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lly_project_ver2

站在自由意志主義者或無政府主義者的角度,

絕大部分的政策或制度爭辯,幾乎都毫無意義--最近的教育制度爭辯也一樣,

場子裡去除一些雜音、約莫可分為兩派,

其一支持菁英教育的必要性,認為近期的教育「改革」會破壞菁英教育、降低素質,

其二反對菁英教育,認為菁英教育扭曲了資源的分配、造成社會不公,

然後兩派就開始爭辯起怎樣的制度才能讓學生適得其所、進入最適合的學校,

而這些爭辯到頭來,都是毫無意義的,

因為這兩派--以及任何支持政府介入管制教育產業的派別--都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政府介入管制教育產業=強迫人付錢支撐其不支持的教育制度,

無論你過去覺得三民主義怎樣白癡智障,

或者你現在覺得逼小孩學台語、中國史或民族藝術多麼地沒必要,

不好意思,身為賤民,你就是得繳稅、得讓政府拿稅金去搞你最心愛的子女的腦袋,

不滿意?你有言論自由,可以陳情教育部、到蘋果投書、組團抗議,

以上能達到的效果?接近於零,

沒辦法,誰叫政府不管怎樣都能逼你付錢、然後有莫大的權力可以干涉學校經營?

而不管你支不支持菁英教育,如果你真的有在動腦,你應該早就發現,

在政府的介入下,所謂菁英不但在數量上被壓抑、連菁英本身的潛力也被壓抑了,

公立學校裡一堆浪費生命的課程,

阻礙了原本能把時間全部投注在天賦或熱愛之事上的「菁英」,讓他們成為凡人,

更可笑的是,還創造出一大票自我膨脹的「菁英學校教師」,

自以為建中北一女的學生之所以優秀,是因為這些老師格外優秀、教導有方,

簡直是教師界的智障來著;

而在政府介入下,資源分配注定不公而無效率,

同樣是繳稅,身在台北市的人就是能享受到較佳的軟硬體,

身在屏東縣,管你繳了多少稅,你的小孩就是他媽的倒楣、活該念比較差的學校,

關心弱勢小孩的所謂「受教權」?

姑且不討論此權利是否真的存在,政府本來就對弱勢沒興趣,

那些號稱要拿去幫助弱勢的教育經費,最後都進了誰的口袋,拜託自己去Google,

更不要說政府喊著要幫助弱勢喊了半個世紀,結果問題依舊在,搞笑嗎?

那,既然認為的教育制度爭辯是無意義的,

那麼自由意志主義者或無政府主義者的立場,又是甚麼?

非常簡單,自由意志主義者或無政府主義者的第一步,就是承認自己不是全能的,

因為不是全能,所以不願意主宰他人的生命,

自然也不可能強迫任何人花錢支撐其反對的教育制度=現行所有的教育制度,

不管你支持的適者生存的菁英教育、還是有教無類的全民教育,

應該花錢在哪一種教育上,應該由「你」自己決定,

如果你支持菁英教育,你應該投資或送小孩去提供菁英教育的機構,

這種機構可以提供嚴格的多語教學、嚴密的科學與歷史訓練,甚至加上禮儀訓練,

總之,只要符合你的教育理念,你付錢就會付得心甘情願;

如果你支持全民教育,認為小孩只需要學最少限度的普遍性科目、然後快樂成長,

你與其他有類似想法的家長,將會投資送小孩去提供全民教育的機構,

如果學校對小孩造成了你認為不必要的壓力,

沒問題,因為你是直接付錢給學校的人,你絕對有議價能力去跟學校談,

學校不從,你也能簡單地幫小孩辦轉學;

以上還只是簡單地看菁英vs.全民,實際上這樣的分法本來就很粗略,

怎樣的教育才是最適的?以上答案本來就應該隨家庭或小孩的條件而彈性改變,

這麼多人在那邊吵義務教育應該是9年或12年,

卻沒甚麼注意到義務教育之沒效率、把原本6年就可以教完的東西搞到2倍的時間,

更不會注意到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源或興趣念那麼久的書,

為什麼不能在受過6年的語文與基本數學教育後,直接去企業當學徒?

你知道6年可以學會甚麼嗎?

以小孩的吸收力來說,學會流暢的中文、英文、日文、法文,絕對沒問題,

如果有個小孩6歲至12歲學會了5種語言跟基本數學,

然後直接進企業--任何企業--當學徒,

你認為這個人20歲的時候,會是草莓族,還是企業家?

不過,你不用想了,只要政府繼續介入管制教育市場、進而管制勞動力,

以上的事情,就是不會發生,

應該說,不會發生在市井小民的小孩身上,

對於菁英分子的孩子來說,根本沒差,他們早就自己提供更多的教育給小孩了,

哪在管教育制度呀?

是說,與其期待注定無能的政府把教育搞好,

不如自己做功課、多利用網路的免費資源,把對小孩真正有益的東西提供給他吧,

不過,真的那麼會做功課,很多人應該打從一開始就放棄生小孩才對……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