當累積的變異性超過一個程度時,即使分屬同一語系之不同語言族群的人彼此之間也將無法在沒有翻譯的情況下自由溝通。

表意文字的最好例子是中國的漢字。秦始皇書同文的政策統一了中國的文字系統,文言文的語法結構所帶來特殊的書寫方式隨著人民的遷徙帶到各方去,兩千多年來,政府取才於民間的傳統、科舉制度以及相應的民間私塾教育體系則在無心插柳的情況下,巧妙地成就了維繫此一獨立於口語發音的文字系統與書寫方式之看似不可能的跨時代大任務。其結果是,地理的區隔雖然阻擋不了口語發音的分殊化所造成的方言分流現象,但共通的文字系統與書寫方式卻有效地整合了整個漢民族的跨時空文化版圖。

西方人在語言學上有很大的成就,當其在世界各地殖民時,也巧妙地運用其在這方面的知識來協助許多原本還未發展出書寫文字的民族來創造出其所使用語言的表音文字系統,台灣一些原住民語言與中國的一些方言如閩南語等也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有了自己的表音文字系統。教育部加強中小學生閩南語羅馬拼音字書寫能力的規劃其實有一個很自然的後果,那就是強化羅馬拼音字與傳統漢字在說閩南語的人口中的替代性。
 
國語地位不再獨大

閩南人沙文主義氣息濃厚的民進黨在執政八年之後,藉由提升母語能力的口號化為政策並成功地鬆動了國語在全民之間的獨大地位,位居最大族群的閩南人所使用的閩南語成為最有可能與國語抗衡並競逐主導地位的方言。以民進黨的能耐,未來政黨輪替還是可以期待的。只要它以後可以再上台幾次,憑著過去八年所展現出來的蠻幹氣勢,不難想見民進黨很可能會努力在書寫文字上讓傳統漢字也被羅馬拼音字給取代掉。古人有云:要滅一個民族,先滅它的文化。民進黨藉由教育政策來進行文化自殺,企圖以語言的更替和文字的改造來達成新國族的創設,這是多麼有遠見的謀略啊!只是筆者不禁要問,這會不會讓我們落到如孫中山先生所曾經說過的故事一般,在拋棄掉扁擔的同時也把藏在扁擔頭的彩券給弄丟了呢?

作者為政治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