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灣戰爭時,馬可少校率領的小隊在科威特沙漠中遭受伏擊,亂鬥中馬可遭擊昏,幸虧小隊成員雷蒙蕭中士隻手殲滅了大半敵軍,帶領著剩下的弟兄殺出重圍;雷蒙蕭英勇的行為使他獲頒國會榮譽勳章,馬可則繼續過著平順的軍旅生活。

多年後,出身政治世家的雷蒙蕭以戰爭英雄的姿態活躍於政壇,並且成為熱門的副總統候選人;馬可則承受著鎮日的失眠與詭奇的惡夢。一日,昔日同袍的出現讓他得知:他不是唯一備受惡夢困擾的人;深入探訪之後,他赫然發現一切的回憶都是人為操弄的騙局,而藏匿在真相背後的,是跨國軍火集團、催眠、政治操縱所交織起的邪惡陰謀…

本片改編自一九六二年的同名經典老片,舊作以韓戰為背景,新作則將現實搬到了九零年代的波斯灣戰爭,並匯聚了丹佐華盛頓、梅莉史翠普、強沃特、李佛薛伯,加上【沈默的羔羊】導演強納森戴米,陣容強大,所以雖然在近日聲勢不大,依舊被我視為不可不看的強片。

我沒有看過舊作,雖然有人直指本片相較於舊作跡近毫無創新,但我相信這點乃見仁見智,應該不至於非得對兩片進行交叉比較;然而,單以這部電影的表現來看,恐怕進步的空間依舊頗大。關於記憶操弄或重塑的電影多如牛毛,優秀者如【魔鬼總動員】、【記憶拼圖】,浮濫者如【記憶裂痕】、【靈異拼圖】,要在這一狗票同類主題電影中脫穎而出,勢必要在劇情與手法上力求精進;參考了舊時經典的【戰略迷魂】在劇情上已具基本水準,然而手法與述說結構上卻頗為平凡,電影前半甚至焦點模糊、節奏散漫,十分令人惋惜。

不過,縱使敘事手法較無驚人之處,本片還是可靠主要陣容的演技表現撐了起來;令人意外的是,奧斯卡影帝丹佐華盛頓並未在片中有令人印象的發揮,馬可少校的主要特色包括失神、惡夢纏身、人際反應遲鈍,丹佐固然恰如其分地進行了詮釋,然而就可看性而言哪比得上更極端的自閉症表現呢?倒是梅莉史翠普飾演的艾蓮諾蕭,野心勃勃、足智多謀、掌控欲強,對愛子的感情又充滿曖昧,雖然戲份不多,卻十分搶戲,可說是本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李佛薛柏飾演的雷蒙蕭拘謹嚴肅、個性內斂,頗有說服力地表現了亟欲脫離母親掌控、卻終究被鉗制在母親意志之下的悲劇角色,雷蒙蕭在最終設計的狙擊案中,屢次以失敗的走位保護新任總統,並且犧牲自己的肉身來阻礙滿州集團的陰謀操弄,壯烈所致令人動容,李佛薛柏最後對丹佐華盛頓的狙擊鏡慘淡的微笑,是全片中最令人悲哀的表情,然而也是勇者面對自身良知與責任的卓越表現,他是個傀儡,但他以生命闡明了自己的尊嚴與良知、以犧牲展現了身為人的最終自由意志。

片尾,丹佐華盛頓重遊過去慘絕人寰的催眠實驗基地,將雷蒙蕭的榮譽勳章與弟兄們的合照置於海水中,同袍情誼的笑容隨著海水飄渺地晃動,一切的回憶隨著惡夢的結束逐漸凝結、聚焦與扭轉;人生或許如夢,而在死前赫然發現自己確實曾經沈睡,是多麼地殘酷?但是,人終究不能僅為記憶而活,當下的行動才是自我意義塑造的關鍵,雷蒙蕭的人生隨著他的犧牲而結束,然而他死前的做為成功地對自己被宰制、蒙蔽的生命進行了反撲,他在臨終的一刻終於以生命換取了做為自由人的真正權利。

「我只知道要逃往海邊,好像碰到海水,我就能帶著弟兄離開那個地方。」馬可面對著海喃喃地說,他是小隊中唯一清醒地倖存者,雷蒙蕭帶著自由意志走向黃泉,他則必須承載著真相的惡夢勇敢地活下去;這是一部政治陰謀論的電影,然而也是生命、自由意志與存在意義的電影;也許,我們不該把眼光放在滿州集團如何地宰制著美國政權、虐待殘殺著美國士兵,而該多咀嚼雷蒙蕭、班馬可這些螞蟻與螺絲釘如何與集團機器抗衡、如何用生命去反抗,我們何其有幸自由地活著,然而是否在某個時刻,我們也會被迫面對生命的惡夢呢?

願大家都有以生命展現自由意志的勇氣。

附註:電影中將邪惡的企業組織取名為滿州集團(Manchurian)實際上是有意義的,電影原名The Manchurian Candidate意指滿州集團的候選人,然而Manchurian Candidate的本意正是「經過特定組織洗腦後一味服從其命令之人」。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