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重視美感的單親媽媽,文敏深信兒女的外表是她的責任,她不斷地灌輸兒女美麗與整齊的價值,若兒女不理解、不服從,無所謂,她會以毆打傳達深切的母愛,直到他們服從為止。讀國中的兒子腹部長出贅肉,她拿著籐條打他的側腹,逼他跑步與練仰臥起坐,直到腹部再度平坦為止。讀高中的女兒大腿很粗,於是她逼女兒下課後去游泳,回家後丟進房間裡抬腿,直到雙腿的肥肉消去為止。當兒女的衣服不符她的品味,她會要求他們將那衣服拿去丟掉,不丟?她會自己丟。兒女的外表是她的責任,她希望兒女在其他人眼中既健美又有品味。文敏是不是個好媽媽?如果你覺得是,我覺得你應有某種程度的精神疾病。

但是,把文敏換成政府,把兒女換成國民的房子,許多正常人的想法就變了。

即使在父母的監護下,以暴力為後盾要求兒女改變外貌,也是非常令人髮指的,然而以政府為主體所進行的所謂整頓市容就是這麼一回事。做為後盾的暴力不用立刻亮出來,當官僚制訂出市容的視覺準則,或政府代表前來宣達市容整頓的計畫時,他們通常不會帶著配有槍枝的警官,暴力的呈現,在於你不想服從的時候,當你不想因為城市的美觀搬家,當你希望依自己而非政客的喜好來裝飾你的家時,以整頓市容為由、號稱有民意支撐的政府會要求你服從、叫你繳罰款,而若你持續不服從,配有槍枝的警官遲早會出現,過去不服從的你,要嘛立刻就範,要嘛去坐牢,要嘛為了自己的理念與他們拼命,然後他們會依法擊斃你。

這,就是整頓市容背後的暴力。

很多人會覺得,不過是想讓城市美一點,有這麼嚴重嗎?會講這種話的人,顯然沒有機會為了國家的面皮失去家園,也不會因為政客的美感堅持而被掃出城市,而重點是,不管是為誰的面子,不管是希望別人改變穿著、身材還是房子的樣式,無論多麼小的要求,比方說希望他人平常面帶微笑這麼微小的要求,動用暴力逼迫他人就是不對的,許多人嫌棄台灣的市容混亂,羨慕過往的整齊或所謂先進國家的美觀,但卻忽略了這些美好之下所隱藏的暴力,更不要說所謂的美,應該是回歸到個人的品味與自由選擇,一旦美變成了基於暴力的強求,那就不再是美了,那是壓迫,是踐踏,是以集體之名抹煞個體的法西斯渴望。

而這渴望存在於每個希望政府來整頓其他人房子外觀的你的心中。

創作者介紹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