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有人說,這是更性感的【魔鬼大帝:真實謊言】,我真是哭笑不得。

當然,硬要把阿諾與布萊德彼特、潔美李寇蒂斯與安琪莉娜裘麗送做堆進行不甚公平的比較,自然要得到這種壓倒性的結論,問題是小布壓根兒不會想跟阿諾相比吧!人家已經是州長阿伯了呢。

雖然笑點都很多,【魔】的喜劇性格卻遠高於【史密斯任務】,無論在緊湊密集的打鬥中、或夫婦相欺的對局中,諷刺與揶揄都是戲劇處理的中心;相對地,【史】在成堆笑料背後,有著更接近【當哈利遇見莎莉】或【情定巴黎】式的文藝基調。

回過頭來看【魔】,此片可是卡麥隆繼【魔鬼終結者二】後再創高峰的代表作,有著向「鐵金剛」○○七致敬的場面,卻造就了龐德系列的三流導演們不可能企及的刺激感與緊迫度,甚至在十年後的今天,同類電影中也少有超越其成就的例子。

【史密斯任務】也不例外,僅擁有【神鬼認證】經歷的道格萊門怎麼可能是卡麥隆的對手?

然而,以上的比較乃出於諜報動作的基礎,而本片更接近的是殺手文藝喜劇,動作場面無疑是串場用的元素,就像【另類殺手】著重的是殺手的自我認同與中年危機,本片的焦點,則在於婚姻與愛情的瑣碎堆砌。

編劇Simon Kinberg的低劣前作【限制級戰警二】不是兩三句可罵畢的,不過本片中他很努力地將煩瑣又競合的婚姻生活與殺手間的爾虞我詐連結在一起。以心理諮商為開場是常見的類型表現法,反映了美國常見的生活形態,並緊接著祭出了一連串對應於婚姻情愛的情節元素:

異地的邂逅、常態性的欺瞞、男女的性格差異…本片乃由殺手語言所編織而成的家庭情境劇;出門時的競相超車、有關窗簾擺設的短暫交鋒、思索應敵之道的各持己見、飛車追逐之際的口舌相爭、截囚與逼供時的互相牽拖—其中甚至以珍搞錯方位來暗批女性較弱的空間方向感—以致於最終的決鬥都安排在類似宜家的家用品賣場,分明是家庭生活與廝殺戰場的直接譬喻,就像槍戰與格鬥等同於婚姻互動中的尋常衝突一般。

連約翰與珍所屬的殺手集團,都硬生生地被切割為男/女為主的組織,藉以烘托兩性的對立差異,足見本片於結構上的雕琢設計,確實是好萊塢電影中少有的用力至極。

問題是,在去除主角的明星光環後,本片實在不怎麼高水準,彼特與裘麗都是有才能的演員,卻未有足以詮釋日常生活的平實細密所需的內斂技巧,而道格萊門的鏡頭語言也難以達到盧貝松在【終極追殺令】中所展現的動人共鳴感。

一言以蔽之,本片是部不上不下的電影,不用期望在此得到男女感情的創新演繹,它能夠比較的對象也只限於題材相仿的【魔鬼大帝】—跟【魔】比文藝,還真心酸;而回歸到純粹商業偶像的層面來看,本片也難達痛快過癮的程度,裘麗的野性美被壓縮了,彼特賣弄極其尋常的帥勁,多少的光芒無聲地被省略掉了—如果你跟我一樣不是迷哥迷姊,相信你會懂得我的感受。

而若說本片的動作場面不重要,絕對是自欺欺人—這可是好萊塢的暑期強檔,動作當然是沒話說地重要!稍微看一下,打鬥、槍戰、爆破、追逐一樣不缺,卻難有一項堪稱一絕,暫且忽略男女主角不甚高明的拳腳相向,爆破的安排純粹是菜鳥的無味水平,飛車場面是【終極警探三】的複製版本,而最終的高潮戲—如果真有高潮的話—頂多是場辦家家酒,幽默有餘、魄力不足,連旋轉雙槍都是半吊子的港式風格,這方面恐怕麥可貝都用心得多。

倘若你能接受如此水平的動作,我只能說,你絕對不是什麼動作片迷。單從本片的敘事要將史氏夫婦視為「頂尖」殺手,還真的需要異樣過剩的想像力;至於原先敵對的殺手集團用以設計他倆的陰謀?我笑了,彆腳程度絕對不下於【超速快感】中的低能俄國佬,真想除掉他們,有一萬種更輕鬆自在的方法,大費周章的理由何在?這編劇,還真不改好萊塢的反智本性。

然而,公道話還是得說:整體而言,本片並不算差,就算不考慮明星的因素—這畢竟不是我看本片的動機—本片也比【限制級戰警二】好得多。厚道地說,我願意對本片投以些許的敬意,至少它嘗試對文藝喜劇與諜報動作進行融合—肯定有其他導演更精於此道,但作為道格萊門的第二部大片,算是勉強及格了。

所以呢,若你不是彼特或裘麗迷,我並不推薦你看本片、但也不至於反對,畢竟它雖然不夠喜劇、不夠文藝、不夠性感、也不夠動作,但至少沾染了頗為多元的素材,男女主角的對手戲也有基本的質感—雖然我真的一點兒都不感動—只要別抱太多餘的期盼,你將看到一部巨星雲集的小品電影,即使刺激不足、也還算消暑有餘。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