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讓高牆倒下吧》還不難看,不過李大師的許多言論真的很令人感嘆,從國際化、部落格到漫畫的論述,都讓人確實體會業內內行、業外外行的精髓,不過,一如所有斷章取義的偏頗新聞——我真的不想再澄清了,中華電信的年終,才沒有他媽的七點一!那是百中取一的特例中的特例!——我個人很懷疑,一個演講經驗豐富的文人,會因為高中生毫無惡意的笑鬧,而賠上形象地現場發飆。

倘若李大師真的生氣了,我想請他摸著良心,試著揣摩十六、七歲的高中生心情,想像那個離我很遙遠、離他更遙遠的年頭,當身為高中生的他聽到人向猴子乞食這句話,難道一點都不想笑嗎?倘若他無法體會年輕人的心情、進而以其能接受的語言傳達所欲表達的觀念,那無論他多麼義正辭嚴,到頭來,又有什麼屁用呢?倘若態度嚴肅、語言認真就有用,我們真的不需要教育人,我們只需要一套厚實的公民課本。

畢竟,在那麼多年的義務教育裡,我們遇到了多少冠冕堂皇的嚴肅老師,他們有多無用,實在無須贅言,哪需要李大師再來插花呢?

回過頭來看,台灣的大學生不善抗議,又如何呢?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參與世界的方式,甚至無意參與世界,也出自個人的自由意志,憑什麼去抗議的人就比較有格調?李大師只看到國外的大學生有意參與社會運動,那為何不來談談,有多少社會運動其實本身可能是無意義的、造成的傷害與誤解絲毫不輸給其抗爭的對象?李大師號稱是個知識份子,一個沒辦法極盡理性去分析世事的知識份子,又憑什麼教訓人呢?

又,許多以國際觀不足為論據批評當代學生的所謂知識份子,好像都忘記了,當代學生的重心與取向,總是與整體環境的發展息息相關,而這些知識份子酷愛用以佐證的所謂歐洲國家,面臨的是福利超好、失業率超高、國家稅賦過重、年輕人不事生產的嚴重問題,反過來說,經濟力一流的美國,與後續潛力無窮的中國,倒是沒聽說什麼令人引以為傲的公民性,這難道不能給我們一點最起碼的啟示嗎?

我當然不是說,萬事皆無益、只要拼經濟,我要講的是:想要改變人,純粹的道德訴求是無用的,從當代環境下手解構、進而提供被說服者所需的誘因,才是正確的途徑,否則空有理念與熱情,有何用?話說回來,這年頭邏輯不好也可以當總統,腦袋不清照樣可以寫論文,所以誰說理念與熱情無用?把自己都騙進去,自然會有足夠的傻子出來一起受騙的!

又,受媒體之福--或是禍?--這幾天流量大到誇張,不過好像也來了許多不知所云的傻瓜,比方說二樓那位,你要不要回去重修一下作文?你的重點到底是什麼?我違反了什麼基本道德?哪裡忘恩負義?丟臉又丟到哪去了?真是令人摸不著腦袋呢!我不認為自己多有才華,而被你這種傻瓜欣賞,我好像應該檢討一下呢。

再來,不錯!如預期地,又有義憤的人出現了!義憤的人們不但忽略了,連我都懷疑這則新聞的真實性,還不忘提出一些我實在看不出跟我有何關係的質疑,就算把這點都忽略掉,單純就這則新聞,義憤的人提出的質疑,到底憑什麼掛在這則新聞後面啊?

義憤的人說道,十六、七歲還不懂得尊重演講者、不懂得擁有同理心,這說的過去嗎?--不好意思噢,憑這則新聞,義憤如你從哪裡可以看出,十六、七歲的高中生不懂得尊重講者、不懂得擁有同理心?

義憤的人說道,我們縱容著高中生,但高中生不會長大嗎?保護的太好、生長在富裕環境下,對悲慘可以嘻笑帶過、對錯誤可以自尋解套,這樣的菁英是我們要培養的嗎?--不好意思噢,憑這則新聞,哪裡可以看出對高中生的縱容與保護?哪裡能看到對悲慘可以嘻笑帶過、對錯誤可以自尋解套?

然後,我他媽的哪裡有說,提醒我們注意其他國家的貧窮有錯?義憤的人是不是除了義憤,連基本的閱讀能力與邏輯都可以不顧了?最後,李大師是不是優秀的老師,根本不在我討論的範圍,優秀的老師可以提出愚蠢的論述,所以他優不優秀,根本與此則文章無關,這麼簡單的道理,義憤的人,大概永遠不會懂吧!

有趣的是,我不過是在自己的部落格陳述自己的看法,這樣也有人要說我將自己的價值觀凌駕於他人之上,對此我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那是不是所有批評我的人,也是將他們的價值觀凌駕於我之上?說這種廢話,到底是要做什麼呢?你們還是跟李大師一起去重修邏輯吧。

談貧窮、學生笑,李家同氣得中斷演講

記者唐秀麗、李青霖/連線報導

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昨天向全國菁英高中生專題演講,談到印度窮人向猴子要食物吃時,現場一陣笑聲,他氣得說:「我不是小丑,不是來愉悅大家,我們國家總要有人告訴年輕人嚴肅的事,看見世界真相,不是只在台上唱歌跳舞。」一度欲中斷演說。

一名女學生當場道歉說:「李教授我為我們的無厘頭感到抱歉。」嘉義女中校長陳怡君也為學生解圍說,這一段已是很好的機會教育,希望為學生繼續演講;李家同才繼續。

「TTSA高中校際聯盟資訊研習營」昨天起一連三天在國立嘉義女中舉行,包括政大附中、師大附中、高雄中學、新竹女中等十二所高中派出一百多名菁英學生參加,下午邀請IBM公司總經理童至祥、李家同等名人演講。

李家同以「人類面臨的重大問題」為主題演講,指出人類面臨道德日漸淪喪、巨大仇恨、貧富不均等九大問題;我們國家貪汙嚴重,數千年來如一日,再如印度,是不折不扣的民主國家,但印度老百姓卻生活在悲慘之中,「印度的政黨輪替,其實就是輪流貪汙」;這時台下傳出笑聲。

他接著說,印度去年獨立六十年,他有一名學生在印度看到成年人在垃圾堆中找食物,還有人看到廟裡猴子有很多食物吃,竟向猴子要東西吃。此語一出,現場又一陣笑聲,引起他不悅。

「不要對悲慘的事笑得那麼開心,難道你們認為是可笑的事,認為不值得談嗎?」「叫我怎麼講下去,是誰請我來的,是否找錯人?」

李家同說,在美國若有世界銀行、國際貨幣組織要開會,華盛頓等大學會關門,大學生會成群跑去向這兩個單位抗議,因為他們認為人類貧困是這兩個組織造成;多年前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外國媒體反諷說,這些會議到台灣開一定沒問題,「因為台灣的大學生不會抗議」。

「這是在嘲笑你們」,他說,台灣大學生不關心國際大事,以及人類面臨的問題,我們的高知識分子只懂得享受,台灣企業被掏空的例子越來越多、天然資源消耗、軍備競賽、環境汙染等議題都值得重視。

出處:雅虎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