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起曾經和朋友在捷運上討論男女生自慰的往事。

討論的內容不是重點。重點是,討論到了某處,朋友突然提醒我:在公共場合不要討論得那麼大聲啦!我四處張望一下,也許是心理作用吧,確實有異樣的眼光從角落射過來。

我真的很想轉過頭去問她—記得是個女人—說,幹嘛?妳不自慰的嗎?

事情已經過了三年。朋友到美國留學得並不順利,我也經歷了一些深淺不一但完全失敗的情感,然後今天我跟文化局保守的阿姨們討論到現代年輕人性觀念的時候,突然想到這件事。

這真是個開放又封閉的世界啊。研究生可以同時上四個自己的同學然後被大眾崇拜、可是在捷運上討論自慰會被白眼的世界。

仔細想想,會討論這種話題的朋友真的很少。大家都滿口介紹男朋友、女朋友、聯誼、應酬,可是沒什麼人願意公開地討論這些切身相關的議題,討論陰莖害怕尺寸太小,討論性技巧害怕透露自己的不濟,討論自慰則害羞可恥…

就這點來看,我們的性教育,除了全面失敗之外,真的沒什麼好講的。

太多事情只能做不能說,所以才養得起一堆在銀幕上胡說八道的節目,既怕事又有偷窺慾的眾人共同進行著想像中的意淫,卻又對著他人健康而自然的言論投以厭惡的白眼,這實在是令人做噁又無奈的精神分裂。

所以,我終究還是盡量不要在公眾場合大聲地討論高潮與自慰,即使這是多麼健康與自然的話題。情慾解放?好像是真的。好像是假的。大家一樣封閉、一樣愛偷窺,倒是絕對確定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