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個鄙俗之人,凡事以輕鬆自在為主,而我最不喜歡的一件事,就是在吃飯的時候被奉為上人。

本來就沒幾個錢,配上這種個性,自然跟所謂的高級餐廳無緣,而且即使自幼就接受母親的古典樂錄音帶訓練,我仍然很怕在吃飯的時候聽到甜膩膩的弦樂,這大概是為什麼我那麼喜歡永康街、師大夜市,以及各種巷弄街角的個性小店。

而明明那麼鄙俗的我,偏偏在前天的生日前夕,被好友約去亞都麗緻飯店的巴黎廳1930,好友盛情難卻,而且擺明了要出錢,雖然我感動之餘很想推卻,後來仍然是恭敬不如從命。

然而,我真的沒在客氣,我確實是個鄙俗之人,台塑王品等級的服務,對我來說已經太過,雖然服務生都很專業,態度也非常恭敬親切,我真的寧願一切自己摸索,萬一有麻煩,我真的會開口,如果我沒開口,那表示我不希望別人幫我動手。

這樣的我,在走進亞都麗緻的那一刻,不禁撇了一眼對街的麥當勞,認識我的都知道,麥當勞在我的速食排行裡,根本是不用太常去的吊車尾,而我非常肯定,在那一刻,我真的非常想念麥當勞的燈光、菜單與音樂,那是個我習以為常的世界。

不過,身為即將廿八歲的大男人,再鄙俗也不能沒氣度,再沒氣度也要咬牙憋氣縮小腹,這種場面都撐不住,以後碰到困難怎麼挺得住?所以,我終究隨著好友的腳步,一路走進了巴黎廳1930。

必須要交代的是,與鄙俗的我相比,我的好友著實可稱為千金實業家。

千金標定著她的家境,她本身還算節省,然而她的家人週末常一同晃去老爺酒店,每隔一陣還要去瑞士滑雪;實業家則標定著她現在的職業,明明小我幾歲,卻已是月收數十萬的店長級人物,個性之積極,行動之進取,絕非懶散頹廢如我所能比。

這樣背景差異甚遠的兩個人,就這樣走進了巴黎廳1930。

時間是晚上六點半,巴黎廳1930安靜得有如墳墓,有一瞬間我忍不住懷疑,那一尊尊挺立的服務生穿是不是喪服?在我幻想的當頭,服務生立刻前來招呼,領我們進入燈光昏暗、氣氛迷茫,然而半透明窗簾仍看得到隔壁麥當勞看板的餐廳裡。

從外面往裡面看,巴黎廳1930彷彿像個墳墓,真正置身其中,感覺則轉換為不食人間煙火的幻境。

沒隔幾個街頭的民權東路就有一處烏煙瘴氣的工地,另一個方向的林森商圈則暗藏著燈紅酒綠的特種行業,而這裡除了窗戶之外的一切,都顯著如此地與世隔絕,如果略帶酒意,我真的會在片刻間失神而後迷惑不已,從而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而那明亮的麥當勞看板,奇怪地成為了我與現實外界的唯一聯繫。

巴黎廳1930真的非常安靜,我們剛到的當兒,大約還有其他四桌客人,全數都很有默契地輕聲細語,彷彿四周有沉睡而隱形的嬰兒,服務生也同樣地小心翼翼,只敢用《夜宴》裡章子怡的氣音說話,就這樣,他們的說明我大概有一半都沒有聽懂。

在一大堆說明都聽不懂、又懶得再問一遍的情況下,我與好友都點了主廚推薦套餐,全部餐點有:開胃小點、香料松露鮭魚/鴨肝乳凍、黃菇菊苣乳酪鮮魚盤、朝鮮薊明蝦附蟹肉沙拉、三味馬賽魚湯、茴香鴨胸/乳鴿、甜點盤、飲料。

開胃小點:一小捲風乾牛肉,旁邊點綴兩塊半球型而顏色鮮豔--紅色與橘色--的慕絲,味道很像我母親常做的果菜汁的精華加上油脂,好吃嗎?從我完全沒印象這點來看,應該不算太好吃,此道料理,鄙俗者不宜。

香料松露鮭魚/鴨肝乳凍:燻鮭魚用松露油之類的東西醃過,下面枕著一塊鴨肝醬,上面放一小片松露,再灑上由北平烤鴨為基底做出的冷湯凍,怕油、怕鹹與高血壓患者不宜,而胃口好的粗鄙之人倒是非常適合,只是松露給我吃真的很浪費。

黃菇菊苣乳酪鮮魚盤:對不起,我真的想不起這一道長什麼樣子,我有吃過這一盤嗎?

朝鮮薊明蝦附蟹肉沙拉:燙熟的明蝦包裹在特製的麵皮裡,佐以朝鮮薊與帝王蟹沙拉,蝦子的彈性很夠,帝王蟹肉也很好吃,然而需要用到心思的麵皮和沙拉醬汁我反而不知所以,完全辜負了主廚的用心。

三味馬賽魚湯:我不確定三味是哪三味--三味食堂到底為何三味我也不知道--不過,這道菜是某種煎魚加上一小杯濃魚湯的組合,魚肉很鮮嫩,至於被服務生捧上天的魚湯,我只能確定裡面真的有魚的味道。

茴香鴨胸/乳鴿:略帶血水的鴨肉很爽口滑嫩,加了炸蒜末與包裹炸麵皮的乳鴿也很可口,是一道完全不需要任何品味、再粗鄙也會覺得好吃的料理。

至於甜點,是灑了糖霜的桑椹派--我不確定是不是這樣稱呼的--還有幾組風味餅乾,都很不錯。

如此,相信你一定同意,以我這種程度的味蕾來吃法國料理,根本就是對料理人的最大侮辱,大體而言,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在口裡散開來的三五味道來自什麼食物,就算服務生再來提醒我一遍這些料理的來歷與名目,我仍不可能弄得更清楚。

另外,我真的不懂為何服務生總是以氣音說明菜色?難道用氣音才能顯示出雍容典雅?還是說習慣在高級餐廳出沒的客人都有夜行軍的經驗、聽力十足良好,所以單用氣音就能傳達三種烹調法、五種食材與七種以上的味覺形容詞?

以我來說,每每耗費廿秒左右的菜色說明,根本無助於我對菜色的理解,畢竟我沒有相關的飲食經驗,更沒有小當家式的天才味覺,就像一般人真的吃不出義大利肉醬裡該有的數種肉類,由此,這些說明對我來說,不過就是資料性的點綴。

最後,排除掉餐巾都幫你舖好、隨時幫你斟滿明明可以由你自己動手的氣泡礦泉水這種所謂的周到服務之外,巴黎廳1930還有一項虛幻到極點的、讓我永生難忘的「服務」。

在好友掏出信用卡結帳,服務生拿著收據來索取簽名時,冷不防地,一支玫瑰花出現在我的眼前!服務生以禮貌十足但對我來說莫名其妙的語氣說:「請把這個送給小姐。」那一刻,氣氛凍結到了冰點,我對麥當勞的想念,也再度攀升到了頂點。

對高級料理很有經驗的朋友,請告訴我,這樣的安排,是正常的嗎?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