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多歌頌痴情,包括我很愛的《瓦力》,然而,痴情根本是悲慘的疾病。

一般來說,痴情之所以被強調,不是情人跑了、關係死了,就是情人或關係不存在。畢竟如果情人健在、關係安好,痴情根本沒被強調的必要,取而代之的詞彙是幸福、是恩愛。然而,如果情人跑了、關係沒了,為何要繼續緬懷昔日的美好?當然,若能拋下過去、步向快樂,有誰不願意?所以,去除明明走得出來、卻自願受苦的人,剩下的所謂痴情種子,應該都患有某種心理疾病吧?此新聞似乎就是如此。

人家都已一把年紀、看來受到了嚴重的打擊,最後精神都亂掉了,所以陷入無間地獄般的窘境。所以,對她的行徑再怎麼不贊同,也必須考量:人家可能真的很不願意。反過來看,一堆青年男女明明身心健全、衣食無缺,卻動不動就陷在所謂愛情的泥沼裡、要死不活地無病呻吟,青春是這樣浪費的嗎?真的要長出贅肉與白髮才要來後悔嗎?趕快醒一醒、丟掉無謂的痴情病吧!多看《金瓶梅》,會有啟發的。

不過,新聞說阿美四十七歲,為何照片看起來像六十七歲?

追尋初戀愛人,「伊」淪遊民終不悔

記者張念慈、記者黃宣翰/連線報導

曾任老師的「阿美」無法忘懷廿多年前的初戀情人,得知舊情人在新竹市當國小校長,由台南北上租屋,幾乎天天在校門口癡等長達半年,最後花光積蓄,流落街頭當遊民,由人安基金會幫助返家。

這段癡情故事被收錄到人安月刊上,她離去前還依依不捨的說:「等我存到錢,我要再來新竹找他!」

記者尋線找到「阿美」家,她四十七歲,獨居在台南縣祖厝,父母都過世。鄰居說,阿美一年多前離婚,情緒很不穩定,有時和人講話會突然大小聲,因此很少和她說話。阿美三天兩頭不在家,四處走動,多數去寺廟求神拜佛。

「阿美」的嬸嬸表示,姪女年輕時曾有一名初戀對象,因家人反對,男方娶了別人,還發喜帖給姪女,姪女參加婚禮後,精神受到打擊,有憂鬱症狀,也因此丟掉教職。

「唉!她長得很清秀,說話也很清楚,不像精神狀況有問題」,人安基金會新竹平安站長阮賢祝說,「阿美」身形瘦弱,看得出來受過良好教育,氣質不錯,「會變成遊民,讓人意外!」

阮賢祝表示,去年底「阿美」在警方協助下來到人安,衣服破舊髒亂,隨身攜帶的行李除了簡便衣物外,就是大量的書籍,「第一次看到街友帶書」。

住進人安的「阿美」填寫資料時,名字「冠夫姓」,是初戀對象的姓氏。她回憶廿多年前的戀情時,表情幸福,她說雖然被迫分手,但這些年來從未忘懷初戀情人。

她得知王姓初戀情人在新竹市一所國小當校長後,去年帶著所有積蓄從台南縣到到新竹市租屋,靠刷卡付房租,天天都到這所國小門外等待,盼見初戀情人一面,卻遭對方拒絕「不要再來看我」。

她欠一屁股卡債,付不出房租遭房東趕出門,只得流落街頭當遊民。人安基金會讓「阿美」寄住兩天後,捐款幫她買火車票,讓她返回台南。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