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導火線》裡頭,我最有感覺的,其實是兩段文戲。

第一段文戲,是片頭跟片尾甄子丹的獨白,內容約略是這樣的:我的工作非常單純,警察抓賊,這麼多年來,我有沒有抓錯過人?這個問題,我留給法官決定──詳細字眼與順序可能有出入,但大體上,就是這樣。

作為《殺破狼》的系列作品,《導火線》有著同樣濃厚的宿命觀,要說這是矯揉做作、賣弄風格也不無道理,然而正是因為這樣的元素,才讓這一系列作品與《拳霸》有所區別──事實上,我絕對歡迎甄子丹或其他華人武星推出《拳霸》式的純動作片,最好把《拳霸》裡的多餘文戲去掉,我受不了東尼嘉與大象耍親密。

而甄子丹飾演的馬軍,就像在《殺破狼》裡一樣,以橫衝直撞又認命的姿態突兀又確實地活著,你當然可以說,這不就是所有動作片英雄的既定形象?成龍、李連杰、史特龍、阿諾,誰不是這樣?的確,我不否認,但大概是對甄子丹的偏愛吧,同樣的風格、表情與台詞從他的口中說出來,就是有一股不同的味道。

這樣的味道,在《戰狼傳說》裡也能看到,帶點做作卻依舊迷人的滄桑。

第二段文戲,是甄子丹與弟兄們將按摩椅送到古天樂家的橋段,短短幾分鐘就把馬軍那種面子拉不下卻又把溫暖與關懷放在手心裡的感覺傳達得如此完全,你依舊可以說,這不是所有老派動作英雄的特徵嗎?是,沒有錯,但這就是我對甄子丹的偏愛,這樣的味道,即使是優秀如布魯斯威利,也無法完全取代的。

當然,撇開這種感覺不同,《導火線》的劇情當然是非常差勁的,不過有什麼動作片不是?誰敢說《神鬼認證:最後通牒》就比較優秀?──我的感覺?要不是有詹姆斯龐德這種爛貨為其墊背,《神鬼認證》系列根本就是偽寫實的歡樂劇啊。

而既然提到《神鬼認證》系列,就順便將其與《殺破狼》與《導火線》比較一下,因為兩者的打鬥戲中都有大量的纏鬥技巧。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神鬼認證》系列不該給保羅葛林葛瑞斯執導,他的風格處理《聯航九三》非常地棒,但同樣的風格用在飛車追逐與武打動作上,我看根本是侮辱與浪費技術團隊的編排成果!──這點,我會在未來的文章提到。

以《神鬼認證:神鬼疑雲》裡的武打為例,那其實是一段頗優秀的武打,從雙手被捆因而擅用手肘與膝蓋到地面扭打時使出的三角鎖與背後裸絞,都可看出技術團隊的用心與努力,然而保羅葛林葛瑞斯毫無節制的擬真拍攝下,一般人根本很難看清楚這段武打在幹麻。而同樣的問題,《神鬼認證:最後通牒》也存在。

然而,這樣的問題,在《殺破狼》系列裡完全不存在,其中的動作當然很快,然而不需要什麼動態視力,都能看出很多完整招式的呈現,這樣的拍攝方式,無論是風格化或逼真化,都不會產生觀眾看不清楚武打流程的遺憾,同樣的水準,泰國與法國的導演都辦得到,我不懂為何英美就是出不了幾個這樣的導演?

可惜的是,《導火線》雖然應用了巴西柔術的技巧,卻仍未超越《殺破狼》帶來的初次震撼,這很可能是因為鄒兆龍與甄子丹的武打高潮主要採取立技對抗寢技的模式,而立技代表鄒少龍與寢技代表甄子丹之間並無摔投技、壓制技或關節技的互動,很快就流於模式化的毛病,相較之下《殺破狼》的短兵相接還比較精采。

當然,這不是說《導火線》的武打不精采,我基本上仍是喜歡的,我也願意收藏這部片子,只是作為難得一見的巴柔──或綜合格鬥──電影,甄子丹原本可以發揮得更多的,如此,我似乎只能繼續對其抱以期待,希望未來能看到更棒的綜合武打電影,畢竟,在這方面期待李連杰或吳京,好像有點不切實際。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