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或許不是東尼史考特近年來的最佳作品,但絕對是近期最值得一看的動作電影。

中文片名有著確實的誤導作用。這部電影壓根兒就和救援沒有關係;這裡談的是罪惡,是贖罪,是復仇,還有友誼。從頭到尾只有結尾有那麼點救援的味道,但那不是重點,真正被強調的,是犧牲、死與存活的價值、以及愛情。

對期待快節奏與動作連場的觀眾而言,這部電影的前半似乎顯得過分冗長,這樣的批評並不是空穴來風;東尼史考特是個擅長說故事的導演,在明快的節奏中鮮少犧牲角色的塑造與背景的交代,【赤色風暴】、【全民公敵】和【間諜遊戲】都達成了如是的高水準表現,然而【火線救援】卻像是風格迥異的兩部作品硬生生兜在一起的結果。

當然,只要稍微耐著性子—不需要用到多大的力氣,真的—你就會發現,電影的前、後段是互相呼應、互為因果,且值得玩味的;丹佐與早熟的達珂塔都是感情戲的箇中好手,光是看著她抱著心愛的泰迪熊,或是他鞭策她克服信號槍的恐懼,對我而言就是十足的賞心悅目。「他像隻熊,一隻難過的大熊;克里西熊。」溫暖的絨毛熊之於滿懷殺戮與罪惡的克里西,有如重生的加冕一般,照亮了克里西毫無希望的生命—當他知道時,已經太遲了,至少在當下看起來是如此的。

這段看似遲緩卻細膩的文戲,實際上醞釀著克里西爾後狂風暴雨般的血腥復仇,並鼓舞著觀眾響應著克里西的以暴制暴;當克里西炸掉夜總會時,瘋狂的群眾發出莫名的歡呼,那歡呼其實也發自電影觀眾的心聲,殘害小女孩的兇手們被賦予千百倍的殘酷凌虐,就是這個勁兒!再來一刀!至少我心裡是這樣吶喊著的;然而,除了嗜血慾望的滿足之外,我們依舊能感受到克里西的掙扎與悲傷,察覺他冷酷表情背後的情緒抽動,而不是阿諾史瓦辛格殺人機器般的屠殺。

影片的下半段,就是這樣漫長的復仇與緝兇過程。「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而要以善勝惡。」這種話在動作片裡頭永遠是小配角無效的提示,因為即使在現實世界,以暴制暴都可能是正義實現的必然手段;克里西亦有屬於自己的虔誠,雖然聖經無法讓他平靜,雖然偶然才能將他從尋死的絕望中解救出來;而他終於盼到的曙光琵塔在頃刻間被明的暗的邪惡集團所剝奪,於是他必然地重新墮落,憑藉高超的殺人技藝完成他的「代表作」—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覺得克里思多夫華肯是天生的喜劇家?能夠同時飾演邪惡墮落天使、無頭騎士、寶氣捕鼠專家的人,好萊塢真的沒有幾個啊。

克里西的虔誠預示著最後必須面對的審判、殺人者必然要付出血腥的代價;他隻身赴死以換取琵塔,看似沒有道理,實則有跡可循;在他得知琵塔存活的消息後,他的角色從算計玩命的復仇者,退回初始的守護者,且更進一步地成為守護親人不惜犧牲的父親角色;在那電光石火之間,他只在意琵塔的安全,只盼望她能完整地歸來,不求退路、也不望生還,更期望卸下背負在身上的罪惡枷鎖,「上帝永遠不會原諒我們所做的,」電影一開始就揭示了,這是一部贖罪的電影,解救琵塔不足以洗滌克里西的血污與悔恨,卻能讓他在死前獲得祝福與安慰;於是,他拖著蹣跚的步伐,進入「聲音」的車內走向死亡;復仇結束了,在溫暖的重逢中。

而雖然沒有被強調,琵塔對克里西的感情暗示著早熟女孩的愛情願望,「我愛你,克里西熊,我多麼希望你也愛我。」;這部片有如強化復仇元素的【終極追殺令】,同樣生活在虛無與罪惡中的殺手,同樣在殺手身上找到溫暖與情愛的女孩,也同樣地以死做為女孩與自己的新生與就贖;片尾瑪蒂達在樹下替里昂的植物落腳尋根,琵塔則將回家抱著永遠有了新名字的泰迪熊;不能有更美好的結局嗎?我也希望有啊,只是悲劇永遠比較美,我寧可這部片不要免俗。

誠然,這部片有很多不完美之處;前段的感情戲如果能穿插更多的墨西哥治安現況或綁票案的醞釀,應該能夠將整片的步調統整齊一(【全民公敵】是很好的示範);克里西背負的罪惡包袱與最終赴死的必然性應有更多的描寫以增加說服力;琵塔父親的死顯得過分草率;墨西哥調查局如同【間諜遊戲】中的中情局一般無能地令人難以置信;克里西在大街上動用私刑的過程顯得太過輕易;然而,瑕不掩瑜,這部電影在血腥暴力與細膩情緒的掌握上都極為出色,多種鏡頭的交互應用與跳動字幕的浮現讓這部電影比東尼的其他作品更像MV,而且是成熟的、有條不紊的、動靜鏡頭兼具的影像百匯。喜愛動作片與文藝片的觀眾,都能在這片得到滿足,即使在美國已有影音商品,這部電影依舊值得在大銀幕前欣賞。

而我不禁做如是想:如果【神鬼認證】的導演是東尼史考特該有多好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