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好多人,都想著出軌這件事。

浩哲和女友交往了五年,三兩天都在鬧分手、卻永遠拆不開;小珊的男友,總忙著照顧前女友們,一點都不了解她,卻很得她父母的歡心,早被內定為未來的女婿;寧姿的男友有個結縭十年的妻子,卻不打算離婚,她習慣了第三者的位置,卻開始有了正式女友的束縛感。

他們,都想著出軌這件事。

如果火車有生命的話,出軌就是它唯一不用遵守規則的時候,乘客的災難,對火車來說是一生僅有的解放時刻,即使車殼、玻璃窗與乘客都將撞得粉碎,火車卻難得有如此奔馳的感動,如果它懂得感動的話。

大家都會有奔馳的渴望,在恰當的時刻來臨之後。

浩哲有個欽慕自己的學妹,一週後就要北上來找他;小珊最近和四個仰慕者接觸頻繁,然而什麼事都還沒發生;寧姿剛回應了一個學長的告白,她懷著對男友的愧疚,即便自己才是首先被欺騙的人。

大家都想要出軌,但大家都害怕出軌。

出軌意味著背叛,即使承諾的意義已經如褪色的瓷磚圖案般地空洞;出軌意味著犯罪,即使定義出軌之罪的人,本身未必沒有出軌的經驗;出軌意味著隱藏、不為人所認同,雖然每個人都隱藏著污穢的難堪的意念,在心的深處。

於是浩哲拒絕了學妹的約會,即使他對女友的感情越來越淡泊;小珊每個禮拜都和仰慕者吃飯應酬,然而在可見的未來,她不會接受任何人的情感;寧姿想要離開她的男友,然而她的身體甚至心都難以擺脫對她的忠誠。

於是承諾成了桎梏,忠誠化作了牢籠,道德形構了枷鎖。他們都被困住了,而困住他們的,並不是愛情本身。

他們都需要一次熱烈的出軌;他們都想要一次熱烈的出軌;然而,他們都不懂得怎麼出軌。

也許,出軌也是愛情裡的必備技能,一個重要性不下於忠誠的必備技能。至少,浩哲、小珊與寧姿都需要著出軌,做為重新開始的起點。

背叛不見得是錯誤的。出軌不見得是可鄙的。也因此大家才會都想要出軌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