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ign_ver10

可能提及本片劇情與結局,一句總結:劇情荒謬而反映現實、娛樂效果尚可。

故事很簡單,Will Ferrell是該選區的常勝國會議員、原可輕鬆連任,

然而,某大財團預計在該區引進中國的廉價勞動力、需要可充當傀儡的國會議員,

於是大財團出資扶植毫無政治經驗、敦厚老實又傻氣的Zach Galifianakis,

在助選團隊的巧妙包裝下,Galifianakis成功地轉變成清新又有魅力的政治新秀,

並與Ferrell展開了一連串荒唐的做秀與惡鬥競賽,

經過一番廝殺與沉澱後,Ferrell與Galifianakis紛紛找回理想、所謂政治的初衷,

他們決定依良心做事、為選民謀福利、並重懲了貪婪的大財團。

故事就是這麼典型、典型到有點無聊的地步,

貪婪的大財團、骯髒的選舉、政客回歸良心替選民服務,故事結束,

可怕的就是這裡--絕大多數人的感想也會結束在「期許更多政客能回歸良心」,

頂多附帶「我們應該更努力監督政客」之類的,

這非常可怕,這是所謂民主社會的集體無知,伴隨著美化政客、妖魔化財團的傾向,

以至於許多顯而易見的荒謬都會被忽略。

1、政客的知識、專業與良心都不比平常人高,憑甚麼擁有大權?

片中無論是Ferrell或Galifianakis,都看不出其擁有甚麼專業技能,

前者有嚴重的情緒問題、滿口謊言、私生活不檢點,後者則豪無主見、畏縮懦弱,

而且兩人都沒有可能解決人權或經濟問題的知識、技能或創見,

憑甚麼要把大權交給他們、讓他們制定規則、決定整個選區的人應該如何過日子?

而政客既沒專業、又道德這點,這可不是電影胡謅,這是整個地球的現實,

企業界裡渺小的辦公室網管都需要專業,

舉手投足都足以震撼整個社會的國會議員與其他政客卻各個無知又脫離現實,

大家還理所當然地讓其握有大權,這不是很滑稽嗎?

2、所謂的人民,是懂得選賢與能的負責個體、還是無知又愚蠢的廢物?

這問題看似明顯--人民當然是懂得選賢與能的負責個體,

所以人民可以投票選議員、選總統,還可以自己出來參選、直接投入政治!

那敢情好,所以如此有能力而負責的個體,為什麼在這麼多的地方都得靠政客做決定?

小孩應該念怎樣的學校、醫療保單應該長甚麼樣子、勞動契約應該有甚麼內容,

哪些商品可以進口、哪些不能,哪些性行為可以進行、哪些不能,

你生活裡的絕大部分都被政客干預過了--而且多半是造成損害而非善果的干預,

如果你、或者大多數人是懂得選賢與能的負責個體,

為什麼需要政客來干預你的生活?特別是證據顯示他們的干預並未帶來甚麼好處?

反之,如果你、或者大多數人是無知又愚蠢的廢物,

所以你不知道你的孩子應該在幾歲的時候進入學校、應該念幾年,

所以你不知道應該看怎樣的醫生、選怎樣的保單、甚麼時候應該繫上安全帶,

所以你不知道該選擇美國牛還是台灣牛,

所以你不知道怎樣在生活中的各種大小事進行選擇--也就是無知又愚蠢的廢物,

這樣的你,到底憑甚麼了解政府善變的政策、投出神聖的一票、還長期監督政府的做為?

有趣的是,本片中的所謂群眾,確實被描繪成接近白癡的廢物,

其完全隨競選團隊的操弄起舞,

今天說Galifianakis是改革家、明天說Ferrell是社會鬥士--結果選民通通買單!

看來非常可笑,但這確實符合許多政府管制派的群眾想像,

政治管制派總覺得,除了我以外的大多數人是白癡的、無能的、沒本事替自己抉擇的,

而且很容易被貪婪的大企業欺騙、剝削與賤踏,所以需要政客來保護大家,

那敢情好--這麼白癡的群眾,憑什麼能監督政客、選擇政客、進而不被政客欺騙?

3、政客喜歡幫助財團,本來就是理所當然!

在台灣或在任何地方,許多人如果認識政客,多少都會找他們幫忙,

所謂的「選民服務」說穿了就是「關說」的美化說法--誰都想透過政治特權獲得好處,

許多人在罵財團汙染政治,但透過政客來獲利這件事、個別選民也會幹,

而憑甚麼政客要幫A選民、不幫B選民?憑甚麼A選民的事情應該排在B選民前面?

說到底,還是政治利益的算計,跟心地好壞無關,

只要你對政治沒有迷信般的幻想、你就該知道政客並不比常人高級、也是自私的,

所以比個別選民有錢、有資源、能為政客創造更多政治利益的財團,

不是理所當然地會從政客手上得到最多的幫助?

有錢、有資源的人本來就容易獲得幫助、佔到便宜,這件事你國中的時候就該注意到了,

只要你的腦袋有在正常運轉,

你應該早就發現公正不阿的個體與組織不存在,

個體與組織會依其偏好選擇與對其有利的個體與組織結盟--所謂的偏袒因而產生,

不說別的,你或你父母也是這樣過日子的,

所以你對政治到底該有甚麼期許?

期許未來的政客由外星人或天神擔任、公正不阿、道德與知識都超過人類,

還是期許政客的權力被縮限與消滅、以防財團透過政客干預你的生活?

高低優劣,應該非常明顯。

4、尋求廉價勞力的企業,比政客更能創造福祉!

不管是本片,還是目前的社會氛圍,「企業引進外國廉價勞力」這件事都被視為邪惡的,

正確來說,「企業尋求廉價勞動力」這件事本身就被視為邪惡的,

根據某種濫情的民族主義,企業應該要負社會責任、照顧本土勞工、促進地方繁榮,

這種廉價又欠缺邏輯的語言掩蓋的事實是,所謂勞資關係,應該是基於自由選擇的互動,

資方提出的薪資與職務內容還算合理,所以勞方願意為其效命,

勞方要求的薪水與其條件頗為相稱,所以資方願意聘用他,

這磋商的過程可能順利、可能不順利,所有自由選擇的互動都是如此,

重點是「誰都不該逼誰就範」,

你沒本事娶到奶大腿長的正妹,不該由政府來要求正妹配合你,

你無法以低於1萬元的價格買到等同於MacBook Air,不該由政府要求3C廠商配合你,

所有基於自由選擇的互動,都是如此,勞資關係沒道理成為特例,

回到尋求廉價勞工的企業,

許多人聲稱這樣傷到本土勞工的利益、沒有盡社會責任,

就算忽略以上「自由選擇」的部分,如此主張者忘記了自己每天都受益於廉價勞力,

以台灣來講,大家買的衣服、食品、文具、3C用品、家電或幾乎所有東西,

全都受益於中國、東南亞以及所有勞力成本低於台灣的廉價勞力,

經由這些廉價勞力,大家享受著自己的祖先連做夢都不知道怎麼去夢的生活水準,

更有甚者,所謂的「台灣經濟奇蹟」怎麼來的?

絕對不是國民黨政府治國太有方而來的,

歐美企業為了尋求廉價勞力、將許多生產活動外包、才是台灣經濟奇蹟的主要原因,

歐美企業這樣做的結果,當然會讓其本土的部分勞工失業,

然而平均而言、勞工可經過技能的提升投向其他領域,

在一個健康而自由的經濟體裡,勞工不管是轉職、還是自行創業,都是相對容易的,

而不管是電影中的、或現實生活中的情境,

企業尋求廉價勞力,都是好的--正是降低成本、提升效率的過程,生活水準才會提升,

事實上,在一個講求競爭的世界裡,

企業努力創新、增加效率、降低成本,個人同樣需要努力提升本事、維持或提升產能,

每個人--不管是資方或勞方--都得為生存而努力,

而不是聲稱別人有「義務」要提供自己工作機會、物資或任何東西。

要說企業犯了甚麼錯,那會是透過政府傷害環境、剝奪私人財產、排除同行競爭,

這些惡行應該被譴責、被反對,

其根源絕非企業的貪婪--誰不貪婪?--而在於政府有大權對企業進行偏袒,

想解決這問題,絕不是要求政客介入更多--如前述,政客也是凡人、無法公正不阿,

而是削弱政客的權力、讓企業無法透過特權為所欲為,

如此,企業要做任何事--包括進行任何牽涉到私人財產的開發--都得回歸自由選擇,

想要把某個社區改成工業用地?

沒問題,想辦法說服這裡的每戶人家,開出每戶人家都忍不住點頭的價碼再說,

只要不是透過政府=暴力介入,每戶人家只要點頭、就表示他們認為搬家是比較划算的,

不像現在很容易衍生少數被強迫、或多數同意了結果發現在價格上被騙了的問題,

當代的問題向來不是太過自由,而是暴力介入讓自由意志無用武之地。

扯得很遠,再回到這部電影,可能是因為文化差異、我並不覺得好笑到絕無冷場,

不過大體上算不難看,有時間的話,看看無妨。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