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over_part_ii_ver5.jpg

從前從前有個落後的小鎮,小鎮被一個邪惡的黑道控制著,

黑道向所有的鎮民強收保護費,

任何鎮民想做任何生意,都得交額外的規費給黑道、進而服從其所有的「指導」,

幾十年前,

黑道運用從鎮民身上強收而來的保護費成立了一間麵包店,姑且稱之為種花麵包店,

種花麵包店在鎮上有獨賣的特權,任何人想開其他麵包店,都會被處罰,

更酷的是,不但開其他麵包店不被允許,

做麵包的麵粉、甚至更源頭的小麥的用途,也被黑道嚴格地掌控著,

也就是說,就算你會種麥、製作麵粉,或者能從其他地方買到小麥與麵粉,

你也不准做麵包!

種花麵包店在黑道的掌控下,就這樣經營了數十年,

數十年後,原本封閉的小鎮,開始接收到了其他地方的資訊,

雖然鎮民本質上並沒有變聰明,但再怎麼笨、資訊擺在眼前,大家就懂得比較,

鎮民發現其他地方都有好幾家麵包店,

為什麼本小鎮只有一家呢!這是獨佔!是剝削!是阻礙進步!

黑道在民怨四起的氣氛下,決定讓場子裡出現更多的麵包店--在黑道的控制之下!

如今,小鎮上有了3家麵包店,包含原本的種花麵包店,

每家麵包店都得繳超巨額的規費給黑道,不管做任何事情,都得經過黑道同意,

想怎麼用麵粉、加甚麼香料、賣多少錢、跟甚麼甜品做搭配行銷,

不經黑道同意、全部都不准做,

有時,包括種花的3家麵包店會各自研發出更可口、便宜甚至健康的麵包,

然而,黑道會以莫須有的理由禁止麵包店開賣這種產品,

理由?「我們有責任為鎮民把關麵包的品質,這種新型麵包是否能賣還得從長計議!」

所謂從長計議,通常是好幾年,

當這種麵包在其他地方都賣過好幾輪、甚至被新產品所淘汰,

在這黑道把持的小鎮上,這麵包連開賣的機會都沒有!

日子就這樣過了很久,

直到最近,不少鎮民覺得麵包的價格好貴、種類好少、口味好差,

於是,絕大部分的鎮民把矛頭指向最大的種花麵包店,

他們不知道也不在乎種花麵包店被黑道徹底把持、必須依黑道的指令形式,

不能依鎮民需求推出更好的麵包,

不能依麵包市場的趨勢調整麵包的種類與價格,

不能擅自將沒有用的麵包師傅或送貨員開除、這會讓失業人口增加、黑道顏面無光,

甚至為了美化就業,還得雇用一堆又一堆沒用的人,讓麵包店的規模超級龐大,

鎮民當然也搞不清楚,

麵包之所以價格貴、種類少、口味差,其問題的根源就是黑道,

個別的麵包店根本無從改起,就算想也不能!

這時,有個招搖撞騙的知識份子,其非常了解鎮民的心理,

參透鎮民膚淺的他,擅長以漂亮而聳動的言語來鼓動鎮民、賺取大筆金錢,

這知識分子可能知道黑道的危害、可能不知道,

但無論他知不知道,他都沒有將所有的批判火力導向黑道,

畢竟,他也是靠黑道吃飯的,他有時甚至會讚揚黑道的作為呢!

就是這樣的立場,讓他在許多時候支持與鼓吹黑道以公益之名箝制與踐踏鎮民的生活,

即使這樣的箝制並不能讓鎮民的生活更好,

即使這樣的踐踏只會讓鎮民失去更多選擇的自由,

知識份子也不在乎,反正只要能繼續招搖撞騙、讓鎮民持續付錢給他就可以了,

像現在,鎮民對麵包感到不滿,

知識份子見機不可失,自然要跳出來大肆評論一番,

為求假裝中立,知識份子稍微批評了黑道,然後馬上將矛頭轉向最大的種花麵包店,

反正鎮民永遠記不得,

知識份子有時鼓吹自由、但也時常支持黑道擁有權力箝制鎮民,

表面上希望有更多的麵包店,卻不主張麵包店全面解禁、還會呼喊黑道出來管麵包店,

這樣的知識份子,有時真的跟騙子沒甚麼兩樣,

不過,就像前面講的,鎮民本質上並沒有變聰明,

即使只要緊握雙手、向菇狗大神詢問即可參透黑道把持的真相,他們也搞不懂,

他們只會拜一堆沒用的假神,

被形同騙子的知識份子愚弄,然後繼續期待黑道主持公道、改善小鎮的生活,

如此現狀,除了悲哀,還有其他形容詞嗎?

中華電信誤國誤民

台灣有兩項重大的事業體,在錯誤政策與官僚的憊懶怠惰下,

已遠遠落後日本、韓國、香港等我們的競爭對象。

其中中華電信的寡佔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無能昏庸是最主要的原因。

節錄自:蘋果日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