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上週的投書,道出了部分政治運動者的辛酸,文章的脈絡,顯然建立在陳水扁無辜、泛綠以致於台灣派擁有道德優越性的基礎上,實在說,這個基礎,真的未必是穩固的,但即便我們退一步、直接承認這個基礎,那又怎樣呢?同樣把鉅款放在海外,為何有的人不會被抓到、有的人就是會抓包?似乎是基於某種道德意識或形象需求,目前我尚未看到泛綠陣營對鉅款處理的技術性討論,然而如果真的認為這是必要之惡,就要想辦法弄得完美、或看起來沒有太大的爭議,畢竟,手段如果不夠高明、還被對手連番追擊,那開頭的所謂良善用意,真的都沒有意義。如果說,技術本身包含著必然的骯髒,那至少要做到表面的乾淨,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就不要怪大眾無情。

台灣社辦公室的故事:從一筆四十萬元捐款說起/陳昭姿

二OO八年八月廿日

星期二與社長拜訪一位社友,這位社友對於我們勇於「拋頭露面」參與台灣公民運動非常感佩,願意捐款贊助,但是要求不具名,也不要收據,讓我印象深刻。

我不覺想起,兩年前舉辦九一六活動時,各界捐款陸續湧進台灣社。一位素昧平生的女士打電話到辦公室說:「你很勇敢!我要捐給你四十萬元。」對於向來財務不寬裕的本土社團而言,這真的是一筆超大額捐款;於是我帶著社團辦公室凌主任親自到她住處收款並致謝。可以想見,她對我們親切有加,但臨去前的一句話,卻讓我沉思至今。她說:「以後還是不要親自前來,避免讓鄰居或別人看到我們。」

這次籌辦八三O活動,每天都有義工主動來社裡協助。同樣是星期二,中午進入辦公室時,遇到兩位義工,一位是專程從海外回來參加八三O抗議遊行的黃先生,一位是長期台灣志工梁小姐。談到陳前總統匯錢案,黃先生說他認為「阿扁應該切腹自殺」。面對這位多年來與我友好的黃先生,我提出一個問題,但告訴他我不需要答案,只要他放在心中思考就可以了。以下是我的問題。

如果你是一位政治巨星,如果你是一位黨主席,如果你是一位總統,黨內夥伴、同志友人無不期待你經常尋找資源、提供資源來協助每一場戰役與活動。當各界人士無論基於你的政治潛力或權力,主動或間接捐款給你,不要名字,不要收據,如果每年一億元(參考某陳姓企業家當年被傳說不要收據捐給國民黨一億元金額),八年假使有八億元,請問這筆資金你會放在哪裡?用誰的戶頭?

問完了問題,不等黃先生反應,一旁梁小姐馬上回答「當然是放在海外」。黃先生沒有說話,一副進入沉思狀,而情緒顯然緩和許多。

如果是你,你會放在哪裡?還是,難道你會告訴我,因為實在不容易處理而婉拒捐款?「台灣建國要不要錢?」「我爸哪個選舉沒有給他們錢?」陳幸妤的話是否驚醒了一些台灣人?會不會,居心叵測的國民黨與善良正直的我們,這一次聯手把建國基金金庫炸得體無完膚?

作者為台灣北社秘書長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