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電影糞青歡樂文還沒寫好,【詭絲】的倒是先生了出來。

我先要發個牢騷──西門,真的是二輪戲院嗎?那幾乎是一輪的票價吧!多年前來看【侏儸紀公園】時就覺得:這戲院又小又破,還跟普通戲院一般貴!沒想到多年以後光臨西門,它一樣又破又小,還多了點色情舞廳的味道!

以下開始要有劇情了:整體而言,我不喜歡本片。

它或許有潛力成為巨片,但它真的不是;比起來,蘇照彬在【雙瞳】的表現好得多,雖然上映版剪掉很多──我一直沒有福分看到真正的完整版(註一)──角色鮮明、故事完整,雖然結局有點遜色,但大體而言頗為出色。

反觀【詭絲】,出發點很有趣,可是缺乏足夠的描寫,架構遠大於【雙瞳】卻沒有等同的描寫規模,反而弄巧成拙、粗糙加倍、零落至極。

以全片最明顯「死之於解脫」主題例,有張震與母親、江口洋介、小鬼與母親三組人圍繞著,這安排本來是相當巧妙的──如果江口洋介不那麼早透露出如此明顯的厭世之氣,以及小鬼被殺的真相晚一點明朗化──然而,在本片的描寫下,突兀的成分遠遠超過觀眾的認同。

張震不斷地自問:母親是否怨恨自己「逼迫」其苟活?而他尋找答案或解方的途徑,竟然是參加擺明掛羊頭賣狗肉的反重力研究小組──我到現在都搞不懂江口洋介怎麼向他上司解釋這研究跟反重力有關係,知道的請跟我說一下──更加地遠離了母親,我不懂,他想從這研究中得到什麼?

難道他真心想知道鬼是否比動彈不得、褥瘡狂生的半植物人來得快活?不會吧?

江口洋介的厭世心情姑且不論,我們可以追問的是,他想要的是解脫,還是永生?就電影的脈絡來看,他追求的其實是後者,然而他不往生化醫療或複製科技的方向前進,卻選擇研究「持續為鬼的正確方式」,難道只有我覺得這之間的關係太跳躍?

小鬼之死與母親間的前因後果,算是本主題中最「合理」的一組人馬,然而描寫細節的粗糙削弱了其合理性:其一,母親在眾目睽睽之下行殺人未遂之實,安排到自家房間不是挺好?其二,母親幫助愛子了斷的手段,竟然是面對面將其掐死,難道真的得親手殺過人,才能體會「當面掐死自己的兒子」的痛苦與可怕?

正常一點的做法,應該是服毒或鎖在車內熙廢氣吧?至少痛苦少一些,母親也不用飽受「親手」殺子之苦。

除了解脫之題的描繪不力,本片的其他小處也佈滿了零落之氣。

徐熙媛異樣的偏執與半途坐亂的免洗行為,讓本片的質感大落(註二);林嘉欣與張震的「無聲溝通」頗有深意,然而欠缺必要的暗示或描繪,最後連想像的方向都沒有;陳柏霖與張鈞甯的角色就甭說了,由其是陳,簡直是在演【藍色大門】,還超大碗牛肉麵勒。

不過這不能怪他,一切都得回歸到劇本之上,而本片最令我無法忍受之處,大概就是將主題拉扯到「愛恨」的敘述上,前面提到江口洋介的行徑很跳躍,而「愛恨」在片中更可謂跳躍中的跳躍。

「鬼是基於恨意才能持續存在」的論點到底從何推導出,我還真的看不出來,江口洋介自己滿肚子恨意倒是真的,然而恨人超過七百次與「恨意能量充足」之間的曖昧關係也很離奇,這人真的是科學家嗎?怎麼跟社會新聞上為了奇怪理由自殺的高中生沒啥差別?

連番襲來的粗糙零落大小衝擊,我已經徹底無心投入劇情,倒是頗有閒情逸致地對著銀幕挑著毛病。

話說張震在捷運旁出了嚴重的車禍,竟然還能不被攔阻地走下捷運,更神奇的車內一陣槍戰之後,捷運竟然若無其事地行經小南門站,這難道是暗諷我國警政單位與捷運當局的無能,無能到捷運車廂發生槍擊刑案都視若無睹?

在有愛不死的遺憾後,本片依舊將愛視為唯一的答案,實在非常令人感嘆,如果電影要賣座不見得要花大錢來拍,那好的故事又為何一定要如此強調有愛?

註一:完整版不同於市面上的超限制級版,印象中只有參加導演的校園座談才能觀賞,如果有人知道去哪可以看到,請跟我說。

註二:剪片應該是罪魁禍首之一,印象中她與江口洋介有激情戲,然而戲院裡卻完全看不到。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