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問我說,為什麼我對電影那麼有熱情?

這句話真是溢美過度到我完全擔當不起,比起真正投身於電影圈,或者為了寫影評--也就是我從不承認我有在寫的東西--查資料兼考證的朋友,我真的是業餘到很邊緣、玩票到很隨便。

除了以上兩種人,還有一種人可能比我有熱情,那就是所謂的電影糞青。

電影糞青,原名電影憤青,憤青,通常是指憤怒的文藝青年,然而就現實的角度,由於這種人未必真的多文藝,講出來的話還常常程度不足、讓人有便意,所以我寧願稱他們為電影糞青。

電影糞青,組成份子可說條件各異,有人飽讀詩書、引經據典,有人滿口粗話、見人就罵,不過他們至少有一個通性,那就是無法忍受他人厲言批評電影,而我這種把愛片當情人捧、把恨片當狗屎罵的人,就是他們的大敵。

而面對我這種人,電影糞青會說出什麼話?我一直以來就想列個表,然而也一直沒有列,因為稍微整理後發現,說來說去,真的就是那幾句!所以,就簡單地條列電影糞青慣用的招式和語句,應能略為描繪出電影糞青的容貌。

中肯牌:通篇只講缺點、不講優點,一點都不中肯!

就我的印象,我是從前年的〈史密斯彆腳任務〉才開始接觸到此類批評,本片在當時頗受好評,但我仍很嚴厲地將本片評得近乎一無是處--雖然我的結論並非如此,但很多罵我的人,根本沒看清楚我寫什麼--於是,很多人就在網路上開罵了。

有趣的是,我一開始--大概是大二左右的年紀--寫的電影文章,還真的很符合這群人的期待,也就是正反並陳、優劣並述,文章工整到有朋友問我是不是在寫電影課報告--這當然有誇張--現在想起來,那種文章還真是寫得有夠無聊。

這種文章的形式很明顯,一開始是電影背景交代,然後是陣容的基本介紹、電影的概述、優點的列舉、缺點的列舉、元素的解讀、可能的改進方式,最後則是電影的總評與未來的期許,就算形式有變,大體上仍不出以上的元素。

這種文章對讀者來說,或許是福音,因為資訊量足夠、切入點夠全面,非常適合當觀影前的參考,或者觀影後的補充;然而對書寫者來說--至少,我這種書寫者--這其實是單純地作工,在這過程中,我完全沒有享受到書寫的樂趣。

進一步說,有時我在感情上鄙視或看輕一部電影,理智上卻知道其某些特點能讓大部分觀眾感到歡喜,在以前的書寫模式下,我就會壓抑自己的情緒,以所謂中肯的語調,道出這部電影為何能受歡迎、還推薦大家去看。

說真的,做人那麼辛苦幹麻?

每篇電影文章,耗費我一千到三千字不等,這裡頭消耗的每一分心力與時間,我無法向任何人收錢,結果為了維護所謂的中肯價值、所謂的意見地位,我要為其他人著想、隱藏自己的判斷,這到底是為誰辛苦為誰忙?

所以,我現在的原則是--我絕對不求中肯!就算是金獎名片,只要我覺得爛,我一定把它當狗罵--狗兒,我不是故意要提你--就算是低俗爛片,只要我覺得爽,我一樣把它當神捧。

有人看不慣?看不慣就滾啊!你是有付我錢歐?

附帶一提,以前我常碰到一種笨蛋,每次看到我的文章,都會以「看電影就是圖個爽,你想那麼多是要幹麻?」嗆我,結果現在我看電影、寫文章都圖個爽,又來了另一批人以不同的理由嗆我,只能說,這世界的笨蛋真的很多!

氣質牌:為文髒話粗語連篇,果真水準跟文章本身一樣低!

忘了是哪從篇文章開始,開始有人這樣批評我,不過這種批評有如野草一般,隨時都會從角落冒出來,對於此,我真的不知道要回應什麼,畢竟我覺得罵髒話很爽,日常生活中,也常常把某個動辭掛在嘴邊。

重點是,髒話也好,粗話也好,這跟文章的意義有關聯嗎?講話優雅就一定有道理嗎?或者,電影的感想,真的需要有道理嗎?水準高就會比較開心嗎?我還真的搞不懂,愛用氣質牌的人,心裡在想什麼!

愛心牌:一點口德都沒有,怎能如此輕易地否定電影工作者的努力成果!

這種言論的心態,我到現在都沒辦法理解,我就不相信口出此言的人,沒有批評過政治人物、球員、餐廳或計程車司機,這些人都以我們看不到的方式努力著,比方說,無論你再討厭陳水扁或馬英九,你都該知道他們一直以來索耗費的巨量心力。

然而,那又怎樣?就因為陳水扁或馬英九耗費的心力很大,我們在批評他們的時候,就該口下留情嗎?沒這個道理吧!這在其他領域,也一樣啊!

更有甚者,我所看的電影裡,十分之九是自己付錢進戲院的,我付錢的這個動作,已經形成了對該電影工作者的最巨量的尊重,因為我為他們的經濟收益貢獻了一部份,而即便我在事後罵得再凶、嗆得再猛,都無法改變我已經付錢貢獻了的事實。

而我在這方面的貢獻量,不只不會輸給這些靠嘴砲展現愛心的人,考量我在電影上耗費的金錢總量,恐怕我才是真正支持電影工業的人呢!沒頒給我電影工業愛心支持者的匾額也就罷了,還說我否定電影工作者的努力成果?神經病!

專業牌:通篇都是個人情緒,一點專業的分析都沒有,根本不夠格當影評!

這算是我在網路上玩耍多年以來,最常接受到的批評,然而除了年紀小不懂事的大學時代曾經將自己的文章視為影評以外,我後來幾乎不再聲稱自己是影評、自己寫影評--有時朋友這樣說我,基於懶惰,可能不反駁就是了。

重點是,看電影只要有感動,那絕對是情緒感動,而人的一切美感經驗,都是情緒性的、主觀性的,在這個前提下,不管你怎麼把情緒從文字/意見中去掉,你講出來的話,都是情緒的結果,你之所以愛一部電影,可能是因為其勾起了你的回憶。

當然,要從純技術面的角度評斷電影,當然也沒什麼不可以,然而這部分我沒興趣、沒心力,而有本事如此評斷電影到質量兼具的,全台灣恐怕不會超過廿個,甚至美國很多所謂的影評也辦不到,如此,我們何必假裝這樣的評論很必要?

更何況,是不是影評,到底哪裡重要?重要的是,電影看得有趣,文章寫得有樂趣,如此而已。

耍賴牌:嘴巴那麼行,有本事自己去拍一部!

在大學都快成為義務教育的現在,這種言論還能出現在網路上--我假定我碰到的大部分是大學生--我真的覺得是台灣的恥辱!問題是,這種幼稚到極點的說辭,我幾乎每個月都會看到,這真的很不可思議!

照這種人的邏輯,大概做過主廚才能批評餐廳,打過大聯盟才能批評棒球,當過市長才能批評時政,上過戰場才能論斷軍事戰術,以此類推。這種人言論之蠢、腦袋之笨,還真的到了連對罵都令人慵懶無力的地步。

寫到這裡,已經完全違背了我的初衷,我原本以為可以寫一篇又歡樂又爽的糞青文,然而真的開始寫才發現,笨蛋能激發出來的東西,還真的只是如此而已,嘖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sean 的頭像
woosean

天空,約定的城邦。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