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篇好友的食記

這位好友不但第六感非常靈,舌頭也同樣靈,內建食材鮮度偵測器再外掛微量味素雷達,號稱對食物很隨和、實際上是對巷弄小吃與高級料理一樣無情的殘酷人物,跟她比,台面上十之八九的所謂美食部落客都只是溫吞的公關人物罷了,而以她的標準,如果要當美食部落客,應該只會讓店家討厭而已,這樣寫下去,不但沒有店家會想招待她,搞不好會在門口掛「狗與此人不准進入」之類的字樣,而她的文字算是溫和,當面可是說得更難吃,難吃到我都好奇起來了,改天再去試試看到底有多難吃。

不過,一如我標題所寫的,真的不用相信美食部落客。

就像不要相信任何人的電影書寫一樣,判斷,應該留給自己,主觀的美感經驗不能由他人的判斷取代,你可以親身體驗、進而印證特定人士的書寫,但即使最後吻合,別人的經驗、終究不是你的經驗。而如果你的心態是尋求消費指南類的參考,那與其參考影評、不如參考有統計意義的資料,以電影來說,是爛蕃茄之類的網站,以食物來說,是人數夠多的網路投票與評比。當然,這些資料未必準確,但至少有數量為基礎,除非你的品味很特殊,否則,平均性的共識總是優於單一性的個人意見。

再者,只要你對自己的品味有自信,說真的,你不需要任何人的指導。電影如此,食物當然也是如此。

而美食部落客為何不需要相信?首先,美食比電影更難評論。每個人的價格/效益比不同,對食物/服務/環境的要求順序也不同,最重要的,味覺很難描述,除非是鮮度明顯不足、賣相差勁到太過度,否則真的是隨便大家說,但到了這種程度,基本上大家都會發現,真的不需要什麼專業人士。再者,專業人士的考量,與一般人未必相同,光是我這個不專業的影迷,就可以專注在許多旁人不在乎的東西,我的文章有參考性嗎?還真的完全沒有!所以想靠我的文章選電影的人,還是省省吧,這不是消費指南。

又,雖然我很推崇我好友的舌頭,但她的評論,我也不敢照單全收。大體來說,她說好吃的餐廳,我一定會去,因為絕對好吃;然而她說難吃的店,一定難吃嗎?真的不一定,畢竟,這傢伙是從小到大被一堆美食鍛鍊出來的,我?我是被一堆健康滿點、美味零點的養生食品鍛鍊出來的,成果就是現在這副好胃口,幾乎任何東西都能吃,也因此我說好吃的、真的未必好吃,因為我太容易滿足,然而,如果連我都滿足不了呢?建議把整間店收掉,改行開妓院或漫畫店比較適合哦。

所謂的爛店,就是指

我先承認,我對餐廳的要求,食物為主、其他一切都為輔,食物只要不好,其他元素再優秀都沒用。也因此,這間餐廳的老東家雖然我也不愛,但就不會用力地嫌棄,雖然我覺得意淫服務生這件事愚蠢至極、酒好喝餐點誘人才是真理,但,畢竟屬於夜店的範圍,只要燈光美、氣氛佳、服務生腿長、帶妹進來變得容易上,就算好夜店,所以,即使我真的覺得他們的飲料與食物徹底不及格、已經到騙錢的邊緣,我仍不能否認,作為夜店,其確實有值得讚許之處。

但對於這間店,我真的沒有寬容的理由。

雖然兩者風格很像,都精選相貌一流的服務生,問題是,這裡是妓院還是牛郎店?服務生的長相能吃嗎?服務態度好、食物水準高,再來談其他東西。而我要說的是,它們家的漢堡,配上那種價格,真的難吃到很一流!竟可搞到上下麵包都烤到焦黑——上層焦黑處已經到了蝴蝶翅膀的大小,下層?焦黑的有夠平均——肉又乾老的地步,重點是還敢端出來!沒問題,敢端出來,我就敢吃,現場沒有發飆的必要,回來宣洩一下就好,畢竟,我不是美食部落客,我沒必要看圖說故事、然後把自己搞黑。

我只需要簡單地陳述事實。而要在華納附近吃漢堡?樓上的漢堡王都比較強,雖然聖代做出來有夠醜,但至少一分錢一分貨,騙錢嫌疑沒那麼多,不然去隔壁的奇利斯,或者東區的樂子分店,再怎麼樣,都不用來這裡當冤大頭。附帶一提,這家店的可樂絕對是史上最小杯的,竟然用酒杯裝、再跟用戶收四十元免費暢飲?這種手法,我真的很不爽,我錢賺得不多,但這點小錢絕對花得起,而我就是看不起把心思花在服務生的長相、身材、裝潢與計費方式而不注重食物本身的餐廳!

那為何我不把這間店直接上標題罵?因為同一天我看了今夏最棒的純愛電影,火氣有消!所以,去謝謝瓦力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