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想像裡,任何獨立的人,都能有政黨傾向,但不應該跟政黨站得太近,不該讓自己成為特定陣營的背書者或代言人,更不該替任何政客而戰,如此,才不至於養成選擇性的姑息主義。以上是對公民或評論者而言,想直接涉入玩政治者,不在此列。以下這篇金恒煒的文章,有些我同意,有些我存疑,而金恒煒的顏色算是眾所皆知的,我也確實在節目中看過他批判民進黨,然而他的批判是否對民進黨產生了什麼效果?恐怕沒有,就像這幾年沒有任何民進黨的支持者有辦法攔阻民進黨的墮落,以上事實,無論當權的國民黨如何地貪婪、腐臭而破爛,也不會因此改變。

誅殺扁家奧步一OO種/金恒煒

二OO八年八月廿六日

無論原因是不是如前總統陳水扁所說「竊國者誅」,中國國民黨已舖下漫天漫地的羅網要置陳水扁一家於死地。民進黨所做的民調,司法單位偵辦陳水扁海外帳戶案,認為不公正處理的高達四成六,泛藍中也有近三成八認定不公正。這就叫做「路人皆知」。

用不正當手法把瑞士聯邦司法部的「極機密」文件透露給《壹週刊》與不分區立委洪秀柱,開啟打扁「奧步」的先聲;利用媒體的「新聞自由」與立委的「免責權」進行鬥爭與迫害。誅扁的第一奧步,已見出馬政府陰毒而不法的用心。

眉批:這部分,有證據嗎?有看到的,幫忙提供一下。

第二個奧步就是「定調」。把前第一家庭的海外「匯款」貼上「洗錢」的標籤。瑞士並沒有判定「洗錢」,如果九月二十七日之前無法「證實」非法,瑞士聯邦司法部回復存戶所有權益。再依我國法律,〈洗錢防制法〉明文規定「重大犯罪所得財物或財產上利益者」才叫「洗錢」。檢調單位有取得任何非法「證據」嗎?無有。

眉批:這點倒是真的。在各個資訊尚未釐清的前提下,藍營已經將洗錢與貪污的結論提出來了,未審先判。不過,我也說過了,這種事,不分藍綠,只要是人,都會這樣的。藍營現在的問題是,連司法官員都把偏頗寫在臉上,這點就比較噁心了。

第三個奧步就是「先定罪再找證據」。閣揆親上火線,呼籲和本案有關的企業家出任扁案「污點證人」,甚至懸賞一千萬元。特偵組要傳喚「名嘴」及政治人物以證人身分陳述所知事實,當辦案參考。天呀!民主國家有這樣辦案的?台灣倒回到兩蔣「黨國」的白色恐怖時代去了。

眉批:說真的,這與白色恐怖還是有段距離,真的要搞白色恐怖,陳水扁是撐不到今天的,直接抓去關、罪名隨便寫就好了,這就是國民黨之前在搞的事情。諷刺的是,陳水扁八年執政,不斷有人在網路上提到所謂的綠色恐怖,會說出這種蠢話的人,真的應該閉上狗嘴、回去多唸一些歷史,仔細了解一下何謂真正的白色恐怖。

第四個奧步,就是政治黑手赤裸裸介入。行政院長可以指示法務部長領軍成立跨部會專案小組辦扁案,這不是政治指揮司法是什麼?法務部長王清峰親上電視,不只違反「無罪推論」原則,甚而對單一個案指手劃腳。劉內閣宛如「滅扁」內閣,台灣倒退到警總風聲鶴唳的時代。

眉批:這真的沒什麼好奇怪的,特別是王部長,連真調會這種鬼組織都領導過了,還能期待什麼?話說回來,真調會什麼鬼也沒調查出來,相關成員也不過如此嘛!

第五個奧步,用瓜蔓抄式的炮製「集體」「洗錢」的印象。扁家所有的成員幾乎都限制出境,檢調淪為「東廠」了,連林文淵、邱義仁、黃芳彥等全部株連在內。無視民主法治國家保障的基本人權。

眉批:積極點來看,民進黨應該把國民黨已知的、可疑的、未知的相關情節準備好,創造一個好故事,等待適當的時機一舉出擊。話說,這些事,幾年前就該做了。

第六個奧步是把什麼「台開」啦、「金改」啦、「巴紐」啦,有的沒的全勾連在一起。致使銀行信用破產,金融股應聲倒地;為了「打扁」,賠上銀行業與股民血汗錢也在所不惜。事實是,金管會調查四大金改,結論是「行政程序完備,沒有任何瑕疵」。可見奧步到荒唐。

眉批:巴紐案!真的徹底忘記了這個案子,政壇真的像時尚,沒有記憶!不過,要查清巴紐案,應該比陳水扁的海外帳戶,來得容易吧?不是都要解密了?

第七個奧步就是製造支持者眾叛親離的效果。即以八月二十三日《聯合中國》兩報的文題為例,「阿扁困獸猶鬥」、「佛地魔復活了」,兩小報已成「打扁救馬」的「戰報」。

眉批:當初看到佛地魔,我也是忍不住笑了,陳水扁這種程度就是佛地魔,那國民黨堪稱整個地域了吧!

第八個奧步,就是分化民進黨,阻斷扁的奧援。民進黨內因此不只一次要「延緩」或「停止」八三O遊行,就是不使八三O成為「擁扁」示威。《中國》更明目張膽,特闢了〈沒有阿扁的民進黨〉「系列」專欄,天可憐見,只有三篇,無疾而終。

眉批:就算沒有殺出陳水扁,八三O也玩不起來,人不夠多?丟臉而已,還會被藍營拿來說嘴;人很多?那敢情好,可是站在綠營來說,有用嗎?縣市長選舉還很遠,綠營本身又一堆弱點,藍營目前雖然爛事很多,卻缺乏關鍵性的、足以打動人心的、讓藍營崩盤的事件,如此,為何要浪費關鍵的資源、急著進行八三O?不懂。

第九個奧步就是對付珍扁的子媳。《中國》刊出,「人物側寫」的標題是「陳致中羞澀男孩怎不見了」,深文周納於此可見。更可恥的是,維吉尼亞大學受到「某單位」不實「情資」的影響,硬生生不讓陳致中入學。世界上有什麼民主國家竟然使用「外交」手法扼殺國民的受教權?

眉批:維吉尼亞大學拒絕陳制中事件的始末,有機會應該要整理一下。我並不怎麼同情陳致中,但感覺上,他真的承受了太多沒道理的謾罵。

隨手拈來「馬統」的奧步已怵目驚心,隨著事件發展源源不絕而且推陳出新;讀者諸君可以自寫續篇。

作者金恒煒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