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有女性因為深夜晚歸或穿著曝露而遭致性騷擾、強暴甚至殺害的時候,社會上大致會出現兩種聲音。

第一種聲音來自保守主義陣營的警察與大眾,他們會聲稱,為了安全,女生應該早歸,應該小心穿著,更重要的是,要遠離危險的廠所;第二種聲音來自某些較極端的女性主義團體,他們會聲稱,女性有暴露身體與夜歸的權利,沒有人有資格指正這些受害者的行為。

撇開某些分明過當的語氣因素--比方說,曾有警察在辦理強暴案的時候,以不屑與責難的姿態對受害者造成二度傷害--有興趣的人可以稍微想一下,這兩種聲音,哪一種較有道理,想好了嗎?無論你的想法是什麼,我的想法是:兩者皆有其理,也皆有其弊,然而真要取其一,我寧願從第一種聲音出發,再進行重新的演繹。

我的理由很簡單:第二種聲音雖然有理,但終究只能停留在說理的層次,在個人層次幾近無用,道理說畢,治安不會改善,也消滅不了半個強暴犯,所以充其量只能讓憤慨的論者聚在一起進行情緒發洩,對現況難有立即的影響,我當然不會否認純討論的價值,問題是,一般女生哪有那麼多時間進行討論?

也因此,無論我怎麼贊同第二種聲音--女生有權曝露與夜歸,而監獄才是強暴犯真正的所歸--在實務的層次,我仍得站在相對保守的一邊。

當然,我不會完全接受第一種聲音的論調,而是以此為基礎稍作修改,比方說在穿著清涼的同時,要考慮場合,在玩通宵的同時,要懂得如何安全回家,不要忽略危險的因素,簡單來說,不要視正義為理所當然,在險惡的環境裡空談,再怎麼有道理,仍然會讓自己看起來像龜蛋。

說完了這個題外話,現在可以來聊聊〈無用的溫情主義〉中的死假小孩以及嘴砲笨校長了。

這篇文章最讓我感冒的,莫過於死假小孩的這段話:校長,你養小孩有算成本嗎?用多少錢可以買到孩童的笑臉?用多少錢可以買到生命裡的感動?用多少錢可以買到老師無悔的付出?用多少錢可以買到社區的希望?用多少錢可以買到校長的熱忱?用多少錢可以買到政府的責任?

話說,這種話,可不是只有出現在死假小孩的作文裡,我親身聽過不少人講過類似的論調,從熱血的無腦高中生,到教學認真而即將退休的老師,信眾之廣可見一般,切記,如果你合作的對象有此等主張,請千萬不要跟他搭檔,因為此人若非巧言令色的偽君子,就是空有感情的真智障。

死假小孩說:養小孩能不能算成本?

不但能算,而且不能不算!撫育所需付出的成本,從食物、衣著、醫療、教育到其他大小類項,都是可以預先制定與規劃的,當然每個人認定的最低成本是不同的--以養到大學畢業為例,有人認定為五百萬,有人是一千萬,也有人希望有兩千萬--但界定出估計值絕對有助於為人父母的財務規劃,並確保孩子成長的品質。

聲稱養小孩首重用心、愛心與關心的傢伙,不是刻意淡化了實際層面,就是毫無計畫地令人生厭,這種人會不節育地縱慾、生下一堆如果可以選擇根本不想現身世界的孩子,然後再找不到理想工作之餘,再向大眾哭窮、悲苦,實在說,我看不起這種人,個人潦倒無所謂,然而因個人的無能而禍及子孫,罪惡之大不下於強暴犯。

死假小孩說:多少錢可以買到孩童的笑臉?

不知道,但沒有錢,你連小孩的活臉都顧不好。理想主義者聲稱能夠向小孩傳達正確的價值觀,讓小孩無視於金錢的誘惑、避免物質主義的陷阱,說得比唱得好聽,那為何不乾脆反璞歸真、徹底毀棄如今的物質文明?如此聲稱者不但沒能力遠離文明,往往仍以金錢與物質來向小孩傳達心意,所以,金錢能不能買到孩童的笑臉?

當然能!重點是,金錢只是工具,配上理解與用心,金錢就能使人快樂,而不是光是丟鈔票就能滿足人心,如此簡單的道理,李校長不可能不懂,死假小孩若真的如此成熟,也不會不懂,更重要的是,倘若金錢如此無用、成本不用估計,那何必向政府要錢?死假小孩們一起在田園間不耗一毛錢地成長,似乎也可以學習吧!

死假小孩說:用多少錢可以買到生命裡的感動?

不知道,但沒有錢,就只能投胎了求感動!還是死假小孩想說,大自然的美景、宇宙的奧秘無價,其中的感動,絕非金錢能等同?倘若如此,我也無話可說,此等笨蛋大概不知道,自古以來,科學家都需要經濟支柱,獲取真理之美也從未便宜到能夠無視於金錢,這些笨蛋享用著與倚賴經濟的科學活動成果,卻反過來指責錢財?

這讓我想到許多享盡文明之利的所謂知識份子,在那邊浪漫地遙想文明前的美好,順便反科技、反文明,反一切非自然的事情,這種論調真是如出一轍,偏偏此等腦袋不清的傻瓜通常財源雄厚,又能吸引其他同樣過度情緒化的假知識份子,或許,這也算是知識經濟的現象吧?

死假小孩說:用多少錢可以買到老師無悔的付出、校長的熱忱?

不知道,但沒有錢,大半老師都不會付出,老師角色的神聖與否,我不是很想論斷,然而可以確定的是,支撐教育體系的那股力量,絕非空泛的神聖與道德,而是精心界定的目標與縝密策劃過的執行系統,而其中不可或缺的,就是激勵、管理以至於規範老師的機制,在此機制中,錢,是不可或缺的。

老師、校長如是,社區、政府當然如是,死假小孩話說得很好聽,談起實際上怎麼做,大概說不出道理了吧?說了半天,還是希望大家掏錢了事,事情倘若這麼好辦,那世界早已大同、愛與和平的氣息深入你我的左右,而事情從來就不可能那麼順遂,就算短期真能弄到錢,長期而言,能改變什麼?城鄉差距,會因此簡單縮小?

也沒這回事吧。

仔細看看死假小孩的其他鬼扯,真叫人無法理解,為何此等謬論能感動人心?

死假小孩說:山上有各式各樣的蝴蝶、滿山遍野的野花、青翠高聳的大樹、驍勇善戰的鍬形蟲陪著我,和我一起玩,難道不能幫助我的學習嗎?

我很想當面問問李校長,這段話的意思,是想告訴我們,學校的人際互動是可以省略的嗎?倘若如此,為何有那麼多教育文獻顯示,人際互動對學齡兒童是如此的重要?而若我們假定人際互動的價值真的如此不堪,那又何苦要建立學校?各個家長自己教導小孩不就好了?--沒時間賺錢?拜託!多少錢可以買到孩童的笑臉?

死假小孩說:人少也是一種錯嗎?人少就應受不公平待遇嗎?我聽爸媽說,以前我們這裡也曾一班有很多人,九二一不是我們自願的,農產品不賺錢也不是我們自願的,我們的祖先選擇在山上更不是我們自願的,為什麼我們不能享有最基本的教育公平環境?

看起來好像是挺可憐的,然而如果非災區的人跳出來說,九二一不是大家願意的,我們不想為你們的不幸付出額外成本!如此,死假小孩要如何回應?實際來說,互相幫忙是好的,共體時艱是正當的,然而方案可以大家一起來討論,而不是沒頭沒腦地訴諸情感,倘若合併或轉校真的符合成本效益,那小忍一時,又有何不可呢?

最後,死假小孩說:司馬遷寫下史記時;梵谷畫出向日葵時;貝多芬譜出命運時;愛迪生讓電燈發亮時,有和人群在一起嗎?

不管是死假小孩,還是李校長,或者任何信任此句子的人,我真的很同情你們,因為你們痴了,傻了,頭撞壞掉了,壞掉到忘了司馬遷的屌被廢了、梵谷的腦袋破了、貝多芬的精神也出問題了,而愛迪生的成功,能夠複製嗎?所有在家的小孩都有那個天份與資源做實驗、玩電燈嗎?校長那麼傻,我們怎能期待其下的學生不傻?

--只寫以上幾句,好像還是有笨蛋看不懂,我這樣說好了:舉出幾個孤立性強的名人不能證明人際互動有礙於史學、美學或科學追求,也不能證明孤立必能讓人超越極限,因為懂得社交的史學家、藝術家與科學家大有人在,所以,死假小孩的這句話可以說明什麼?什麼都不能,完全是廢話一句。不過,笨蛋好像都很愛聽廢話。

不過,既然我以前碰過不少笨老師、我卻沒有變成笨蛋,如此來看,笨校長的學生,應該還是挺有希望的!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大家看到死假小孩或嘴砲笨校長,請多跟他們聊天、辯論,或者直接拿刀砍了他們,因為他們的存在,是禍害、會造亂,不但浪費社會資源,還會波及下一代哪。

後話:這篇文章希望一般人多關心偏遠學校?別鬧了,訴諸情感謬論的結果,就是激起短暫而無用的激情,對改變現實根本沒有意義,而一般人只是單純地進行轉寄,然後呢?會因為此文進一步思考偏遠學校的困境?還真是希望相隨啊,在一個什麼議題都走感情訴求的世界,還真是任何議題都難以被嚴肅對待。

再補充一下,常有人閒聊、討論或辯論到一半,就會來個「這裡難道只能容下一種聲音?」的提問,我倒是想反問,有哪個人因為立場跟我相左,有被我砍過留言?除去純粹只會叫囂的垃圾鬼,應該沒有這種例子吧!所以這種話真的可以省了,只要你自認為邏輯、文筆與耐性--後者尤其重要--強過對方,你一定會勝出的。

在網路論戰的世界裡,較強的,絕對不會輸,這是我學生時期每天花三小時在網路論戰得到的結論--現在不可能這樣做了,錢難賺、功難練,所以沒錢拿又沒功練的事情,我的傾向是少做為妙,然而如果有人真的很想跟我閒聊、討論或辯論,請移駕留言板,或者寫信來,我一有時間,絕對會好好招待你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