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裡肆虐的惡鬼通常來自人間的血腥慘劇,《連體陰》也不例外,其中的邪惡雖然病態而瘋狂,然而若試著立場對調地想像,其中的殺意雖然仍難以讓人認同,但也還算容易理解——當然,你得先接受泰國鬼片遠勝於瓊瑤的超限式狗血風格,接受不了的話,一切的一切終究是鬧劇。

按事件因果,《連體陰》的劇情大致如下——計畫去看電影的,你差不多該退出去了。

小萍與寶兒是一對連體嬰姊妹,小萍活潑美麗、善解人意,寶兒則個性內向、性子暴戾,相較於小萍,戴著眼鏡的她,就像遜色的醜小鴨——事實是,她的長相與小萍一模一樣,她們的差異反映在心態上,就像許多本貌不差的女孩因為怯懦和自卑就把自己搞醜一樣。

雖然個性迥異,小萍和寶兒終究生而合體,因此她們互相依靠、相親相愛,她們是彼此唯一的玩伴,她們一同承受世人的訕笑與嘲弄的眼光,幼小的她們相信,她們這一輩子都會在一起,無論如何都不會分離——直到她們遇到在同一間醫院就診的阿威,愛情在她們與他之間滋生,不如意的愛情則無聲地醞釀成怨恨。

阿威愛上的是小萍——去除連體的因素,任何人都會愛小萍——很快地,小萍也愛上了阿威,原本只投注在寶兒身上的眼光,一點一滴地轉移到了阿威身上,更悲慘的是,或許是姊妹的競爭心態使然,或許真的是原生的愛,總之,寶兒也愛上了阿威,雖然阿威的心中只有小萍,也期待著與寶兒分開的小萍。

於是,小萍與寶兒的關係越來越糟,在一次失控的爭吵中,寶兒憤怒地掐死了小萍,小萍死後,她們的身體終於第一次獲得了分離;在此之後,寶兒遠赴韓國尋找留學中的阿威,並以小萍的身份和阿威相戀進而成婚,化身小萍的寶兒如願地得到了阿威,拋棄了過去與故鄉,一切看起來都美妙如常。

直到她獲知母親重病的消息——接到電話的是阿威,如果是她自己接的,或許她會讓母親靜靜地死在醫院裡吧。

剩下的劇情就非常簡單了——回到泰國的寶兒開始遭致小萍冤魂的糾纏,被蒙在鼓裡的阿威甚至嘗試讓她接受心理治療,當阿威終於參透事情的真相後,他企圖離開寶兒,繼悲且憤的寶兒玉石俱焚地想要殺死阿威,然而在小萍冥冥中的阻撓下,寶兒失敗了,阿威逃過了一劫,寶兒則在小萍冤魂的陪伴下步入死亡。

沒錯,非常誇張的劇情,然而片末寶兒對阿威的怒吼,其實是有三分道理的。

《六人行》裡,菲比對烏蘇拉的最大不滿之一,就是自身被削弱的獨特性,即便菲比的才能、性格與觀念都與烏蘇拉迥異,相同的外表卻不斷地在她們之間造成問題,甚至造成了她們在喬伊面前若有似無的競爭關係——對烏蘇拉來說,這是勝之不武的——最後誤會當然冰釋了,然而菲比對烏蘇拉的怨懟依舊深刻如昔。

《整型春秋》裡的例子更為誇張,一對貌美的雙胞胎委託克里斯提恩為其整容,因為她們無法忍受不斷地被錯認,然而在整型之後,獲得較差面貌的姊妹從此承受旁人的忽視與冷落,最後她們決定再度整型以回復原本分毫不差的樣子——還一同上了克里斯提恩的床,這真是眾多男人終其一生難以達到的夢想。

以上的情境和《連體陰》當然不盡相同,然而其直指的核心仍相去不遠——無論怎麼否認,每個人都渴望獨特、渴望認同、渴望被愛,然而這之中有著太多的衝突與無奈,於是獨特遙不可及時,我們選擇模仿、選擇複製,從整型到激進的身份假造,再到模仿明星的穿著與髮型,其渴望的都是完全一致的事情。

而《連體陰》的劇情,稍微轉換過後,其實與《雙面女郎》、《第三者》或《天才雷普利》也不無二致,也表達了極為雷同的諷刺——當容貌、背景、歷史以致於身份都可以假造的時候,愛情的想像特性便被發揮到了極致。

自以為是的瞭解與憧憬向來是愛情的基石,這基石荒謬之餘卻又如此堅實,堅實到讓人持續地將心神灌注在自己想像出的心靈與肉體上。

如此來看,寶兒以確實的肉體與容貌獲得了阿威對小萍的愛,縱然摻雜了虛假的歷史與名字,數年來接受與回應阿威愛意的仍是寶兒,所以,阿威的憤怒固然可解,然而尾隨憤怒而至的,不正是愛情的荒謬?如此長久深厚的愛,仰賴的仍不過是建構出的想像與期待,相較之下,寶兒的憤怒,是不是顯得有點見怪不怪?

於是,一個易見卻常被忽略的事實再度被凸顯——肢體可以很親密,肉體可以無限接近,然而心與心之間往往存在的驚人距離,距離可以靠想像縮短,然而當現實的因素超越想像,距離將再度被拉開,此時戀人們哀嘆熱度減了、感情變了,卻不曾想起最簡單的事實:距離一直在那兒,心中的愛,往往只是想像。

畢竟,扮演阿威角色的你,真的能清楚地知道,自己愛的是哪一個嗎?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