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趙承輝殺了一堆美國人,隨後激起一堆新聞和討論,有人慶幸台灣不是美國、大家沒有擁搶自重,有人呼籲教育要回歸本心、應該進一步改善師生關係,更有人開始關心新聞裡肇事韓國人的大小特徵,彷彿這些特徵能幫助我們及早發現身邊的定時炸彈似的。

而以上的反應,又以最後一項最愚蠢,照這樣的標準,難保哪天我也會帶菜刀出來砍人,日本的許多作家更早進化成殺人狂魔,我想到《無懈可擊》裡被栽贓陷害的傑夫布里吉,他豁出性命企圖阻止悲劇,卻成為恐怖份子的棋子,更被媒體以片面的資訊加諸污穢的惡名,誰敢保證這樣的情形,不會發生在趙承輝身上?

他確實犯下了惡行,然而誰在乎真正的原因?大家需要的只是套裝的惡魔罷了。

對於許多人疾呼的改善師生關係,立意本身當然好,問題是結果會如何不用想也知道,在這個親子相處就已經很有問題的世界裡,我們怎麼期待以一對數十的老師能解決什麼?特別是如我母親的私立學校老師,光是準備教材與應付考題就接近精疲力盡,今天如果有學生要帶著刀去砍人,他們有本事事先察覺嗎?我懷疑。

最後,有關槍枝問題的部分,《科輪拜校園事件》已經論證過,槍枝合法與暴力頻傳之間並無因果關係,更有研究指出槍枝合法所解救的人命,遠遠高過其造成的問題,而在台灣人民沒有合法擁槍的同時,歹徒有黑槍、警察會掉槍,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歹徒拿槍指著你時,他確定你不會有槍,這到底是有什麼好得意的?

維吉尼亞事件是個悲劇,不過其到底有何值得一書的啟示?說真的,完全沒有,它被炒作到如此沸沸揚揚,不過是因為死的人夠多,又牽扯到種族問題、因此有新聞性罷了,就我來說,與其說這事件有趣,不如說一般人看待這事件的反應比較有趣,閒聊間看到很多人對此事件的主要觀感,也是無聊生活中的樂事一件。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