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_dies_at_the_end_ver4

為何自由意志主義者反對當今的稅制?

這必須回到自由意志主義的核心原則,所謂非侵害原則Non-Aggression Principle,

這裡所謂的侵害,是指對生命或財產的奪取或破壞--無論是實際的行動、或恐嚇威脅,

有人可能會注意到,「恐嚇威脅」的具體危害將牽涉到主觀的判斷,

沒錯,威脅要殺了別人,到底是真正的恐嚇威脅、還是符合言論自由的言語遊戲?

這需要進一步的判斷,在此不做討論,這裡只講基本原則,

基本原則是,任何行動只要未牽涉到對他人生命或財產的奪取或破壞,就應該被包容,

所以,應召、吸毒、通姦或吃貓狗等很多在當下被視為犯罪的事情,

在此原則下都是被允許的--並不是要鼓吹這些事,而是不該以暴力干預行為人的選擇,

反之,真正牽涉到生命與財產的奪取或破壞的,才是犯罪,

竊盜、搶劫、傷人與殺人,就是很明顯的對生命與財產的奪取或破壞,

違背他人的意願將其綑綁、囚禁或其他控制肢體的行為也是,

甚至,未經允許就碰觸他人的身體也不被允許,

看到這,其實都還相當符合常識,那這跟當今的稅制有甚麼關係?

關係在於沒有人實際上「同意」過要繳稅給政府,這被所謂的「社會契約」給混過去了,

之所以混得過去,也是因為大多數人將政府視為特別的存在,

就像過去的人也將神權或王權組織視為特別的存在,

因為特別,所以其適用於另一套道德規範,

普通的企業若隨意更動使用者條款、並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聲稱你違規並將你囚禁,

這就叫做綁架,叫做限制自由,

然而同樣的事情由政府來做--對無辜的納稅人做--卻被大家視為理所當然,

普通的企業如果派人去把潛在競爭者抓來拷問、霸佔其其財產,

這仍叫做綁架,叫做限制自由,這叫非法侵佔,

然而同樣的事情由政府來做--對敵對政黨來做--卻被大家視為理所當然,

普通的企業如果主張你非購買其服務不可、逼你付費、若你不從就派人來把你抓去關,

這仍叫做勒索、叫做綁架、叫做限制自由,這根本是黑道收取保護費,

再次,同樣的事情由政府來做--以稅收為形式--卻被大家視為理所當然,

任何把「徵稅」與「收取服務費」混為一談的人,

顯然有意或無意地忽視了其中的「強迫」元素--這也是政府與企業最關鍵的差異,

而這個差異,幾乎決定了政府與企業在效率上的差異,

也是政府與企業在道德立足點上徹底迥異的原因,

企業可以變得腐敗,但其無法逼大多數人付費,而大多數人也相信其不該逼人付費,

而政府顯然已經腐敗,結果大多數人雖然生氣,卻從未質疑過「國民應該納稅」這前提,

這與眼見國王腐敗、卻不質疑國王這角色、只會質疑奸臣與巫女的古人沒甚麼兩樣,

只要這點不變,政府就能處在絕對的位置、擁有以暴力強迫他人就範的力量,

這,就是自由意志主義者所反對的,

當然,自由意志主義者不必然是無政府主義者--雖然邏輯上這樣是比較說得通的,

部分支持極小化政府的自由意志主義者相信,

為了讓極小化的政府運作,稅收仍是必要的,而稅收必須最小化,

這些自由意志主義者提出的構想是,在憲法中承認唯一的一種稅--營業稅,

這種稅隨著企業生產商品而產生,政府靠這些稅收運作最基本的服務,包括警察與司法,

在此以外,絕不介入其他事務--包括絕不以中央銀行介入貨幣市場,

而只收營業稅這點,讓政府長期而言不會干預市場,因為其直接結果多半是稅收的減少,

少了對貨幣市場的操控,又必須自負盈損的這種極小化政府,

勢必要比當下的各種大政府要來的行事謹慎與自律,

當然,這種自由意志主義者仍然面對一個問題--此稅收,是靠強迫的方式來徵收的嗎?

為了要完全遵守非侵害原則,其應該要回答「不是」,

然而這就產生了問題,

如果這稅收不能強迫徵收,那為什麼還需要極小化政府?或說,為何要稱之為政府?

直接走上無政府主義--或,無政府資本主義--的道路不就好了?

反之,如果這種自由意志主義者聲稱此稅收仍需要以強迫的方式來徵收,

就算暫時忽略非侵害原則,

這也會回到原始的問題--如果讓政府、無論多麼小、擁有得以強迫他人的權力,

那到底要怎麼防止其未來的擴權與濫權?

憲法?事實已經證明政府沒有在怕違憲,而違不違憲完全是可以靠解釋來突破的,

於是這又回到了當下的老調、奢望政客會擁有沒有根據的「自制」,

就這點,我本身是傾向無政府資本主義的方向,就我來說這才是邏輯一致的,

而再簡單一點來說,

民主政治常被提及的基本假設--人人平等、有能力與意願進行選擇並進行政治參與,

其實也是自由意志主義、無政府資本主義或無政府主義的基本假設,

畢竟,如果你相信大部分人是平等的、有能力與意願進行選擇並進行政治參與,

那就表示現有的行政、立法、司法等所有政府機能都有機會靠個體的互動與交易來達成,

畢竟,這些政府機能,也是由同樣的人類在執行的,

其未必比較優秀、也不見得比較有道德,不該賦與其得以強迫他人就範的絕大權力,

而當你接受了這樣的想法、相信政府不該擁有逼人就範的權力時,

反對現有的稅制,就是最單純的選擇--唯一符合邏輯的選擇。

參考:Why Do Libertarians Oppose The Current Tax System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